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当先锋处逆境辗转长征路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9-09 00:00作者:黄克诚研究所来源:原创

   10 月初,中革军委下达了一系列准备突围的命令和指示。一天,红四师师长洪超打电话给红十一团政委王平:“王平同志,你们立刻派人来师部领枪。”  
  “团里每个战士已经扛了两条枪了,现有的枪都背不完,还领枪干什么呢。”王平向洪超师长报告。  
  “你就派一个排来,能背多少就背多少!”  
  王平申辩道:“师长,部队马上就要出发了,派一个排去,恐怕赶不回来。”  
  洪超一听火了,在电话里骂了起来,并说要把王平枪毙了。这时,黄克诚正在旁边,他连忙把电话抢了过来,仔细询问了情况后,劝慰了王平几句,把电话挂上了。  
  随后,他又劝慰起洪超来。  
  洪超是在张锡龙牺牲后,接任红四师师长的。他参加过平江起义,历任班长、排长、大队长、营长、团长,当师长时才二十五岁,是三军团中的一员猛将。不过,年纪轻,火气也大,做起工作来难免方法简单一些。对这一点,黄克诚心里清楚。所以,黄克诚不慌不忙,劝慰了洪超几句,让他消了火气。其实,也不怪洪超发火。自从中央和中革军委下达突围转移的指示后,各部队奉命整理行装,连坛坛罐罐也要带上,简直像是搬家大行动。然而,命令又不能不执行。听说,中央和军委纵队连需要十几个人抬的机器以及X光机、印钞机器等笨重东西都带上了。为搬扛东西,就动用了五千民伕随军行动!  
  这哪里是突围转移,分明是搬家!黄克诚心想。秋风萧瑟,大阴沉沉的。  
  恐怕又要下大雨了。黄克诚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1934 年10 月上旬,中央红军被迫离开苏区,踏上了突围转移的征途。  
  八万多红军像一条灰色的长龙,甬道式地行进在崎岖的山路上。  
  红三军团担任右翼,其后是八军团;红一军团为左翼,其后是九军团;五军团殿后,中央和军委纵队位列其中。红四师作为右翼先锋,行进在最前边。  
  黄克诚跟随十一团行军,边走边与十一团政委王平悄声谈论。  
  王平因患病,不得不坐担架行军。  
  按照博古、李德的计划,红军突围转移的目的地是湘西,在那里与红二、六军团会合,重建根据地。  
  但是,广大干部战士一直被蒙在鼓里。  
  行军途中,不断有战士问旁边的干部:“这里是什么地方?走到哪里是个头?”  
  “我们这两条腿是属于革命的,上级往哪里走,我们就往哪里走!”干部也不知道,只好这样回答。  
  听到这样一些议论,黄克诚心里很不是滋味。红军究竟到哪里去?这个广大干部战士迫切急于知道的问题,却以“保守秘密”为由没有传达到全军。  
  黄克诚一边走,一边悄悄告诉王平,“估计这次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打算第一步先到湖南,你要作好思想准备,做好战士们的工作。”  
  离中央苏区越来越远了,黄克诚和大家一样心情是复杂而又沉重的。  
  毕竟,这是广大红军指战员与苏区群众用血肉建立起来的革命根据地。  
  在这里,曾经成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工人农民自己的政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红军曾经依靠苏区群众战胜强大的敌人,取得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如今,在“左”倾机会主义者的错误领导和指挥下,要把好端端的中央苏区送给敌人了。  
  这时,贺昌的身影划过黄克诚的脑际,使他心情愈发沉重。  
  遵照上级决定,贺昌留守中央苏区,开展对敌斗争。当然,不只贺昌一个人,相当一批党和军队的高级领导人,如何叔衡、瞿秋白、陈毅、毛泽民、项英、刘伯坚等,都被留了下来。  
  中央苏区已经处在敌人数十万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留下来坚持斗争,黄克诚清楚地知道那将意味着什么。  
  这条灰色的长龙,携带着中央苏区的所有“家当”,蜗牛式地前进着。  
  行军是隐蔽进行的,一般都是在黄昏或半夜出发,但是整个大部队的行动十分缓慢,一天才走几十里路。  
  黄克诚明白,兵贵神速,如此行军,心下不免焦虑,但又无计可施,这样一支庞大而臃肿的队伍无论如何是快不起来的。  
  虽然李德、博古等对红军内部绝对保密,但红军的突围意图,蒋介石还是嗅到了。他坐镇南昌,调集兵力,分作四路追击红军。  
  赣粤交界。敌人第一道封锁线。  
  公路两旁、重要路口、山头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碉堡。碉堡多用砖石砌成,而且根据地形分一、二、三层不等,堡垒之间可以互相策应,碉堡四周则设有步枪、机枪眼,堡内还储有粮食。遭遇进攻,可关门固守,向外射击保存力量。  
  这是第五次反“围剿”时敌人碉堡政策的产物,号称“钢铁封锁线”。  
  不过,经过红军做统战工作,广东军阀陈济棠与中央红军达成了“互相借道”的协议。  
  陈济棠让出了一条四十华里的间隙,让红军借道进军湖南。  
  陈济棠还下令:“敌不向我袭击,不准出击,敌不向我射击,不准开枪。”  
  因而,中央红军较为顺利、轻松地通过了第一道封锁线。  
  但是,陈济棠没有来得及通知他的所有部队。作为右翼先锋的红四师通过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后,在自石圩遭到陈济棠一支部队的突然侧击,企图切断红四师与后续部队的联系。  
  黄克诚、洪超立刻指挥红四师投入了战斗。洪超亲自指挥红十一团,将敌人击退。随后,洪超率一个排到前面侦察,正好与一群溃退的敌军相遇,敌人在惊慌失措中乱放了一阵枪,洪超骑在马上,被流弹击中,壮烈牺牲。  
  黄克诚闻讯悲痛欲绝。洪超师长身经百战,四次反“围剿”时,曾被敌人打断手臂,成为独臂将军。他才二十五岁,就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不到两年里,黄克诚第三次埋葬与己共事的师长,悲愤之情无法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