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的“关公显圣杀人案”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8-14 11:40作者:吴文庆来源:晋城党史网

1951年9月,我从长治专署行政干部管理学校进修结业后,于当年10月被分配到晋城县公安局。公安局下设三个股,即秘书股,治安股、政治保卫股。当时,有文化的人很少,局领导认为我是从干部学校出来的,算个有文化的人,就将我安排到秘书股。秘书股有一个股长,一个副股长,我去了后担任干事,主要任务是负责管理上级下发的各类文件、简报、情况通报、以及报刊杂志等。凡属上级文件和简报、通报等,都要进行分类、登记。需要传阅的,我整理好后,由股长签署意见,我再分头送达正副局长和各股领导传阅,阅后再收回归档。由于这个岗位的特殊性,我可以接触大量的重要文件,甚至一些机密文件,我也能在第一时间看到。公安部门的文件、简报、通报,大多与案件有关,有的案件离奇曲折,惊心动魄,让人久久难忘。其中,有一个“关公显圣杀人案”,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关公显圣杀人案”,发生在山东省广饶县某村(村名记不清了),发生时间为1950年。该村有一对夫妇,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时年二十出头。三口之家住了一个独家小院,老两口住堂房,儿子住南房。这一年,有人给老两口的儿子提亲,女方离村15里地,家中也只有这样一个女孩,长得也挺秀气,但沉默寡言,说话不多。在媒人说合下,两人见了一面,男孩当场就喜欢上这个女孩,女孩心里不很同意,但没有说出来。男方认为女方同意了,于是就开始操办婚事。1950年正月,两人到县里领了结婚证,正式结为夫妻。婚后,女子表现还算贤良,但有个特点,就是不提回娘家。男人多次催促,她也无动于衷。一直到第二年的正月十五,男方父母出面相劝,女子才同意了。于是,男子赶着小毛驴,驮着媳妇一道去了岳父岳母家。男方以为媳妇一年没回娘家,这次回来肯定要多住几天。岂料,到了傍黑的时候,女方说什么也不再住了,坚决要回婆家。他的父母也搞不懂女儿是怎么回事,劝了半天也无济于事,只好由她去了。男方看到媳妇态度非常坚决,也不敢说什么,只好顺着她的意思,把她扶上小毛驴,连夜往回走。


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座关爷庙。走到庙前,女的提出要解手。男子将女子从毛驴上搀扶下来,让她就地解一下,反正夜幕笼罩,远近无人,两口之间,无须避讳。女的不听,非要进庙里。男子拗不过媳妇,只好任由她去。女的推开庙门,进到院内解手,男子在外等候。不料片刻功夫,该女惊慌失措从庙里走出来,结结巴巴的说,遇见鬼了。男的问她怎么回事?女的说,刚进到庙里,就见当院站着一个大汉,个子很高,红脸堂,长胡子,穿着唱戏的衣裳,手里执着关老爷的春秋大刀,好吓人。男的是个农村小伙,也很迷信,附会着说,那是关老爷显灵了,咱赶快回去吧。二人急急忙忙赶回家中,男子向父母叙述了媳妇在路上的遭遇,脸上显得很害怕。父母亲也没见过多少世面,认为他们是看花了眼,安慰了儿子和媳妇几句,又给他们张罗了饭菜,吃罢后送小两口回自家屋中安歇。


