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组织在晋城走过的曲折道路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12-22 00:00作者:田共来源:原创

    晋城是革命老区,晋城是红色根据地,晋城是解放全中国大后方。中国共产党早在1926年4月份,在晋城成立了党组织,五次组建,四次遭到国民党摧毁,教训是深刻的,走过的道路是曲折的,太行山上的革命火苗在晋城燃起是不平凡的。想要知道中国共产党在山西、在晋城走过的曲折之路,还得从周玉麟、陈立志两人说起:

    周玉麟、陈立志两同志系晋城市泽州县巴公镇人。他俩人在1923年考入山西一中上学时,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25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当年党组织派周玉麟、梁其昌去中共北方党校学习,期满后回山西成立中共太原特委,(省委前身)崔锄人任书记,周玉麟任宣传委员,王鸿钧任组织委员。此后周玉麟、陈立志利用寒假返乡,主动把中共中央机关《向导》、《中国青年》、《中国工人》、《政治周刊》等马克思主义刊物带回晋城,在获泽、崇实两处中学秘密进行传阅,开展党的地下工作,发动学生闹革命。于1925年11月介绍孔祥祯(泽州县巴公镇北堆村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成为在晋城发展的第一个中共党员。紧跟着又在晋城介绍时逸之、陈荣先、王福裕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帮助获泽中学成立了“青年学生会”,发动崇实、获泽两处中学学生上街游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还查封了亨得利,光华兴商号的日货,使反帝、反封建爱国主义活动形成热潮。

    1926年2月,中共太原地执委召开全省学生代表大会,成立学生联合会,孔祥祯,时逸之等人去参加了会议。周玉麟当选为省学生联合会主席,时逸之选为学生联合会委员,任晋东南学生联合会特派员。孔祥祯会后留中共太原地执委任秘书。此后,地执委派他到苏联学习。同年4月,陈立志同志在晋城获泽中学创建了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小组,他任组长。5月份改建为晋城第一个党支部,他任支部书记。随后在大德针厂、高都垂棘小学、东常村、南马匠建立了地下党小组,当时晋城的党员达到20余人。此时,陈立志同志陪同中共太原地执委宣传委员周玉麟去潞安府(长治)省立四中、省立四师范进行活动,先在师范发展学生常文郁(泽州县东常村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在四中介绍孙新等人,加入了共产党。孙新同志受周玉麟的指示,在省立四中秘密活动,发展侯充之、康森奇、王魁生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时成立了第一个中共潞安(长治)党支部,孙新任支部书记。他毕业后回到晋城家乡在高都垂棘小学任教,又担任了中共高都垂棘小学党小组组长,后任党支部书记。紧跟着周玉麟又在长治发展王世清、王春、赵克宏、董鸿铭、张孝纯、范月亭(阳城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让他们回阳城去开展党的工作。1927年初,周玉麟又在长治省立四师范发展学生赵树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沁水人),他成为沁水县最早第一个中共党员。同年1月份,中共太原地方执委批准,在晋城成立特委(也叫晋东南特委)。陈立志任书记,时逸之、孙新、陈荣先、王福裕任委员。不久晋城特委,直属中共中央北方区委领导,管辖获泽中学、大德针厂、高都垂棘小学、东常村、南马匠、省立四中、省立四师范和屯留有个临时党支部,共八个党组织,133名共产党员。

    常文郁同志在潞安府师范入党后,利用放署假带赵树理等同学回晋城县东常村老家,开展党的地下活动工作。当时,中共晋城特委派时逸之(城关人)去帮助工作。这些进步青年,受大革命的影响,在东常村成立了“晋山研究社”,目的是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发动群众组织起来推翻旧政权。这时常文郁、时逸之介绍常子善、王廷正、常行先、常文政、郭兴春、常掌玉、常掌满等同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秘密组建起东常村地下党支部,王廷正任支书,常子善任宣传委员,常行先任组织委员。随后又成立了太行山第一个农会讲学所。他们到冶底、犁川一带去联络进步青年人士参加,成员很快发展到九十多人。

