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希汉在西峪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4-21 00:00作者:贾世庭来源:晋城党史

    编者按:周希汉将军一生战绩卓著,被誉为我军一员“战将”, 1955年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在抗战时期,周希汉将军夫妇与沁水老区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军民鱼水情,一棵苍劲的老松见证了历史,风雨飘摇中,似乎在向后人讲述周希汉将军在西峪可歌可泣的战斗和生活故事,今天电视剧《战将周希汉》的开拍让我们有机会走近他、聆听他,期待此剧作早日与观众见面。(编者:韩玉芳)



    写在电视剧《战将周希汉》在我市开拍之时,谨以此文悼念周希汉将军诞辰一百周年。

    抗战时期,沁水老区的东西峪是太岳前线岳南根据地的中心腹地,痴迷于红色收藏的我耳闻目睹了许多将士传奇和草根故事,耳濡目染的见证和记忆播洒在日渐成熟的心路历程,耳熟目详的战争岁月和光荣历史回放和记录着故乡的天地风云,特别是周希汉在西峪的前前后后,不仅留下了将军英勇抗战的英雄故事,将军夫妇与张家老房东军民鱼水情的感人故事更是鲜为人知。

    首先我们从《中将风云录》中看一下周希汉将军的简历:历任红四方面军总部参谋和红9军、红31军作战科长及教导营营长,八路军386旅作战科长、团参谋长,太岳军区参谋长,南进支队司令员,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第10旅旅长,第二野战军第13军军长,解放后任第10军军长,海军参谋长、副司令员、顾问等职,1955年授中将军衔,于1988年11月7日逝世。

    周希汉其父周企耀,40岁得子希汉,三世单传,将军出生前后有风水先生为其看相:“此子有王侯之相,傲物之形,奔忙之命。”周希汉将军曾自嘲曰:“我吃的是驴子的料,干的是骡子的活”。

    周希汉高瘦而傲形,自称“天下第一瘦”,其妻周璇白皙而俊秀,人称“军中一枝花”,他比她长10岁,非她不娶,在陈赓旅长的特批下结了婚,1941年冬随部队从安泽县的桑曲村转迁到西峪一带,除政治部、司令部、旅直属大队、供给部等驻本村外,修械厂、被服厂、卫生队和副业队等安排在西峪满沟村,周希汉随妻在卫生队住家属,也就住进了后庄院,院顶有一颗古老苍劲的大松树,遮蔽了大半个世纪的艰苦岁月,如今迎客的笑容象对后人倾诉着当年将军的运筹。1942年4月26日“石槽会议”后,一二九师政委邓小平于5月视察途中也住在了后庄院,周希汉奉命担当邓小平的安全保卫工作,随即二人在此具体部署了消灭沁水反动组织“红枪会”的事宜。2012年第11期《特别关注》52页“周希汉帮战士赔钱”的短文中称:周希汉率部打击红枪会,外号叫“小六”的警卫战士程修善,为周希汉和战士们烧洗脚水,不慎将房里的柴草引燃失火,周让警卫班长吴安良清点现场,照价赔偿,将自己挎包里仅有的5毛钱取出后说:“不够就到管理处借钱,发津贴的时候扣我的,因为是我洗澡用水过多,赔老乡不能用公家的,用我的钱赔。”将军风范,受人称赞。

    古松下面后庄院的主人叫张培还,其妻郭忠宝。周夫妇俩的生活起居经常受张夫妇俩的关怀和照料,特别是在周璇婚后怀孕期及产前产后,郭忠宝百般照顾和关爱,还为周孪生的一对女儿当了“接生婆”,后周璇和张家夫妇像亲人般相互照佛,周璇更是如亲女儿一样做了张家的“干闺女”,周希汉也随妻叫起了伯伯和娘。《周希汉中将传》第五章[杨威太岳]的第13段“东西峪口,痛埋双女”里和《开国将军轶事》的“傲骨周希汉”的篇幅里都记载着:1943年3月间,周璇生了双胞胎,两女酷似,其声亦同,将军以红绳系长女手,白绳系次女手,以辩大小;周希汉湖北人,周璇山西人,周鄂、周晋因此而得名。长女周鄂因饿夭亡,做了小匣子样的棺材,在石板上写了“周鄂之墓”埋在后庄院的崖脑顶上,次女周晋因冻于9日后夭亡在躲避敌人扫荡的行军途中。重新一块痛埋二女时,才发现周鄂棺木被敌人刨了出来,将军气愤痛心之下重新埋葬,还时常烧些纸钱以示怀念。艰苦的战争岁月扼杀了幼小的生命,将军的爱情结晶被埋在了这块英雄的土地,埋在了张家的近门侄孙张春余如今承包的土地里长达70余年。1942年5月间,日伪军妄图对岳南腹地东西峪奔袭合击,滚压“清剿”消灭我八路军386旅,周希汉将军得知后,率部迅速转移,告知老百姓逃离的方向,并让百姓把石窑内石板仓里存放的粮食和衣物等转移出来,但因前几次没有被发现存有侥幸,未及时转移。结果被日军发现后全部烧光,连石板都烧成了红色,人们安全无恙回来后悔不当初。旅部的人说他“立身有傲骨,打仗如绣花”,邻居们则称他会“奇门遁甲”,用的是“急从神兮缓从门,直符在乾,速从生门走,无凶而吉。”

