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父亲郭铁的战斗足迹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8-06 00:00作者:郭晓路  冉广彤来源:原创

   编者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追寻父亲郭铁的战斗足迹》,我深深地被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者那种高尚的人格魅力所打动,一生的追求、一生的执着、一生的奉献,留给我们后来人无限的崇敬与不尽的感动。  (编者:韩玉芳)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多年了,但是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们的脑海里浮现。怀想之际我们将父亲的革命历程在这里书写短文,以表思念之情。
   1937年正在山西晋城获泽中学(现在的晋城一中)读书的父亲-----郭  铁,毅然决然地放弃学业,痛别父母妻儿,背井离乡,投笔从戎。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因晋城发生“土岭”事件,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肆意大量屠杀晋城共产党员和有志进步青年学生。为保存革命力量,有力地打击侵略者,父亲跟随学校共产党员×老师,带领二十多名进步同窗好友和有志青年乡亲,每人手执一根火柱(晋城百姓厨房通火炉用的铁火棍)作打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手中武器,组成了晋城笫一支青年学生抗日武装力量。对全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百姓们欢欣鼓舞,大力支持,都纷纷走向街头,自觉地组成欢送队伍。在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日本鬼子从晋城滚出去!”等口号声中,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可爱的晋城故乡,经阳城到达沁水,参加了那里的牺盟会组织,并担任了牺盟会协助员。一九三八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担任晋城抗日军训班分队长,后又分别担任了太行军区三分区决死队连政治指导员、太行军区侦察队政委、晋冀鲁豫军区八纵队老七团政治处主任、华北一兵团八纵队团副政委以及六十军一七九师团政委。一九四九年任六十军一七九师干部部副部长,政治部主任,一九五三年任总政归来人员管理处主任,一九五四年任总政敌工部天津分部主任。同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毕业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部政治部干部处处长,干部部副部长、部长,一九六零年任后勤部政委(正军级)。



 


   父亲始终如一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事业。在五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曾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太行山五次反扫荡战斗、榆社庄伏击战、安阳战役等。在作战行军途中,为了更有力地歼灭日寇,将自己亲生儿子托付给山里放羊老百姓,一去多年。直到解放后才认领回身边;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山西乡宁战斗、晋中战役、临汾战役、太原战役、秦岭战役、陕西扶眉等著名大战役。全国解放后又参加了川西剿匪斗争,一九五零年带兵跨过鸭绿江,同妻子林锦霞并肩参加抗美援朝。在板门店父亲担任志愿军俘虏管理处主任,负责与美军交换俘虏工作,营救了我三万多名被俘志愿军官兵。他一生从东到西,转战南北,踏遍了祖国大地,华夏大片河山留下了他革命的足迹。为表彰他的革命功绩,党和人民授予他“抗日战斗胜利___功勋奖章”、“二级解放勋章”、“抗美援朝金日成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独立功勋荣誉章”等荣誉。
   他对党对革命有强烈的责任感和事业心,党性观念强、服从组织、顾全大局。在六十年代初期和中期,国家遭受连续三年特大自然灾害和苏联强行逼债的非常困难时期,父亲省吃俭用,与国家同命运共呼吸,多年长期坚持每月交纳一百元党费,等于自己当时三分之一的月工资。又曾一次拿出一万元交纳了党费,相当于他当时两年的全部工资收入。为解除国家困难做了表率、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为给国家节省开支,他总是放弃国家供给应得的高等优厚待遇。每次公出乘火车,本应享受乘坐软卧,但他每次都一定要挤在普通硬座的车箱里。国家按规定给他分配有公务人员,父亲不让他们老是围着自己忙碌。做饭自己下厨,衣服脏了自己去洗,外出步行不乘车。给他们提供充足时间让好好学习,增长知识,钻研技术,鼓励他们掌握一技之长。这些年轻的公务员们,坚持要履行自己为首长服务的职责,父亲就把他们锁在家中,每天给他们布置学习作业,分配学习任务,检查学习效果。在他的关心、培养、教育下,历次在他身边的公务人员中,有的考入国家重点大学,有的掌握一技之长成了国家的有用人才,为党为国家贡献着各自的力量。为减少国家负担,父亲向组织要求,不让再给他配备公务人员。表现了一名共产党员为党分忧的赤诚之心。
父亲心系百姓,联系群众,深入调查研究。在百忙中,经常总要挤出时间,让我们和身边工作人员陪同,到京郊散步。同种园耕田的农民谈心,了解情况,听从群众反映。进入百姓院宅,与乡亲们谈笑风生,问长问短,了解生活状况,同当地老百姓结下了不解之缘,建立了深厚的军民感情。



