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的赵福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6-24 15:29作者:郑跃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1955年1月,赵福泰同志被时任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陈赓大将任命为云南省文山县首任县长。图为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陈庚签发的“云南省人民政府任命通知书”


赵福泰,既有难忘的苦难童年,又有故事般的军旅生涯,既有为“官”的忘我工作,又有直面冤屈的坦然自若。在误会和不公正面前,他选择了带领乡亲建设家乡,在拨乱反正带来的幸运面前,他选择了弃城返乡扎根农村。他的正直无私深得老百姓爱戴,他的不忘初心对党忠诚,体现了一位老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和高尚情怀。


走上革命路

赵福泰的老家在阳城县东冶镇(原三窑公社、三窑乡)江河村,1921年的初春,他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为了糊口度日,打小就给富户人家扛长工打短工,放牛羊做农活。为了防狼和砍柴,他经常把一把砍刀带在身上。不分寒暑的扛长工打短工辛勤劳动,造就了他不怕艰难困苦、勤劳踏实的特有品质;与各种险恶的斗争和拼搏,酿就了他无所畏惧的坚强意志;暗无天日、寄人篱下、受尽刁难的苦难生活,更萌发了他痛恨不平、不甘受欺的人生理想。

1942年2月的一天下午,驻扎在独泉村一带的一对国民党军散兵,两人各挎一支步枪顺江河河谷而下,走到梦掌河时,见到赵福泰放的羊,不问青红皂白放下枪就去抢,一大群羊被撵得满山满河乱窜。对于国民党兵抢劫民财的事,赵福泰只是耳闻,这次真遇上了倒真有点不知所措。赵福泰当年虽已二十来岁,力大过人,但还是生怕东家丢了羊而自己丢了“饭碗,也痛恨国民党兵不由分说的肆意抢劫。无奈之下,赵福太手执砍刀冲向一个匪兵,这个匪兵不仅不放开手中的羊,而且还对赵福泰撒野危胁,情急之中,恰巧匪兵被石头绊倒,赵福泰照脑后一刀下去,匪兵立时血流如注,正在拉羊的另一个匪兵见势不妙,赶快跑去拿枪,说时迟那时快,当匪兵低头拿枪的一瞬间,赵福泰的砍刀就落到了匪兵的头上……。面对两具尸体,冷静下来的赵福泰自知闯了大祸,他匆忙把羊赶回村里圈起来,赶快跑回家向父母诉说此事,然后就立刻躲身去了。

第二天,驻扎在独泉的国民党军得知情况后,立即出动兵力去抓赵福太,找不到他,就抓走了他的父亲。彻夜藏在村西南螺旋凹高崖上山洞里的赵福泰,清楚地看到匪兵们把他父亲五花大绑,从对面的山路上押走,他想,匪兵们虽然抓走了他父亲,但肯定仍然不会放过他自己,于是从此再未敢回家。为了替父亲报仇,替穷人出气,1942年5月,赵福泰找投奔到了八路军三八六旅,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开始跟着共产党打天下。


军旅建功业

在陈赓大将的带领和指挥下,赵福泰英勇善战,参加了多场战役,并多次立功受奖。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他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及多场重大战斗,挺进大别山,渡黄河跨长江,解放大西南,一枪一弹打到了云南麻栗坡。

赵福泰的家乡江河村自古拳师云集,他的拼杀功夫也十分过硬,一手抓两个人不在话下,一拳击中要害可使敌当下毙命,这些都为他在军中屡建战功奠定了扎实基础。在挺进大别山的一次战斗中,为了迅速攻下敌人占领的山头,减少我军损失,他主动请缨带领一个班,在大部队掩护下绕道敌人的机枪扫射不到的一个悬崖峭壁底下,凭自己从小放牛羊练就的爬山技巧,互相攀搭,出其不意地从敌人背后冲了上去,致使敌人伤亡过半,取得了战斗的最后胜利。

