春夜横财 005章 春夜惊魂5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7-02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嗷!嗷!嗷!”胡子们边叫边放着枪飞一般出现在胡同口。他们个个骑着马夜行人打扮,嘴里叫声。瞬间把县长的马车包围起来。

   “哥!我们走吧?‘胡子’发现我们咋办?”邢武有点担心。

   "别说话!我们看看他们咋个做法!”邢文的声音有点颤抖。

   “强盗来了!强盗来了!”装车人大声喊叫。于是大家丢下手中的东西纷纷四散逃去。那主人模样的人也趁混乱之际不知去向。“胡子们只放枪不伤人就吓得众人逃离现场。县太爷的府门前火把的光亮中只剩下那些装满东西的马车。火把在地上燃烧着,嗤嗤地发出嘲笑。把整个黑夜照的通明。土匪迅速把马车围了起来。这时几个强盗架着女主人来到马车前。

   “当家的,给你抓个压寨夫人,可漂亮啦!”为首的家伙走过来用马鞭挑起女主人的脸说道:“嗯,还可以。”

   “你看?”一个土匪试探着问!

   “看个啥!找个地方老子先收拾了她!”

   两个家伙架着那女人来到屋里。

   “扒光她的衣裳!”那胡子头边说边脱衣裳。

   “摁住她的手脚!”

   两个家伙摁住那女人的四肢。胡子头当面强奸了那女人。事毕后他提着裤子说:“嗯!还可以,像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把她带回寨子里做压寨夫人!”

   “是!”

   胡子头走出了屋子两个家伙七手八脚撕下那女人的衣裳。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叫着。但是被土匪死死地摁在地上。一个家伙扒掉那女人的衣裤扑了上去。他们先后强奸了那女人。然后把那女人光照屁股抬到马车上。

   这时几个土匪看见了精屁股女人争先恐后的扑了上去。淫荡的吼叫声不堪入耳。他们像一群恶狼争夺鹿羊一般争先恐后地扑上前去。那女人嚎叫着,哪里有人顾得上她。

   “他娘的!你们想死啊?老子让你们看好她谁让你们胡来呀?想胡来也得等老子享受腻了对吗?”“胡子头”发怒说。

   几个“胡子”只好罢手。一个小喽啰小声嘀咕道:“逞啥强,去年两个盐贩子面前咋就成了孙子来呢?”

   “快!验收财物赶车走人!不走等县太爷叫来宪兵你们挨枪子啊!”土匪头子骂道。

   众匪徒纷纷来到马车前,开始搜查车上的东西。

   “掌柜的!那辆装满破被子的车还要吗?”

   “妈的!规矩忘了?留点给县太爷。”

   土匪们决定留下那辆装有破被子的马车,纷纷争着坐在赤着身子的女人马车上,几个家伙把手伸过去。那女嚎叫不止。其他匪徒们把马车团团围住,为首摸样的家伙走到马车前,用马鞭子敲了敲车上的箱子狂笑起来。“哈!哈!我们发财啦!这县太爷还够孝顺啊,把东西都给咱装好了不说;还给老子留下一个大美人。兄弟们!清点货物完毕!撤!”

   很快其他匪徒纷纷跳上马车骑上马,几声鞭响,齐声呼啸,瞬间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只有那辆装有破被子的马车静静地停在那里。还有躺在地上的火把发出“嗤嗤”地笑声。

   “哥哥!那土匪头好像是去年那群土匪头姓郝的家伙?”

   “就是他!狗改不了吃屎的家伙!”邢文骂道。

   原来那主人模样的人就是息县县长。姓马名叫马虎。这位县太爷在任几年收刮了不少民脂民膏。近些日子里地方上饥民闹事,哄抢商店和官宦之家的事不断发生。他听说**就要来了,信阳,息县,淮滨,新蔡,阜阳一带**的底下工作者活动频繁。国gmd的天下就要完蛋了。各地百姓都在闹饥荒。他料到自己的不义之财有一天也会被饥民抢夺,他害怕老百姓会生吞活剥了自己。所以他要把金银财宝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为了害怕更多的人知道他向外转移财产。所以今天的行动他没有安排警卫,让胡子们钻了空子。

   息县城是座古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自公元前1122年周武王分封赐土,羽达建息国至今已历数3000多年。息县古为周代息国故地,春秋为楚邑。西汉置新息县。以古国为县名,并加一“新”字。南北朝分置南北二新息县,北齐合并为新息县。元代为息州,明改息县。息县这块地方是一个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的宝地,历来都是官宦之人争夺的地方。“拿钱难买息县坡,一半米饭一半馍”的民谣传说也证明了这一点。息县曾被苏东坡誉为“东南第一峰”的濮公山隔淮与县城相望。站在峰顶,可南阅楚天,北眺中原。刘邓大军南下,将军试水,传为美谈,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深深的足迹。“濮山拱翠”、“古息含烟”、“兴国寻幽”、“竖斧春耕”、“寨河晚渡”、“葛陂夜雨”、“广丰浸碧”、“淮汝交流”等八大景观,把息县这座古老的鱼米之乡绘就成一幅瑰丽的画卷。但是,官逼民反,当豺狼要吃人的时候岂能顾及老百姓的死活?那些如狼似虎的政府官员一个个像吸血鬼似的拼命敲诈勒索老百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接着那些杀富济贫的人纷纷组织起来,与官府对抗。还有一些土匪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干起“胡子”的行当。

   “胡子”刚离去。

   “我们发财了!”邢文激动站起来,他向四周看看,只见胡同口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见到兄弟俩立刻一晃不见了。邢文拉着邢武的手向马车奔去。兄弟俩来到那辆马车旁。邢文把手伸进破被子里来回捏了捏心里霍地剧烈颤抖起来。

   “邢武,快上车!”

   “我们的盐车!”邢武望着停在暗处的车子说。

   “废啥话!快上车!”邢文有点不耐烦。

   “哥!车上的盐那可是咱们两家的活命钱哪!”

   邢文不理邢武。他走到马车前,把马套迅速整理好;顺手拿起一个马鞭,跳上驾辕座上。邢文见邢武还在磨蹭骂道:“混蛋!上车!”(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