周希汉为我军高级将领,身经百战,全身却无弹孔伤疤。有次,周骑马行至柏尖山察看敌情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枚炮弹落在马蹄下,警卫程“小六”黯然失色,将军神态自若,结果无声无息成了哑炮。将军逢凶化吉,人谓福大命大。抗战时我区流传着歌谣云:小日本,别捣蛋,让你碰上周希汉。

    386旅在奉命南下挺进豫西时,由周希汉率部在浮山、翼城等地返至沁水的窦庄一带作暂时休整,老房东张培还和侄子张财兴在抢粮与反抢粮的途中,得知周希汉升任10旅旅长,现随妻住在八路军野战医院第三所所在的窦庄村一个一进两院里。找周时,站岗的战士纪律严明,不告知不让进见,叔侄二人就在大门外的厕所旁边蹲点等候,时近中午,周璇终于出来了,叫了声“伯伯”后,随着呼叫出了周旅长,夫妻俩共同搀扶着张家父子进了旅部大院,蒸馍饭菜招待一番后,给俩人各装些冀南票,写了路条让其返至回家的路。张培还侄子张毅为原60军后勤部部长,后升任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离休于南京高级陆军指挥学院。他回家探亲时正遇电视剧《上党战役》热播,在我家做客时回忆说,他抗美援朝时回国催收军粮,在安徽省的滁县恰遇当了县长的周璇,兄妹二人寒暄后得知将军已调回北京。

    1950年9月9日,由聂真团长和郝修和副团长率领的华北老根据地访问团40余人受党中央委托到沁水老区慰问。此次周希汉夫妇给张培还、郭忠宝夫妇捎来男女呢子衣服各一件,以表崇敬和谢意,感恩当年。张培还侄孙80岁的共产党员张金鱼回顾:1954年他是高级农业合作社的会计,某天邮递员送来一件从北京邮寄给爷爷张培还的150元汇款单,由他到邮局代领,盖章后发现单上写着的是“张还培”,邮局的办事人员不给取,无奈返回。钱虽未取,但却是一份周希汉夫妇困难时对老房东的真情谢意,对老区人的炽热情怀。

    张培还的孙子张海余由太岳支队一位姓潘的介绍,当年参军随李先念部下由阳城到洛阳升任中洲银行印刷科长及押运科长,曾前后一个连押运了7汽车的军饷,由他全权负责总管;在成功完成破获印刷假钞的侦破任务后,李先念首长和他彻夜长谈了相关事宜。后张海余从部队准假回家娶妻时,父母以死相阻不让归队。日后,他每每和金鱼弟兄俩谈及此事,都悔恨当初。张培还的曾孙张茂恒退伍后现任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我在省城培训时,也曾有幸和其一起谈笑风生。

我在下乡巡诊时,常常听就近的老人们讲述当年,有人说当年部队撤退时,石碾下掩藏了公文纸张,几经寻找,但终因年久散失,荡然无存。

    如今后庄院经普查已列入《红色十里》,成为革命遗址之一,但它却仍无任何标识,荒无人烟,坍塌和日军烧毁的房屋已成废墟,留下的只是岁月的痕迹,只有那棵苍劲的老松像将军傲骨的雄姿,依然风雨飘摇,呼呼作响,似乎在给后人讲述周希汉将军在西峪可歌可泣的战斗和生活,仿佛向慕仰前来的人们作证和昭示:不忘光荣历史,展望美好未来!(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