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横财 004章 春夜惊魂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6-16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钟美惊喜万分,他以为是邢文回了家。慌忙来到大门后。她向外往里几眼问道:“吕警长!深更半夜有事吗?”

   “钟美,把门打开我有事找你!”

   “啥事?明天再说吧!”

   “开门!你男人出事了!”

   “啥?”钟美魂飞天外。他不加思索的迅速把门打开。吕品进来一把抱住钟美。

   “你男人被胡子打死啦!你——你就嫁给我吧!今夜我们就圆房,明天你就搬进我的那座小楼里,你就是警长夫人了!”吕品边说边把一张臭嘴伸到钟美的脸上。在钟美的脸上拼命地狂吻。那臭味只熏的钟美几乎要吐出来。钟美几次挣扎不能摆脱吕品的怀抱。她想呼救但是嘴巴被吕品堵住。吕品抱起钟美向客厅里走去。他害怕惊醒了邢仁兄弟俩。来到客厅吕品把钟美很快捆绑起来。他把她扔在床上,眼里喷着欲火开始脱衣裳。钟美望着吕品那张色狼相吓得浑身发抖。欲哭无泪,欲喊无声眼看吕品脱光了衣服就要得逞。她拼命地争扎。吕品狰狞的笑着说:“宝贝,挣扎是徒劳的,让我好好地玩玩你吧!说罢扑了上去。

   “啊!”吕品突然尖叫一声。屁股上顿时流血如注。他回头来看,原来是钟玉手里握着长长的簪子,簪子上还在滴着血。钟玉没有等吕品反应过来又举起手中的簪子向吕品的脊背上刺去。吓得吕品抱着警服逃出门外。

   “姐姐,没事吧?”钟玉解开绑在钟美身上的绳索。说:“是东院的二大娘告诉我吕品个狗日的来了你家。我就知道他不怀好意,所以我就匆匆赶来!”

   “幸亏你赶来了要不我——”

   通往县城的古道上,邢氏兄弟俩还在赶路。

   “灯光!我们到息县城了。”邢文低声说。

   息县城在信阳东北,全程三百来华里。兄弟俩远远望去,城南一家豪华的大宅院门前有无数火把在燃烧,光亮照亮夜空,光亮下有无数人影在走动。再近点可以看到一群人在往马车上装东西。几辆马车上大柜子小箱子装得满满的。

   一个头戴礼帽身穿马褂主人模样的人站在旁边督促着:“别碰坏了东西!快点装!”

   “不要靠近!把车子推进胡同口暗处躲起来!”邢文小声告诉邢武。兄弟俩轻声慢步把车子推到暗处巷子里停了下来,躲在暗处偷看着那些人的行动。

   “哥哥,他们要干啥?”

   “好像是逃难的。像!你看那车上装的……哎!还有!你看那女人怎么老是用手摸着那辆装有破东西的马车?”

   “为啥有钱人家也逃难?”邢武低声地问,“哥?看出啥门道啦?”

   “在信阳城墙上没看墙上贴的告示吗?国mind被**赶着往南逃,这些地主老财达官贵人不逃等着**来到共他们的产哪?”邢文低声说。

   “就是要共他们的产!妈的,都是老百姓养肥了他们!”

   这时那个年轻的女人向那主人走去。“老爷,东西装的差不多了,快起程吧!要不然就……”

   那女人伏在主人摸样人的耳旁说:“家仆说他看见有可疑的人……”

   “什么人?在什么地方?”主人惊慌的问。

   “一个身材高大穿着夜行衣的人。在胡同里出现。”

   “那些东西装在哪几个箱子里?”那主人惊慌的问。

   “亏你还是县太爷,一点脑子也没有。”那女人把嘴又伏在男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男人笑了,用手在那女人屁股上拧了几把。他走到车队旁,把手伸进车上破被子里捏了捏;放心地笑了。于是大声说:“准备出发!其它人可以离开了。”

   那男人和女人的举动都被邢文看着眼里。他大气不出,一双眼牢牢地盯住那辆马车。心里“嘭嘭”直跳;邢文看出些门道。

   “邢武,要是咱们有那辆破马车上的十分之一的东西我们就衣食无忧了!”

   “你是说那破马车上?有……”

   “呯!呯!呯!”北街突然响起来了枪声。邢武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群“胡子”狂叫着向这里奔来……“嗷!嗷!嗷!”胡子们边叫边放着枪飞一般出现在胡同口。他们个个骑着马,夜行人模样打扮,嘴里发出慑人地叫声。瞬间把县长的马车包围起来。(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