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英雄——陈廷贤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1-19 00:00作者:田共来源:原创

    编者按:他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带路脱险。朴实的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你们是穷人的队伍,我是穷人的儿子,咱们是一家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为红军带路搭上一条命也值得”,他就是“布衣英雄”陈廷贤。今天让我们走近他、聆听他、感受他……(编者:馨语)


    陈廷贤同志,生于1912年,系泽州县金村镇长阴村人,他曾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带路脱险,功不可没。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仅300多字篇幅,浓墨、崇语,高度讲述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冒死为红二十五军带路,突出重围的生动事迹。他是——陈廷贤。原红二十五军军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和原红二十五军政治部科长、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合写《艰苦转战长征入陕》回忆文章中,专门讲叙冒死为红二十五军带路人,他是——陈廷贤。

   《史学月刊》杂志社编辑的《这一方土地》讲叙的人物有陈廷贤。中央军委拍摄的七集纪录片《北上先锋》有陈廷贤

   卢氏县记载红二十五军长征入陕碑文,冲出重围,冒死带路人,是——陈廷贤。

  山西日报,1996年11月15日载登《他曾援救过红二十五军》是——陈廷贤。

  河南出版的《三门峡党史人物》忆红二十五军的发展史,再次歌颂了陈廷贤。被誉为“ 布衣英雄”光荣称号。

  特别是程子华、刘华清在合写《艰苦转战长征入陕》一文时,听到陈廷贤的老伴健在,他们惊喜地说:“好好照顾她,当年要不是陈廷贤带路,红二十五军就很难冲出重围。”此后,中央军委专门拍摄《北上先锋》七集记录片,其中对“布衣英雄”陈廷贤进行了阐述,有三次镜头出现。一个普通老百姓,能够被载入中央军委军史之中,功德千秋。

   陈廷贤同志,从小家境贫寒。12岁告别父母,跟着本家堂哥陈金生出外谋生,在运城下井挖盐,舍得卖力气,后来又挑起货郎担走乡串村卖食做买卖。不久,他在卢氏县落了户,做起小本生意来,一年四季走四方,对卢氏县的大小道,没有一条没走过。特别是在兵慌马乱年头,一年三百六十天,就有三百天走的山沟峡谷羊肠小道,经常来往去回,没有一条路不熟悉。

    1934年12月4日,中共鄂豫皖省委领导下的四个团,即:223团、224团、225团、手枪团共三千人,合并建制为红二十五军,实行长征战略转移,到豫陕边界开辟新根据地。在红二十五军北上时,蒋介石亲临武昌督战,提前半个月电令驻开封国民党19军,第60师前来“堵截 ”。并于12月1日抵达卢氏县西南关隘五里川和朱阳关两地段,封锁卡住红军入陕的通道,就地歼灭红军。而红军后面还有国民党的“追剿队”上万兵力,追到距红军七十里处的栾川、庙子一带。红二十五军在行程中,左有豫西“内乡王”部队夹击,右为黄河险地,而且蒋介石还在陇海线上备有军用专列随时增援。就在这寸步无法前进之时,红二十五军许多同志产生绝望,有的主张和国民军硬拼,有的主张求援兵。军医院的伤员们,联名给军首长写血书,坚决要求把抬担架人员充实到连队去,他们集体自尽,不拖累红军。血书背后还附有个人遗书,附有每个人的籍贯。

    面对严峻时刻,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军政委吴焕先等首长沉重冷静思考,一方面稳定军心,一方面用心寻找入陕之策。恰在这时候,红军侦察队遇到一位年轻货郎贩,就把他带回军部,他就是陈廷贤。程子华军长和他谈话,听出口音是山西人,便说:“小老乡,请你带路让红军北上入陕可以吗?”陈廷贤马上回答:“行,我保证给你们带条安全路。”当时,程军长和省委领导共同研究,决定明天部队改为从小路行军入陕。此时,为了甩开国民党军队,速派人到朱阳关以东十五里处的村庄,假装号房子,虚张声势,欢迎红二十五军入陕,有意将计就计引开敌军的注意力。

