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金达莱花》片名初衷、拍摄花絮、留给人们的启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12-22 00:00作者:崔利民来源:原创

片名初衷

   纪录片《血染的金达莱花》是根据韩玉芳女士撰写的同名报告文学改编而成的,当剧组全体成员看完这篇报告文学以后,同志们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想象着韩志才舍身战斗时的悲壮情景,他崇高的英雄形象顿时浮现在人们眼前,他不怕牺牲的精神深深的印在了剧组每个成员的脑海里。于是,剧组决定使用原名,将报告文学改编为纪录片。

   选择《血染的金达莱花》作为片名,有两重含义,永垂史册和长久开放。

   在第一重含义里,剧组从一则新闻报道中得到启发。中央电视台2010年10月25日报道,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上习近平发表讲话。他指出:“60年来,中国人民始终没有忘记那些用鲜血染红盛开在朝鲜大地上的金达莱花的烈士们,他们的英名将永垂史册”。

   在第二重含义里,岁月如梭,往事如歌。在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人民子弟兵,为了共和国的旗帜高高飘扬,人民幸福安宁,社会繁荣昌盛,他们出生入死,奋斗不息。回想起激情的岁月,剧组用电影的方式将这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和碎片,在《血染的金达莱花》电影中,以讲故事的方式,尽情地倾诉,并让这些故事像金达莱的花语一样长久开放。

   金达莱,别名映山红,主要生于山坡,草地,灌木丛等处。金达莱是田野中开放的第一朵花,朝鲜人民将金达莱看成是春天的使者,坚贞、美好、吉祥、幸福的象征,她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花,金达莱的花语是长久开放的花。

故事背景地

    剧组选择了山西晋城大阳镇、山西晋城丹河大桥、抗美援朝纪念馆、朝鲜桧仓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四个故事背景地。剧组用现代视角加以沉淀,将民族精神与影片精髓紧密结合,使影片有了较强的可视性。

   之一、英雄韩志才的故乡:山西晋城大阳镇 山西晋城位于山西省东南部,东枕太行,南临中原,西望黄河,北通幽燕,区位适中,交通便捷,是山西通往中原的重要门户。晋城历史悠久,文化遗产丰厚,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大阳镇历史悠久,为省级历史文化名镇。曾是古阳阿候国、古阳阿县治所在地,在明清时期是全国最大的手工制针基地之一,被誉为“九州针都”,手工业、商贸业繁盛一时。现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大阳汤帝庙。 大阳镇在抗日战争时期是重要的革命根据地,曾是中共晋城中心县委所在地,朱德、彭德怀、左权、黄克诚、杨得志、徐海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领导人民艰苦抗战,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影片发行时评委的评语中所描述的风景:“大阳镇湖水中的小船主人与碧波荡漾的湖水好似宝典一样,给人以神秘感”,就拍摄于此。

   之二、山西晋城丹河大桥 山西晋城丹河大桥地处太行山脉南端,于晋焦高速公路K10+300处跨越丹河,主孔净跨径146米、桥梁栏杆由200多幅表现晋城历史文化的石雕图画与近300个传统的石狮子组成,体现了现代与传统文明的完美结合。影片发行时评委的评语中所描述的风景“影片中丹河大桥呈现出一种“仙境”的感觉”,就拍摄于此。

   之三、抗美援朝纪念馆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中国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专题纪念馆,始建于1958年10月,1993年7月27日,新馆落成并正式开馆。纪念馆坐落在丹东市市中心北部风景秀丽的英华山上。 影片中抗美援朝战争档案资料均来源于该馆。

   之四、朝鲜桧仓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坐落在当年志愿军总部所在地桧仓郡高达150 米的山腰上,是朝鲜最大的一座志愿军烈士墓,占地面积9万平方米,于1957 年建成。烈士陵园四周群山起伏,苍松翠柏环绕,山下溪水潺潺,花草丛生。 影片尾部描写的“韩志才同志虽然埋骨在朝鲜的青山绿水,但他的革命忠魂和光辉业绩,历史不会忘记”使用的就是该背景。

影片阐述

   纪录片《血染的金达莱花》是一部表现抗美援朝战争的影片,它取材于60军180师539团成功突围出来的排长韩志才同志的英雄感人事迹。剧组对战役进程、战斗故事进行了精心的剪裁、表现和配音,将这场气壮山河的战役真实地烘托出来。