那时候,国民党在山西已经公开,中国共产党尚未公开,鉴于国共两党中央已公开合作,晋城特委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后,决定与国民党进行合作,建立统一战线。国民党党员苗培成(北大毕业,晋城苗匠村人,国民党省党部执委),牛星桥(北大毕业,获泽中学教师),刘冠孺(北京燕京大学毕业,晋城高都人,国民党省党部执委)他们在晋城发展国民党员。中共晋城特委为了协调国共两党关系,经双方协商,定于1927年1月,在晋城召开了国民党代表大会。早期共产党员陈立志、时逸之、孙新、陈荣先、王福裕等人,经组织批准以个人的名义跨党加入了国民党,参加了代表大会。会议当选出七名执行委员,国民党方面3名,即:苗培成、牛星桥、刘冠孺,共产党方面4名,即:时逸之、孙新、陈荣先、王福裕。时逸之他们推荐牛星桥为书记。主要想利用他这块牌子,掩护我党开展革命活动。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导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国民党在党内清共,4月28日在北京杀害了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李大钊同志。此后,太原也发生了“五.五”事件。当5月5日太原各界群众在师范追悼李大钊烈士时,阎锡山派兵包围了会场,逮捕了4名共产党员。即:追悼李大钊主持人张文昂及吴学和等人。从此,白色恐怖,遍及全省。到6、7月份,国民党在晋城开始“清党”。其中有周玉麟、陈立志、时逸之、孙新、陈荣先、王福裕等人。当时报刊登载全省被通缉七十二人。那时,公开活动的党员大多出走了,而陈立志未走,他在晋城大十字一家药店住着,一方面通知大家走,一方面研究应对措施。没料到被国民党警察发现,将此药店团团包围起来搜捕。这时,店老板把陈立志藏在匾额后,才得幸免。此后陈立志出城去河南避风了。周玉麟同志去了晋南绛县纱厂发动工人闹革命,在那里被国民党逮捕了。他蹲狱后遭受百般折磨,身体倍受摧残,死于狱中,年仅24岁。他是中共山西党组织领导成员之一,是全省第一个共产党员为革命献出了生命。从此,晋城的党组织第一次遭到了大破坏。

在“四、一二”大屠杀之后,中共党员时逸之同志,于1927年12月,他向中共山西省特委写了一份报告,省特委看了后指派他组建晋城新特委。这时,他根据省特委的指示,在城内东谷洞张神武家开会,成立晋城新特委。时逸之为书记,兼组织,张茂甫负责宣传,田运财负责工运,常子善负责农工,王福裕、陈荣先负责青工。新特委在晋城驿后街协和成布店设有联络点,联系人“夏贵之”。省委联系代号叫“唐僧伟”。新特委管辖5个党支部,即:晋城获泽中学、大德针厂、高都垂棘小学、东常村、南马匠党支部。

    1928年初,中共山西省特委在霍州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时逸之同志出席。他去时隨带常文郁同志前行,因路途遥远,未赶到霍州,会议提前结束了。那时候,形势特别紧迫,省委宣传部长王鸿钧在洪洞给他两人传达了省委会议内容。他两人回来分别到各县进行传达后,时逸之给省委写了一份报告,大约在4、5月份落到了国民党手中。联洛员张神武得知消息后,立刻派人去给时逸之等人送信,但因信送迟,他们都被国民党逮捕了。此时,张神武又派人到东常村去给常文郁等人送信。常文郁接到信后有所准备,他派常子善在第二天进城到张神武家问详细情况,此时,才知道是省委出了叛徒。常子善急速往回返,没料到国民党的马队提前赶到东常村,把常文郁逮捕了。这是中共晋城党组织第二次遭到破坏,先后逮捕了11名共产党员。

     1931年5月,中共省委特派员马子敬同志来到晋城在国民党孙殿英军营中作军运工作,他先与中共党员张月川取得联系,又秘密发展王毓芝、郭实甫加入共产党。同年7月成立中共晋城工作委员会,三人组成,王毓芝任书记,张月川任组织,郭实甫任宣传。到11月份,马子敬派郭实甫给省特委送汇报,因省特委通讯机关破坏,郭实甫在省城被国民党逮捕了。此时,马子敬、王毓芝因形势所迫暗藏起来,中共晋城党组织第三次遭到破坏,从此,晋城的党组织活动中断5年之久。

   1937年6月,晋城牺盟分会成立,共产党员邓肇祥受省委指示,同李进奋在晋城开辟工作。他们一方面组织牺盟晋城分会成立,组建人民武装自卫队共200余人,办公机关设在晋城文庙;一方面秘密成立了中共晋城中心县工作委员会,刘尚之任书记,邓肇祥任组织部长,王耿仁任宣传部长,中心县委都是以牺盟会成员身份公开进行活动。同年春天,中共沁阳中心县委“以八路军晋豫边区抗日游击工作团”的名义,由王毅之带队进驻了土河村,建立了中共沁阳中心县委土河区分委,赵余庆为书记。后为马予明接任书记,陈凤仪、卫吉庆、郭聚义、郭明堂、王振国为委员。主要任务发展党员,发动群众闹革命,团结一致,进行抗日。

    1938年12月,冀豫晋省委撤消,中共晋豫(长治)特委成立,裴孟飞任特委书记,中共晋城中心县委被撤销。不久,裴书记又指示赖若愚同志来晋城重新组建中共晋城中心县委,(地址西大阳)赖若愚为书记、徐一贯为组织部长,赵培心为宣传部长。所辖范围是晋城、沁水、高平公路西地区。这时,陈立志(原中共晋城特委书记)从河南返晋城后,先在获泽中学任教掩护身份,继续进行革命活动工作。他受中共晋城中心县委委托,出任了获泽中学抗日军政干部训练班副主任。并亲自代课,给学员讲解《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牺盟会的宗旨等。共举办了两期,每期三个月,培养出140名军政干部,壮大了革命力量。

