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同道合的党建研究四老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3-11-27 15:24作者:张志文来源:晋城党史网

15年,对我和李向阳、裴余庆、秦生龙等几个从党建研究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同志来说,不是简单普通的阿拉伯数子,是我们四个老朋友在退休岁月里一段共同的经历。


一生,会在不同岗位上工作,经历许多人、许多事,实属正常,但是在本该是颐养天年的退休岁月里,却为了党建研究,机缘巧合地从不同单位、不同岗位退下来,走到一起,且一待就是15年,实属不易!


在位的时候,每天忙忙碌碌,也无暇去思考这些问题,退下来,当看到这一串串成绩单,听到来自各方面的表扬和赞誉,回味这段时光和岁月,还真觉得有温度,有故事。


我曾经想写,而且想夸张地写“党建研究会的四条汉子”又觉得不严肃,后又想党建研究“三剑客”,最后还是定格在了“志同道合四老友”,这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这也是我们这些人15年不离不弃的基石。


李向阳在部队就在军政治部工作,回到地方一直从事政治思想工作,从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岗位上退下来;裴余庆也是一直从事理论宣传工作,在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就兼任党建研究会副会长;秦生龙在部队就从事组织宣传工作,回到地方后在市直机关工委任组织部长、副书记多年……共同的经历,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对退休后充实生活的向往,让我们四人走在了一起,长期合作共事,致力团结进取,就像李向阳部长比喻的那样,我们是情投意合的亲兄弟。


这段时光不平凡,我们的经历中藏着许多党建研究工作者的故事,在这已经变老的岁月,我们聚在一起,依然没有受到年龄的限制,都会情不自禁地回味那曾经的岁月,那曾经的故事。


党建研究会是一个社团组织,没有编制,没有经费,没有在岗时候的纪律约束,完全出于自觉。也正是这样宽松的环境,彰显了大家的责任和担当。


每当课题确定下来之后,大家都能深度地思考,在调研过程中,无论在下乡途中,还是在走访现场,还是在接下来的酝酿研讨中,大家都会毫无保留地发表自己的观点,甚至在一些敏感问题上发生争论,就是有这样的学术研究气氛,不同思想认识相互碰撞,才铸就了一篇篇具有理论和实践价值的研究成果。


在具体撰写过程中,李向阳副会长为了给自己营造一个安静的环境,带上一箱方便面,回到老家潜心研究;裴余庆副会长为写好一个课题,在调研和准备资料过程中,能记录10多万字的笔记;秦生龙副会长不仅承担多个课题,还负责一年一度理事大会的报告,一干就是15年。大家辛勤付出、无怨无悔……我真心欣赏他们在工作面前这种孜孜以求的奉献精神!


在困难和利益面前,最能考验和显现一个人的人格和素养。


2014年,是党建研究最困难的一年,根据上级精神,对社团组织进行整顿。一时间,会长、副会长全免,办公经费停发,下乡车辆停派,一些县区党建研究会民政部门干脆不予登记,党建研究陷入困境。许多熟悉的老同志讲,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休息吧。但另一方面,群众路线教育在即,当前党的建设亟待解决的课题需要去承担,去完成。同志们讲,会长、副会长要不要无所谓,党建研究不能停,研究课题必须做,关键时刻彰显了党员领导干部和党建研究工作者的党性观念和执着追求。每年就是那么一点少得可怜的课题奖金大家不是争,而是一味地让,甚至拒、退。我感谢大家在困难和利益面前这种选择,它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了人格的魅力和高大。


时下的世界,一伙人不为名不为利,就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党的建设,共同走过这么一段美好岁月。我感觉很幸运,有这样几个朋友一路走来,我们亲如兄弟,不离不弃……


岁月静好,友情永存,隔三岔五,我们找个地方,聚在一起,点几个小菜,喝点小酒,没有比老友相聚在一起更快乐的了。我真心希望我们四个老友能一直这样,直到人生的终点!


(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