    天刚亮,红二十五军让陈廷贤带路,由马印、姬家岭进入香子坪、通河、大石河,沿着七十二道水峪河,二十五里脚不干的深山谷,绕过朱阳关、五里川两个隘口处。这条路一般人没走过,不是悬崖绝壁,就是险要峡崎,十分难走。红军队伍不拒艰险,紧紧跟着陈廷贤行程,向陕西的洛南方向走去。副军长徐海东为了防止伏击,率领两个连,各配7挺机枪,沿着两边山头行走掩护,既当开路先锋,又当侦察哨兵。部队行程到洛河南岸的涧西、南窑等村,彻底甩掉国民党60师阻止红军北上的要道防线,直奔豫陕交界处的铁索关。  

    12月8日,红二十五军刚入陕境界,驻陕国民军第42师248团和252团拦截红军前进,当天下午国民军248团第3营开枪阻扰,我3营营长李学先带领全营与敌人拼刺肉搏,战斗至黑夜,敌军三营全军被歼灭。9日,红军翻越蟒岭,直奔洛南县庚家河扎营,实现红军在陕南建立鄂豫陕革命根据地。

    红军入陕第四天,陈廷贤返乡,军首长与陈廷贤握手,并对陈廷贤表示感谢,称他是功臣。陈廷贤说:“你们是穷人的队伍,我是穷人的儿子,咱们是一家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程军长当时担心国民党知道陈廷贤为红军带路怕他遭到不测之患,便千嘱咐,万叮咛,步步留神,注意安全,保护自己………”陈廷贤笑着回答:“首长放心,我就是为红军带路搭上一条命也值得。”接着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黄河说:“水会流,人会走,情况不妙,我逃回咱山西老家去!”临别时,程子华军长给了陈廷贤一个纸条,上面盖有鲜红大印。程军长说:“你要把这纸条保存好,将来有用。”陈廷贤返回卢氏县后,听说蒋介石发了大火,再三追查为红军带路的人,他查来查去,也未查出一点线索。因为陈廷贤不是当地人,当时引路只有他一人,再无二人。再加上陈廷贤口严,游走四方,住留不固定,未把他划在怀疑对象之中,才免一灾。

    1940年,陈廷贤回晋城家乡办了婚事,带妻子又去在卢氏县,自己盖了两间土房定了居。这时,他将程子华军长给他那个纸条,塞在屋里的大梁缝中悄悄保存起来。后来日本攻打卢氏县时,大肆烧杀,陈廷贤的两间土房被烧毁,那张纸条自然化为灰尘。可惜纸条上到底写的是什么,由于陈廷贤不识字,也不敢让别人看,难以分解清楚。  全国解放后,陈廷贤于1950年参加了工作,在卢氏县糖业烟酒公司当职工。他工作踏实,成绩显著,年年被评为先进分子。

“文革”时期,造反派批判他为红军带路不是事实,说他是美化自己,歪曲历史,罪该万死!把他为红二十五军带路全盘否定,拿不出纸条作证,就是诬蔑红军,一顶顶大帽扣在他头上。白天游斗、晚上批斗,让他交待历史问题,最后把他打成了反革命!

陈廷贤是有理说不清,当时的环境,保密事关重大,如今一无人证,二无物证,越交待越说不清,最后神经失常,疯疯癫癫。不幸于1984年农历正月十二日去世,享年72岁。他在临终前,向老伴讲:“死后你们将我的尸体埋到县委党校附近,让我头枕党校、面朝红军走过的路线。”

   太原解放后,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同志一度任山西省委书记,他曾先后六次派人到晋城查找陈廷贤,因种种原因,未找到这位好心人。中央军委在1985年编撰军史,再次派人到山西、河北、河南查访陈廷贤的下落,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最后才在河南卢氏县找到他的家。可惜,“布衣英雄”已经离开了人间,无法向他走访。当时,派去的同志将陈廷贤为红二十五军带路的真实事例,讲给地方政府官员听,他们才大吃一惊!中央军委找寻陈廷贤,目的是让陈廷贤再细讲一边当初的背景,他的想法,为什么那么坚强,那么坚定,那么勇敢,补充这一节写入军史。结果计划落空,成为遗憾,无法弥补。解放军同志还说,当时红军北上,有些东西不便带走,就秘密让陈廷贤保存起来,等过了那段时间,国民党的军队撤离后,陈廷贤冒着生命危险将红二十五军寄存的布匹、军鞋,如数上交军队,这样的好人太少了,他的贡献太大了。

    中央军委的同志走后,卢氏县委作出决定,为陈廷贤平了反,并于1993年12月举行纪念鄂豫陕根据地创建59周年活动,许多老红军战士回忆陈廷贤带路,都激动的掉下热泪。(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