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任穷评价邓小平“善于发挥领导班子的集体作用”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12-12 00:00

   邓小平的一生,曾经立下卓著战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者和创建者之一;曾经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总书记等重要职务,为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作出了艰辛的探索;也曾经作为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开创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通衢大道,但他始终保持着谦逊的美德,不争功不诿过,尊重他人。

   在革命战争年代,邓小平与刘伯承曾一起并肩战斗了13年,他们相互支持,配合默契。无论是部署军事工作还是政治工作,常常是这个讲几句,那个插两句,浑然一体,很难分清哪些是刘伯承的观点,哪些是邓小平的思想。邓小平常说:“司令员和政委的工作是无法截然分开的,应该既分工又合作。”正如他的部下所说的,在刘邓之间难以放进一个顿号。邓小平自己也回忆说,“人们习惯地把‘刘邓’连在一起,在我们两人心里,也觉得彼此难以分开。”邓小平比刘伯承年轻十多岁,因此,他总把刘伯承当兄长一样尊敬。他常对部下说,刘伯承身体不好,有事多找我和参谋长,他是我们的军事家,大事才找他决策。正是由于班子的团结,才有了整个部队的团结。1989年,邓小平在回顾二野的历史时就谈到,“二野的内部关系是非常团结、非常协调的……这是个了不起的力量。二野之所以能锻炼成这样一支了不起的部队,主要靠的这一条。”

在指挥淮海战役时,邓小平担任总前委书记,和刘伯承、陈毅等一起指挥作战。他总是谦逊地说,“大的决策指挥,还是靠两位司令”,连电报署名也是按照刘陈邓的顺序排列。战役结束后,他交代作战科长写一份总结上报军委,虽然他自己已经两次修改,但还是嘱咐说:誊清后送四号(张际春副政委)审阅,最后送我签发。

   在解放大西南后,邓小平时任西南局第一书记,是主政西南的一号首长。但是,在1950年6月27日的西南局常委办公会议上,邓小平主动提议,以后凡报纸公布首长次序为:刘伯承、贺龙、邓小平、张际春,他把自己排在了第三位。不仅如此,在邓小平的倡导下,西南局常委会作出了“两月汇报制度”,即必须坚持重大事情及时汇报,综合情况两月汇报的制度。邓小平不仅要求下级要向他请示汇报,而且自己也坚持每两个月亲自向党中央综合报告一次工作。

   在改革开放新时期,邓小平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在全党和全国享有崇高的威望,但他依然保持着谦虚自律的一贯作风。他常常说,现在外国报刊都是讲我在里边起了什么作用。有作用,主意出了一点,但主要的工作,繁重的事情,是别的同志做的。所以,不要宣扬我起的作用有什么特别了不起,“永远不要过分突出我个人”。

   1986年9月,当美国记者迈克·华莱士问邓小平:“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任何公众场合挂您的照片,这是为什么?”邓小平回答道:“我们不提倡这个。个人是集体的一分子。任何事情都不是一个人做得出来的。所以就我个人来说,我从来不赞成给我写传。”

   1988年,邓小平在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时又谈到,“近十年来的成功也是集体搞成的。我个人做了一点事,但不能说都是我发明的。其实很多事是别人发明的,群众发明的,我只不过把它们概括起来,提出了方针政策。”

   宋任穷曾经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这样评价邓小平:“小平同志的帅才,还表现在他善于发挥领导班子的集体作用。他长期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但不擅权,对领导班子的其他成员十分尊重,善于团结一班人共同工作,有不同意见,包括对重要人事安排有不同意见,便进行反复讨论,畅所欲言,大家认为哪种意见比较正确,就一致地按这种意见去办。”  

选自《作风百典》

主编:俞克明 赵增辉 徐建刚 王 玉

中国方玉出版社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