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事变”与阳城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4-27 09:19作者:原修土来源:晋城党史网

我县太岳烈士陵园有一座“十二月事变烈士纪念碑”,碑的背面记述了在八十年前发生在我省的举世震惊的山西“十二月事变”的基本情况,陵园内安葬着“十二月事变”中牺牲的其他几十位烈士的遗骨。


“十二月事变”是指1939年12月,山西省的土皇帝阎锡山为打击共产党掌握的新军、牺盟会和抗日政权,在山西各地策划蒋闫驻军和地方反动势力而进行的叛乱活动。是阎锡山配合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顽固派在抗日战争期间发动的第一次反共高潮的一部分。阳城作为晋豫区领导机关所在地,双方的斗争更为尖锐激烈,革命势力受到的摧残也最为严重。


1939年,阎锡山决心与共产党分道扬镳的态度日渐清晰。这一年,他与驻扎临汾的日酋清水师团长进行了多次私下接触,派出代表与日军多次谈判投降。基本上形成了以反共为条件,取得与日方妥协的方案。11月初,阎锡山派其第18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三行署主任孙楚率400余顽军进驻董封岩山村。月底,孙楚在岩山秘密召开了第三、第五两专署县级以上党政干部联席会议,决定各县以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为主要负责人,协同当地蒋阎驻军和地方势力,统一于12月1日开始,对共产党、牺盟会采取行动,以一举摧垮牺盟会和抗日政权。会后,国民党阳城县党部书记长孟光恒随即召集县党部全体人员、三青团骨干、中央军代表、敌工团、精建会头目共100多人举行秘密会议,决定采取一级对一级的办法,即县打县,区打区,村打村,在规定时间同时动手,一举摧毁牺盟会和各级抗日政权。同时,孙楚指定了各区村围攻牺盟会和抗日干部的具体负责人,拟定国民党83师政训主任李英樵武装解决县政府,三青团及反共打手包围县牺盟会和抗日团体。第三行署直接袭击新生报社。11月中下旬,孙楚在阳城全县实行戒严,并组建了指挥部秘密进驻坪头。国民党83师与孙楚合谋,撇开县政府成立了“城防司令部”,县城周围20里左右,布满荷枪实弹的士兵,一直逼近到县城三华里的地方。各城门均有83师的岗哨在把守,附近交通要道也设立了关卡,严格盘查过往行人。83师还奉孙楚之命在县城南河滩进行实弹演习,接连向空中开枪开炮,以此威胁恐吓中共晋豫地委,晋豫边游击支队和中共阳城县委、县政府。


12月4日夜,孙楚指使上官凌云带领三青团骨干分子,配合国民党33军团某部,闯入设在城南花园的《新生报》(原《奋斗报》)社内,抢走了所有机器设备,并秘密绑架了总编辑王良。12月8日,国民党33军团地工队、10师、83师、85师与孙楚指挥的三青团等地方顽固势力,向各区村牺盟会和抗日政权发起全面武装袭击,大肆抓捕、殴打、杀害共产党员和抗日干部。这一天,全县所有区村抗日政权和牺盟会组织几乎全部遭到蒋阎顽固势力的袭击和迫害。


12月9日晨,83师补充团三营副官刘某,带领全副武装的士兵闯入县政府,把公安局长赵养峰捆起来审问。将张健民捆绑起来,悬吊在县城当街的石牌坊上,严刑拷打两个多小时,然后关押于西街城隍庙一个灰渣房内。同时将数十名公安警士扣下,武器收缴。12月13日下午,晋豫地委书记聂真派交通员秘密进城,通知县委书记胡晓琴立即到郭峪村开会。胡晓琴、张懋廷随即与两名工人游击队员化装成八路军(此时顽军还不敢对八路军太过为难)赶赴郭峪。经连夜研究,决定凡公开活动的共产党员和抗日干部马上撤离县城,未公开的党员干部转入地下,坚持隐蔽斗争。12月14日,县城街头贴满“肃清奸匪、巩固地方”等反动标语。在一片反共鼓噪声中,被孙楚封为阳城县长的83师政训处主任李英樵率领两个连武装占领县政府,强行夺取了县政权。这天上午,正待返城传达地委指示的胡晓琴,刚走到郭峪村边,得到从县城赶回的地委交通员关于县城已政变的报告。胡晓琴立即派人回城,秘密通知魏永生,崔松林、胡正六等人,设法将抗日机关的所有人员转移到郭峪村。魏永生等接到指示后,立即通过各种渠道进行了紧急传达,并通知县城所有抗日干部火速向郭峪靠拢,同时派人分头到各区通知。但县城已被封锁,武装暴徒四处搜捕牺盟会骨干和抗日干部。于是,魏永生同白玺玉、地委交通科长李瑞征等化装成八路军混出县城,绕道转移到郭峪。在三区布置工作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岫云接到通知,在谨慎布置干部隐蔽转移后,自行寻路撤往郭峪。在五区町店等地执行任务的县委宣传部长赵明,接应各路干部转移的崔松林带着7名未转移人员直奔尹家沟,向这里的党支部传达了县委指示后,于15日到达郭峪。至此,县委、县政府、县牺盟会和各群众抗日团体的工作人员,大多已转移到郭峪,脱离了顽军的魔爪。五专署接到阳城县长陈发贵的请兵要求后,不日派决死三中队七团(又称七总队)由长治开来,驻润城、中庄一带(不久转驻郭峪)。由于决七团成分复杂,为防意外,地委机关和唐支队司令部转往章训村,县委和政府机关与决七团同驻郭峪。七团共有两个大队,一大队由闫系旧军官控制,团长张济副团长靳福忠均系阎锡山的旧军官,中途发生了叛变,扣押了所有政工人员和多名地方干部,枪杀了抗日政府一位通讯员、郭鸿璜的警卫员和县长陈发贵的卫士,然后带叛军投向国民党83师。


