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反“围剿”攻赣州征程起波折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9-12 00:00作者:黄克诚研究所来源:原创

    回到师部,黄克诚暗自悔恨,没有保护好这些同志,使这些好党员、好干部遇害。他哪里知道,厄运正向他袭来。没几天,肃反委员会派人来红三师,将黄克诚抓了起来,进行所谓“审查”。   
  至于抓捕缘由,他们早就炮制好了:黄克诚这个人有问题,一贯右倾,有“AB 团”之嫌疑。   
  黄克诚被抓的消息很快被彭德怀知道了。这位正直的红军高级将领禁不住拍案而起,他大声质问肃反委员会:“你们凭什么抓捕我的师政治委员?!”   
  肃反委员会的人原本认定黄克诚是“AB 团”分子,准备杀掉他的,面对彭德怀的质问,他们又拿不出黄克诚是“AB 团”的证据来,于是他们只好向彭德怀解释:“黄克诚在肃反问题上表现右倾,是个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右倾?”彭德怀严肃地说道,“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可以斗争嘛,不应该用捕杀的办法!”   
  肃反委员会理屈词穷,无言以对。于是,他们又将黄克诚释放了。   
  不过,师政治委员一职被撤消了,并且黄克诚被勒令不准再带兵。   
  政委可以不当,兵也可以不带,赋闲休息可不行。黄克诚便向彭德怀请求,要么到连队去当一名普通士兵去打仗,要么随便给分配点工作干。   
  彭德怀还是十分赏识黄克诚的。黄克诚那耿直的性格,彭德怀早就有评价——比彭德怀还像彭德怀。他怎么舍得让一个师政委,戴着副大眼镜片子,去当兵打仗?   
  彭德怀批准了黄克诚的请求,将黄克诚调到了军团司令部,让他当了一名秘书,主要督办前委党务方面的工作。   
  对自己先是被抓,然后又很快被放出来,黄克诚并没有仔细思考内中缘由,毕竟是战争年代,哪里有时间计较个人得失呢。   
  黄克诚毫不知晓是彭德怀在关键时刻救了他。彭德怀一向光明磊落、正直无私,因而也没有向黄克诚谈论此事。   
  这件不能称其为秘密的“秘密”,在两个人之间隐藏了二十余年。   
  直到1959 年庐山会议,这件事以一种证明他们两人有“父子关系”的方式被披露出来,黄克诚才知晓此事。不过,那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对彭德怀救命之恩的感激,而是感到愤怒与受到侮辱。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将他与彭德怀之间纯洁的同志关系、革命友谊玷污了!   
  调到军团司令部不久,黄克诚便被派往寻乌调查肃反打“AB 团”的情况。   
  寻乌,地处闽、粤、赣三省交界,是一个较为富庶的边贸小城。   
  毛泽东那篇著名的《寻乌调查》就是在这里完成的。寻乌可以算是老革命根据地了,土地斗争开展得较早,群众打土豪、分田地,革命热情也很高,因而群众基础好;再加上当地党组织工作扎实,群众对红军十分爱戴。凡有部队路过这里,老百姓不但热情欢迎,还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红军。冬日的寻乌街头,冷冷清清。   
  黄克诚带领一个班的战士来到寻乌县城。队伍走在街道上,很少见到行人。偶尔有人站在房檐下,但是看见黄克诚他们走来,便唯恐避之不及似的关上了房门,就连擦肩而过的行人也对他们十分冷淡。   
  原来,苏区各根据地都搞起了肃反运动,不少优秀的地方干部被肃掉了。寻乌也不例外,这里打“AB 团”闹得人心惶惶,很多人无辜受难,老百姓对此心中有气,十分不满,所以就对红军采取了这种消极冷淡的态度。黄克诚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心情十分沉重。   
  回到军团部,他将在寻乌的所见所闻向军团前委一一作了汇报,说到动情处,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对前委领导们说:“我们不能再搞自相残杀的蠢事情了!否则,我们将变成孤家寡人。”   
  黄克诚的这句话后来被应验了。他在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发人深思的描述:主力红军长征之后,留在中央苏区的红军部队无法坚持,这除了敌人的“围剿”封锁之外,还与打“AB 团”扩大化而脱离了苏区的人民群众有很大的关系。   
  以后陈毅同志曾对我讲起过,他说胡灿原来在兴国一带的人民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肃反中胡灿被杀,当地群众无不病哭失声,他们对这种做法非常不满意。后来陈毅到了兴国,当地群众时他很冷淡,胡灿的母亲还当面质问陈毅:“我儿子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把他杀掉!”问得陈毅无法回答。   
  1931 年下半年开始,中共中央开始发出了反对肃反中的“简单化” 和“扩大化”的指示。   
  1931 年12 月,周恩来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就任苏区中央局书记。在他亲自主持下,苏区中央局作出了《关于苏区肃反工作决议案》,使肃反扩大化的趋势一度有所抑制。就在这时,黄克诚再次被起用,被派往红三军团第一师担任政治委员。   
  黄克诚怀着平静的心情,走马上任了。   
  其实,在战争年代里,职务的大起大落是常有的事。不过,经过这一段波折,黄克诚更加坚信一点:不盲从,不苟同,无论身居高位还是身陷逆境,都应当一心为公,无私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