安顿了儿子媳妇后,老两口也躺下休息。可是,他们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又披衣而起,坐在炕上分析媳妇在路上遇到的蹊跷事情,总感到不是个好兆头。老两口不放心儿子,侧着耳朵倾听南房的动静,也听不见任何声响。一直折腾得疲倦不堪,才合了一会儿眼。第二天一大早,老两口就起了床。按往常惯例,媳妇每天五六点就要起来收拾家务,但这天早上却静悄悄的,太阳都出来了,还没有任何反应。男子母亲按捺不住,走到南房敲了几下,无人应声。过了一会儿,男子的父亲又去敲门,仍然阒无声息。男子之父顿感大事不好,于是退后几步,再猛力向前,把肩膀向门板一撞,只听“咔嚓”一声,门栓被撞断了。男子父亲一步跨进屋里,只见儿子在炕上躺着,但脑袋却没有了,鲜血流得满炕都是。媳妇双手背在身后,被绳子紧紧地捆着,嘴里还塞了块毛巾。由于捆得过紧,血液不流动,双臂已成了紫黑色,看样子人已经昏迷了很长时间,怎么也叫不醒。老两口吓得腿都软了,脑子也成了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赶忙去找村长报告。村长一听村里出了命案,不敢马虎,立即派人到县公安局报案。广饶县公安局接报后,马上派人赶赴现场勘验侦破。公安人员经反复勘查后,心里很是困惑。因为,从现场的情况看,男子的脑袋是被人用刀砍下来的。而能下如此狠心的,一定是个男子。但是,检查门窗,都是好好的,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痕迹。显然除屋里的小两口外,没有外人进入屋内。要说男子被杀是因为小两口半夜吵架,女的一气之下,拿刀砍死男人,也有可能。但这个假设如果成立的话,问题就又来了。就是说,女的杀人以后,是怎么样把自己双手反绑起来,而且能够捆得那样紧呢?困惑不解之下,公安人员对该女进行了讯问,让她描述一下当晚发生事情的经过。该女子也算个人才,男人被杀,公安人员严肃问话,她居然还神色不变,表情镇静,回答问话条理分明。她一张嘴就语惊四座,说自己的男人是被关老爷杀死的。她叙述道:昨天晚上,从娘家回来以后,男人躺下就睡着了,自己和娘家闹别扭,心情不好,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折腾到后半夜,正有些迷糊了,忽然听到院里发出“通”的一声巨响。自己一机灵又醒了。这时正好有月亮,我爬在窗户上一看,一个大高个,红脸膛,长胡子,穿着戏服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大刀,朝我的屋里走来。我心想,这不是关老爷吗?他到这儿做什么来了?正想着,就见关爷走到门前,不动门,不动窗,不声不响就进了屋。关爷进来后,先把我捆起来,嘴上塞上毛巾,然后,就见他把大刀朝我男人头上一指,我男人的脑袋就被齐齐切下来了。我当时就被吓懵了,关老爷是怎么走的我都不知道。公安人员都是无神论者,该女子说的这些,在他们看来纯粹是无稽之谈,他们自然不会相信,但他们一时又找不到被杀男子的真正死因,更没有抓到真正的凶手。案子一时陷入僵局,半个多月内毫无进展。


这个案件传开后,在广饶县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大街小巷议论纷纷,人心浮动,封建迷信思想趁机抬头。许多群众听说关老爷半夜显圣杀人,心里都害了怕,四乡八镇的人们,甚至包括邻县的群众,都纷纷到广饶县关帝庙烧香磕头,祈求免灾,春耕生产都受到影响。


群众中的波动情绪与流言蜚语很快被反映到县委和政府领导层。县委紧急召见公安局长,要求限期破案。公安局长(名字忘记了)接到县委指示后,压力很大,迅速召开会议,重新进行了部署和督促。