在横渡黄河的战斗中,当我军驻扎在河边待命时,部队突然接到命令,立即派工兵四处搜集船只及渡河所需物资,但还是远不能满足渡河需要。当天晚上赵福泰带领侦察兵侦察时发现河面开始结冰,他便喜出望外立即报告,首长亲临现场查看,派熟悉水性的战士先去试探,然后立即下令全线部队准备连夜渡河。就这样,我军官兵不顾冰滑,冒着生命危险,迎着敌人的炮火,攻破了敌人的黄河防线,取得了渡河战役的全面胜利。说来也真是巧,第二天当大部队基本过完时河面也开始解冻,战士们兴奋地说,毛主席用兵真如神,还是老天爷有眼,知道咱们是为穷人打天下的,真是天助我焉。

赵福泰,1944年10月在一次战斗中负伤,1946年3月在某部十三旅三十九团任排长,1947年2月赴六分区学习,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3月调任十三旅三十九团四连政治指导员、支部书记,1949年4月任四兵团辎重一团三营营长,1950年任四兵团组织干事、团长,1951年5月赴昆明民族学院学习,1952年5月任云南省麻栗坡市市长、三区委书记、农协工作队指导员。1953年3月赴中央党校西南分校学习,1955年1月被时任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陈赓大将任命为云南省文山县首任县长,1957年改任文山州企业公司经理兼榨油发电厂厂长。


逆境显真情

就在赵福泰任文山州企业公司经理兼榨油发电厂厂长之时, 厄运也悄悄地朝他降临。 1957年4月的一天, 发电厂的锅炉突然发生故障, 致使文山大面积停电,经有关领导查看后要求停机封闭厂房,待另请技师检修,但赵福泰认为自己的工人师傅有能力排除故障,便让工人撕开封条,很快修好了锅炉,恢复了供电,这样就使要求停机封闭厂房的领导认为,赵福泰这是有意与上级对抗,在当时“反右”斗争的特殊时期,加之他说了一些坚持己见的话,最后竟然被给扣上了“蜕化变质分子”的帽子,于1957年12月宣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送邱北农场劳动教养,子女家属被赶出专署无处栖身,妻子万般无奈带着年幼的儿女回到阳城老家,在亲戚家寄居度日。

1961年,赵福泰被解除劳动教养,安排继续工作,但维持原处理结论,赵福泰坚持认为,1957年12月已经宣布他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可文山专署工交局党支部提交处理意见的报告时间是1958年1月10日,文山地监委报经地委批准的时间是1958年2月7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官僚主义在作祟,浮夸风不消除,就难以很好地为党工作,于是决定放弃工作,举家返乡务农,全家人回到了老家土改时分给他的三间破旧房子里。

回到老家后,面对多年失修的房子和家徒四壁的困境,赵福泰却看到家乡的什么都很亲切,他对亲人们说:咱家本来就是农民,现在又还原了农民,这是最好的归宿。前些年在外跟着共产党打天下,那是我应尽的义务,是向党报恩,党和政府已经给了我很多很好的待遇。我们永远不能忘本,不能忘记党组织的教诲和培养,你们也要好好听党的话、跟党走。他还说, 咱这里山水美丽,沃土清香,人情厚道,天高地广,我们要好好参加集体生产劳动。

就这样,他无怨无诲,在农村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大山可作证

返乡务农后,刚开始赵福泰还是“重操旧业”,为集体放羊,把羊养得个个膘肥体壮,一有空他还要为集体开荒,当年他用头刨开的荒地现在一片郁郁葱葱。在生产队劳动,他义务整修上地道路,促进使用小平车提高劳动效率。

1964年修建阳(城)三(窑)公路,他被任命为民工连长,带领三窑公社全体民工开山放炮,取石打坝,别人抬不动的石头他能扛动,别人垒不成的大坝他亲自上手。身为连长,不分昼夜和民工弟兄们滚打在一起,他的能实干、苦干,又懂得怎样干,使大家心服口服。一次,因为没有按某领导的要求去做,这个领导就要撤他的职,民工们得知后,便背着榔头,扛着铁锹围在连部门口,大声喊道:谁敢撤换我们的连长,我们就罢工,就跟谁去评理,结果此事不了了之。在他的带领下,阳三公路三窑段建设任务圆满完工。