     1939年秋,蒋介石策划反共,将33军队云集在晋南、晋东南。47军和黎民游击队驻晋城;44军及骑兵14旅驻阳城、晋城;15军开进翼城、绛县;93军驻屯留、长子;17军驻中条山,在晋豫边区布下重兵。9月份,彭德怀副总指挥火速从武乡来在中共晋城中心县委〈大阳镇),召集344旅旅长兼政委黄克诚,抗大分校负责人何长工和中共晋豫地委书记聂真开会,分析了山西的政治形势,研究了对策。此后,中共晋豫地委在阳城召开党代会,号召全体共产党员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坚持进步,反对分裂,坚持斗争,反对投降,向反共派斗争到底!10月,中共晋城中心县委书记赖若愚同志调离,史向生同志接任书记。11月16日,国民党召开五届六中全会,决定实行军事“限共”为主,政治“限共”为辅的政策。12月16日,中共晋城中心县委,牺盟晋城分会在南校场举行了万人集会,高悬“反对投降”、“反对分裂”、“反对顽固份子”等巨幅标语。国民党47军派兵架起机枪围着会场,会上演说激烈,气氛紧张,一触即发。就在这一天,国民党的第93、14、47、27、40军各一部分军队摧毁了沁水、阳城、长治、高平、陵川、壶关7个抗日民主政权,还袭击第三、第五抗日专署、牺盟长治中心区和《黄河日报》社等机关遭到严重摧残,劫去公物公款价值数十万元,屠杀共产党员近几百人,绑架走一千余人。

    1939年12月18日,国民党第47军军长李家钰,在晋城城内下元巷秘密策划了“十二月事变”。对晋城抗日政府,决三营营部,牺盟会驻地——书院头,同时进行袭击。逮捕抗日政府人员100余人,开枪打死我党干部10余人,缴去牺盟会、公安局枪支400余条。这是我党组织第四次遭到严重破坏。

    “十二月事变”突围出来的同志,向晋城西南山区农村转移,到李寨乡土岭村隐聚。当时,中共晋豫地委决定成立晋、沁、阳三县工作委员会,工委书记史向生,委员胡晓琴、王逸飞,办事处主任宋乃德,副主任魏永生、宋筠。当急任务是整顿思想,重整旗鼓,加强抗日。那时候,快要过年,抗日政府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派人到犁川镇去购买食品,因数量较大无形泄了密。土岭附近村的国民党员张恒恭,土岭村王学如就将土岭的一切情况,向国民党晋城党部告了密。于元月三日夜,他俩人亲自为国民党47军两个团的兵力带路,四日凌晨包围了土岭村。在北岭发出了枪声,向土岭村发起进攻!这是我党组织连续遭到摧残破坏,后转入山区打游击。

    1941年1月26日,中国共产党晋豫一地委书记王毅之,晋豫一分区司令员闵学圣,率领部队在晋城南半山区西土河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打跑了长期盘踞在此地国民党李正德的部队,同年三月在黄砂底村成立了中共晋南县委,4月在西土河村宣布成立抗日晋南县政府,这是“十二月事变”后,我党在晋城重新建立起第一个抗日政府。7月份与沁阳县合拼为晋沁县抗日政府,领导人民全力进行抗日。此后,1942年8月抗日晋北县政府成立,1943年10月抗日晋东县政府成立,在晋城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局面。三个县发动群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进行抗日。当时在敌强我弱情况下,各县、乡、村针对敌人的蚕食政策,从实际出发,在接近敌区和游击区采取“两面政策”的斗争策略,即:村政权表面上以维持形式敷衍敌人,实际上由党掌握,运用“以拖延到维持,以维持到拖延,拖延中有维持,维持中有拖延”。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这样做既容易让群众接受,而且适应斗争需要,这一做法达到上级党组织的肯定,以拖取胜。

    1945年4月23日,太行老七团、太岳独立团联合作战,发动晋沁、晋北、晋东三县民兵出动,激战五天五夜,赶出盘踞在晋城五年之久的日军,27日傍晚结束战斗,天明28日宣布晋城全境解放了。5月中旬晋沁、晋北合拼正式成立晋城县民主政府,邢予洪为县长,席国光为书记,郑思远为副书记。到12月份,晋东县从太行划归太岳晋城县,郑思远任县委书记,王维庄任副书记,杨辛克任县长。从此,晋城县原貌恢复了,晋城成为大后方,支援上党战役,支援解放晋南,支援晋中、太原解放,支援豫西战役,支援淮海大会战,榜上有名,功不可没!晋城市管辖的陵川县是太行山的主峰,革命火种越燃越旺,任何反动势力都扑不灭太行革命火苗。晋城辉煌!晋城自豪!太行精神!光芒万丈!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