转眼到了二三月份,案子仍然没有进展。一天,公安局长一个人在办公室思考,门忽然开了,原来是通讯员送饭来了。只见通讯员一手端着盛馒头的盘子,一手端着盛稀饭的盘子,轻轻走了进来。进门后,又轻轻的把门关好,然后走到饭桌前,把手中的盘和碗放在桌子上。做完这些,他礼貌招呼局长用餐。公安局长扭过身来,看到桌子上放了这么多东西,但只是通讯员一人进来,没有看见其他人,心里猛然一动,问道:你进门时两手都端着东西,进来后是怎么把门关上的?通讯员说,我用嘴关上的。公安局长说,你再关一遍我看看,通讯员一手拿起一样东西,表示两手被占着,然后走到门前,把腰弯下,再用嘴衔住门栓,往前轻轻一努,门关上了。公安局长又问,我把你的双手和双腿捆上,你能不能走?能不能把门关上?通讯员说,可以试试。于是,公安局长找了根绳子,把通讯员的双手拉到背后捆上,再把通讯员的两条腿捆上,然后让他试验走路和关门。只见被捆的通讯员双脚一跳一跳的向前移动,片刻功夫就跳到门前,弯下腰用嘴关上了门,然后又跳着回到原地。公安局长看到这里,猛然一拍桌子说道:有了,我知道凶手是谁了。公安局长连饭也顾不上吃,立即让通讯员通知有关人员到他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人员到齐后,公安局长简要说了一下通讯员送饭时用嘴关门对自己的启发,及进行模拟试验的情况,然后果断命令道,这个案子可以说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了,作案者不是别人,就是被害男子的妻子。事不宜迟,立即逮捕该女子。命令一下,办案人员迅速出动,很快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该女到案后,办案人员不容其喘息,立即进行审问。在强大的攻势下,该女子乖乖承认,案子是她做的,人不是她杀的,但与她有着极大的关系。问她具体是怎么回事?该女子供述道:自己结婚前,在村里就有一个很要好的男朋友,两人情投意合,海誓山盟,发誓非我不嫁,非你不娶。不过,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很隐秘,外人根本不知道,父母也被蒙在鼓里。父母给我找下现在的男人后,我内心既不同意,又难以拒绝。我也不敢把自己有了意中人的情况告诉家中,生怕遭到父母的责骂。在家庭的压力下,我勉强嫁了人,成了家。尽管公公婆婆和男人对我很好,但我压根也看不上他们,更不愿领他们半点情,甚至非常仇恨他们。如果他们不到我家提亲,我和男友就不会被拆散。正是因为这样,我从结婚之日起,就谋划着走出这个家。办案人员问道:现在婚姻自由,你有自己的意中人,可以到人民法院提出离婚,再和你爱的人结婚,为什么非要杀人?该女子道:新婚姻法我懂得,我也想走离婚这条路,但我感到实现不了,公公婆婆和他的儿子对我很满意,他们不会同意我离婚的。办案人员问道:这样来看,你们就非杀人不可了?该女子很干脆的答道,是的,当时脑子里就是这么想的。办案人员问道:你男人是你亲手杀死的吗?该女答道:不是,是我和男朋友具体策划,而后由他动手杀死的。自从有人给我提亲后,我父母就逼着我和这家成亲。在家庭压力下,我只好勉强答应。我和男朋友暗中约定,给我一年时间,我找个茬和他们家闹矛盾,然后以此为由提出离婚,我们两个结婚。如果婆家和男人坚决不同意,就杀了男人。办案人员说:你们既然想在一起,又想通过杀人来达到这一目的,而杀人是要偿命的。你们费尽心机,最后不是还实现不了吗?该女答道:我们早已计划好了,假借神的名义除掉妨碍我们的绊脚石。这样,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会怀疑,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办案人员问道:假借关公显圣的名义来杀人,就是你们精心定下的计策?该女回答道,是这样。办案人员板起面孔道:把你们的犯罪过程如实交代清楚。该女说:今年正月十五,我就成亲一年了,也就是说,我和我隐秘的男朋友约定的离婚期限到了。但我还无法向我男人提出离婚。在婆家催促下我回来娘家后,当天就和我男友秘密地见了面。我俩下定决心,就在当天晚上,假冒关老爷显圣来杀死我男人,既除掉了横在我们面前的绊脚石,也使别人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我之所以连夜要往回赶,就是为了实行我们的计划。我男友和我见面后,就来到关帝庙里潜伏,并且按关公的模样装扮起来。我和男人走到关帝庙时,我假装要解手,并且非要到庙里去,也是要在庙里和男友接头,商定晚上的行动细节,而且造成关公显圣的假象,让我男人回去后,借他父母的嘴往外传扬。当天晚上,我男人早早就打着呼噜进入梦乡,我却瞪大眼睛等着男友前来杀死这个我不爱的男人。后半夜,我男友在脸上涂抹了红油彩,身上穿着偷来的关爷戏服,手中持着从庙里关公手中取下的的春秋大刀,悄悄来到我住的院子。如果万一被人发现,也只会被人当成关公显圣,而不会怀疑到其它。这天是正月十五,有月光。我在窗户上看到他,赶紧下地开了门。男友悄无声息进到屋里,放下大刀,摸出一把早已磨得锋利的杀猪刀,猛力照我男人的脖子砍去,将他的头颅齐齐切了下来。我男人一声未啃,就作了刀下之鬼。之后,他掏出事先准备的绳子,将我双手反绑起来,又把我的双腿紧紧捆住,最后往我的嘴里塞了一条毛巾。做完这些,他说了一句“委屈你了”,拿起春秋大刀,把门对齐关好,翻过院墙悄然而去。为了把关公显圣杀人的事做得逼真,我男友离开后,我一翻身滚到地上,再挣扎着站起来,双脚跳着来到门前,用嘴把门栓一点一点推移插好,然后跳回炕边,屁股一努上了炕,坐回原位。这样,等案情被发现时,门是上着栓的,我的手脚是被捆着的,谁也不会怀疑到我。


至此,这一桩离奇的关公显圣杀人案终于真相大白。经当地法院审理,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判处假冒关公杀人的男子死刑,立即执行;判处与男子共谋杀人的女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广饶县专门召开了公判大会,会场上人山人海,四乡八镇的人们纷纷赶来,争相目睹这一对杀人男女是怎样一副残忍嘴脸。有人当场气愤地说,没想到这女人长得貌美如花,却毒如蛇蝎。许多人不断摇头叹息,表示对此事难以理解。


这个案件虽然过去了近70年。但仍使人感慨不已,其间的细微末节甚至使人思之极恐。人们常常说,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国家是由个体组成的,没有家就没有国。普通民众作为国家不可或缺的基础部分,有着其最基本的人生诉求,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希望自己拥有甜蜜的爱情,美满的婚姻,幸福的家庭。这个要求是与生俱来,并不过分。问题在于,一些人在追求自己的美好人生时,偏离了正常轨道,有的要求过高,有的采取了极不正常手段,有的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其结果是既毁了自己,也给别人带来痛苦,甚至影响到社会稳定。从这个角度来说,群众生活无小事。因此,作为公检法部门,就必须重视以法律的手段,打击犯罪,保护人民,支持人们正当的工作和生活诉求,用法律来调节爱情、婚姻、家庭等方面发生的矛盾和问题,才能使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社会秩序得到安定,进而实现整个国家的长治久安。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