上世纪70年代农业学大寨中,三窑公社抽调民工组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专业队,在龙岩底河打坝垫滩造地,公社领导自然又安排他出任连长,在他的带领下,崇山峻岭间一块空前绝后的一百多亩大的“人造小平原”如期建成。后来,这块“小平原”成了三窑乡的乡办农场(后退耕还林)。


初心终不忘

无论是在部队当团长,还是在地方当市长、县长,以及回老家当农民,赵福泰都是能官能民,不卑不亢。在家乡劳动的26年,他公而忘私,但有一件事终生不忘:每年清明和十月初一,他都要用自己刹荆条在供销社卖的钱买上一大堆纸在十字路口烧烧,面对飞扬的纸灰,赵福太嘴里喃喃地念叨:“兄弟们,革命胜利了,你们苦,没有看到,老哥我看到了,我年年为你们烧点纸,你们都来领上点,也享受享受社会主义的幸福生活吧”。一向性格刚强的赵福太,只有这时不禁潸然泪下,有时还会嚎啕大哭。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拨乱反正,纠正怨假错案,使赵福太在政治上重获新生。返乡后的赵福泰,一度与健在的战友、同事失去联系,与云南文山的干部群众断了音信,但跟他一起战斗和工作过的人,甚至只听说过他名字的人都很敬重他。1979年2月,他回原单位落实政策时,请他到家做客的人难以计数,时间整整两个多月。人们都说,赵县长,你冤枉呀,但他总是视若如常,从无怨言。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比起牺牲的弟兄们,我已经很幸运了,受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

赵福泰清楚地记得,1979年 3月9日,文山州水利电力局党组《关于赵福泰同志的处理结论的复查报告》:1、撤销中共文山地委1958年1月7日16号文件关于开除赵福太党籍的决定;2、恢复党籍,并连续计算党龄;3、恢复公职,并连续计算工龄;4、恢复原国家机关行政16级待遇,给予安排工作;5、受株连的爱人、孩子随之迁来文山,转为城镇户口,给予安排就业。1979年4月,中共文山州委组织部对该《复查报告》予以批复。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的是,此时的赵福泰只向党组织提了两点要求,一是不要给自己安排工作,他要回老家种地,二是家属子女不要迁来文山,不转为城市户口,不安排就业,不给组织添麻烦。他特别动情地说:“党和政府没有把我当成罪人,我很知足了。比起战场上牺牲的战友,我已经很幸福了。于是,中共文山州委组织部门在一再挽留的情况下,尊重他本人的意愿,于当年6月为他办理了离休手续,并派专人送他回老家阳城。

返回阳城后,时任阳城县县长卫象恭同志亲自听取汇报,责成专人负责做好赵福泰的安置工作,明确指示让他按照规定享受同级别老干部待遇,在县城安排住房和子女就业,谁知赵福泰再次拒绝,他还是那句老话:党和政府没有把我当成罪人我就知足了,我不享受特殊待遇,不给政府增加负担,我出生贫苦农民家庭,还是让我回家种地安度晚年吧。

就这样,相关领导只好含泪把赵福泰送回了生他养他的江河村。土改时分给赵福太的三间西房,是他革命一生的唯一房产。站在后院街门口,看到这破旧的房屋,送他的干部们五味杂陈,简直难以自已。为了表达对赵福泰的崇敬之情,文山前来送他的两名干部主动留下来,陪伴着赵福泰在江河村信步谈心,在西屋的坑头尽情倾吐,敞开心扉,整整三天。临别时,三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六行热泪长流不止……。

1987年10月,赵福泰因病医治无效,走完了他平凡而坎坷的67岁人生旅途,为我们留下了一位老共产党员不忘初心襟怀坦白的崇高形像。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