整个“阳城事变”,有1000多名共产党员、抗日干部和进步人士被抓捕、绑架、毒打,其中有130多人被关押,10多人被杀害,10余人失踪。临涧村农救会主席、共产党员卫金瑞被国民党刽子手活活打死,并抛尸临涧街头;东凡村牺盟会秘书、共产党员宋双成被李英樵扣押,在狱中被活活冻死;台头村抗日干部吉金和被顽固派烙去小便疼痛而死;唐支队工作人员刘恒山被中央军特务跟踪暗杀;下白桑村抗日村长、共产党员吉新年遭扣押毒打后,复遭抄家之祸,其6间房子被顽固派放火烧光。可以说,在血雨腥风中,面对反动派的穷凶极恶、丧心病狂,面对家破人亡,死亡威胁,广大党员干部和正直之士均保持了崇高的革命气节,做到了宁死不屈。其中,最为悲壮,使人闻之潸然泪下的,当属岩山监狱中共产党人的坚强斗争。


1940年春,阳城县牺盟特派员江涛、浮山县抗日县长武之敏、长子县公道团长王永盛,以及阳城县抗日干部刘忠权、白孟轩、刘小焕等共产党员、牺盟干部,连同郭峪兵变时被张济扣押的70余名“重要人犯”,先后被孙楚关押于岩山村“崇盛号”、“下衙门”、“仁和泰”三个院内。这些革命志士在院内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但他们以铮铮铁骨,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在牢中组织了临时支部,联络全体难友,顽强地进行抗争,没有一个人叛变,没有一个人投敌。女共产党员、牺盟特派员江涛身患疥疮,仍以顽强毅力教大家唱歌,给大家讲故事。孙楚以为她是女性,好制服,就对她软硬兼施。先派自己的秘书劝降,岂料不仅未使江涛折服,反而被江涛所感化。又派一名副官接近江涛,企图以结婚、保命为优惠条件,诱使江涛变节,被江涛一口回绝。被捕的决七团连指导员王悦身染伤寒发高烧,顽军不给他水喝,也不给治疗,并对他轮番审讯,致使其含恨而死。另一名被捕的连级军官传递密信时被发现,被打得遍体鳞伤。阳城二区妇救会干部刘小焕先后在李英樵的看守所和岩山监狱被顽军打掉牙齿,揪掉头发,烙烂乳房,但始终不向顽固派低头。4月下旬,日军占领阳城,对共产党凶狠无比的李英樵县政府一枪未放,弃城逃跑。驻岩山的阎顽第三行署在日军炮轰下向深山撤退。途中,孙楚将押解的20多名抗日军政干部在析城山分批杀害。4月底,孙楚在撤退途经牛新洼时,将白孟轩等人枪杀。5月1日和2日,孙楚在撤至阳城青龙(今杨柏)时,将江涛、刘小焕等24名重要人犯押至秋川河的西山坡杀害。顽军撤走后,群众自发将烈士遗体收敛掩埋。其余在押人员由孙楚属下武装宪兵经渑池、西安等地,辗转押解到阎锡山的驻地秋林。朱尚荣、靳子中等13位志士被折磨致死。十二月事变的血雨腥风使阳城地方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但党的地下组织和革命力量坚持转入地下,进行着艰苦的斗争,迎来了阳城根据地的重建。


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他们的精神将与日月同辉。今天,“12月事变”过去了80年。我们重温历史,我们一定要从中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加强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努力促进整个国家的大进步、大发展。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