   影片从史实出发,深入挖掘历史人物深刻的内心活动,表现出了毛泽东、彭德怀等人的军事才能和志愿军的历史功绩,在场面、人物、造型等方面成功衔接。它把战争作为背景,把战争年代里人民生离死别作为主线,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夫妻情、父子情。     韩红喜同志继承父亲的革命遗志,务实创新,坚持不懈,奋斗不息,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生活中,他乐于助人,热爱集体,无私奉献;是新时代里精神文明建设的先进典型。

拍摄花絮

   在拍摄《血染的金达莱花》整个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感人的故事,也遇到了很多困难。

   ①原中共晋城市委书记,晋城市中共党史学会会长李拴纣同志虽已75岁,但他却非常关心和支持剧组的工作,他亲自联系配音人,落实录音棚,与军分区领导联系采访,召集市委宣传部、党史研究室、晋城市广播电视台等单位的相关专家对电影进行初审,他在整个电影拍摄制作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

   ②由于剧组人员少,导致把制片人崔利民和录音合成韩玉芳培养成了万能人。采访、音乐、摄影、录音、编辑制作、视频效果、视频过渡、视频捕获、视频转换、录音合成、光盘刻录等均为2人完成。

   ③闫福顺“不让一位烈士事迹有误”。剧组在搜集资料过程中发现晋城市民政局将“韩志才”的名字误写成“韩老才”,且已上报总政,当剧组拨通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抗美援朝烈士名录编撰委员会的电话时,闫福顺主任说:“我们的志愿军将士从不和祖国讲条件,他们可以身着单衣在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里整夜潜伏,可以在熊熊烈火中化为青烟,甚至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连一把炒面一把雪都吃不上,但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放弃阵地。他们以惊人的牺牲赢得了今天祖国的地位,我们没有理由将他们的名字写错,祖国保证不让一位烈士的事迹有误!”。

   ④今年4月,剧组采访了韩志才的战友牛林,他是山西省沁水县人,今年83岁,当时,他正在晋城市荣军医院疗养,因为自己亲身经历过朝鲜战争,一听说要采访他,牛大爷顿时热血澎湃,高唱起《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之后,他给剧组人员讲述了在第五次反空降登陆战役中,志愿军战士在冰天雪地里履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一神圣职责的感人事迹。9月份,剧组再次联系他时,听说他病了,我们祝愿牛大爷健康长寿!

   ⑤《血染的金达莱花》公映后,我会网站收到了许多读者热情洋溢的来信,其中通过一个台湾老兵的来信,使我们对韩志才同志有了更深的了解,使他的形象更加丰满。

   陈家源先生6月13日的来信:“我叫陈家源,今年79岁,身体健康,我现在台湾台北市北一胡同309号居住,韩志才同志是我的战友,他爱吃烟,能少量吃酒,性格温和,团结同志,爱学习,战斗勇敢。我在晋城市中共党史学会的网站上看完《血染的金达莱花》的时候,我痛哭了很久,韩志才排长突围的时候,他们的身影是在我的眼幕中消失的,他们和王团长是真英雄,一个叫金堂的地方就是我的老家!”;

   陈家源先生6月14日的来信:1949年12月27日成都宣告解放,1950年1月1日,539团在成都剧院举行了庆功大会,韩志才排长被60军授予大功一次,他从主席台走下来,心情非常激动,当他座到我身旁时,他说:战争结束了,我能回家了。我问他:你的家乡在哪?他回答:晋城县大阳镇西街村。我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他回答:老婆、孩子,出来4年了,我非常想念他们,梦里我的孩子不仅能叫爸爸,还能写字了。我问他:你走的时候孩子多大了。他回答:73天,这时,他哭了。 1950年3月,我们部队在川西进行剿匪作战,5月20号韩排长在双流县腿部负伤,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小腿部,手术以后我和李小晚、关志超轮流陪伴他,手术后第3天团里的领导王至诚、李全山到医院看望了我们。 25号韩排长写了一封家书,信中说:我现在成都部队,解放战争很快就结束了,如果我留在部队,我就把你和孩子带过来,把你和孩子的照片寄过来,我很想念你们。信是李小晚和我去送的。 6月17日韩排长出院回到部队,继续剿匪。战友永远是战友,像是挥之不去的梦,他与我是走过同一险路的人。

留给人们的启示:

   有一种追求叫精忠报国 ,有一种日子叫与星相守, 有一种情愫叫思家念亲。他抛下年幼的孩子,是为了更多的孩子;他放下年轻的妻子,是为了成为最好的丈夫;他远离挚爱的祖国,是为了千万个家庭的幸福。那不是绝情,是极致的深情;那不是冲动,是无悔的抉择。他们就是朝鲜大地上怒放的金达莱花。(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