  


   父亲的家庭是革命的家庭,一家共有十四名共产党员,有九口人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九四七年,正在解放战争最紧要、最激烈的关健时期,他动员自己的三哥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投入了对国民党蒋介石反动派的战斗中,此后又将他三哥的两个儿子、自己的儿女(除二儿子外)和孙女,全都送进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溶炉中进行教育、学习、培养,锻练,为党、为保卫祖国贡献全家的力量。
   他谦虚谨慎,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国家、军队的机密。他在家里从不谈工作的事。他的功勋、业绩、荣誉、表彰、提拔、晋升,从不让我们知道,也不许我们打听,更不准问询。我们很难知道他的功劳、英雄事迹和所获的功勋及荣誉。只到他生后才从生平介绍中知道一点点。他对我们经常讲的话就是:努力为党工作,积极为国家多做贡献。
他坚持原则、认真细致、正直纯朴、作风正派、对工作一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任劳任怨、平易近人、关心同志、严以律己、率先垂范。生活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一滴水、一度电都要精打细算,决不允许浪费。他住的将军楼家中,天不黑不许开灯,一个灯够用,决不开两个灯,用后立即关掉。他要求用过的水,要经两三次轮用,最后浇花、浇地。他的生活简朴,不抽烟、不喝酒。一日三餐从不挑剔,他克己奉公,大公无私,清政廉洁,两袖清风。晋城乡亲或他的部下带些土特产去京探望他时,临走除付给充足的礼品钱外,还要奉送返程路费。



 


    父亲对子女和亲属要求非常严格。他严格规定:家人都不许用他的专车,不准以他的名义用车办私事。他自己也不轻易用车。不论部队开会或市内公务活动,都是步行或骑自行车。一次路程较远,司机要送他,没经他同意开车跟随在他骑的自行车后。当他发现,硬命令让司机返回,自己却骑着自行车去赴会。我们亲属、子女,多年来数十次去京探望他老人家,他从未用自己的专车接送过。他告戒子女和亲属,不准以他名义和影响,给自己找工作、调岗位、换单位,提拔职务或行使任何私利。作为一位正军级主管后勤工作的部队首长,他的大儿子结婚时,竟然没有一间新人房居住,这对别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但这确是事实。他要求儿子自己在外租借一间房,解决新婚住宿困难,决不让自家的私事给组织添麻烦。儿媳过门后,上班的单位距住地有六十多华里,上下班靠骑自行车。春夏秋冬、酷暑寒天、风雨冰霜,每天往返奔波在住地与单位间。为解决这一困难,儿熄自己在距离住地较近的单位找了一名对调。这个单位与父亲部队一墙之隔,驻军代表也正是父亲部队的下属。这是千载难逢好机会,新婚儿熄第一次壮着胆子,向公爹提出:给这个单位的军代表只打个招呼就成。父亲却严肃地回答:我们不能因解决自己的困难,给组织增加麻烦。就这样儿媳奔波了多年,只到因战略需要,往京外疏散人口时才离开北京。

   在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下,党中央号召国家高级干部向京外疏散亲属子女时,他首先积极带头将自己身边的儿子、儿媳疏敢到远隔千里以外的三线地区。当儿子从三线调回晋城老家后,无住宅,修房急需资金时,他要求儿子自力更生,不谋外援,分文没给。他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女,亲属子女都要实行晚婚、婚事简办和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
   一九六四年是他离晋近三十年第一次回晋城老家探亲,当时县领导班子要求全程陪同,热情迎送,盛宴招待,都被他真诚地婉言谢绝。当他离晋返京时,子女亲属都执意要送他到车站,为不影响家人的工作和生产劳动,都被他劝阻和坚决地制止。当时,他有个送给别人抚养的侄儿,养父刚去世,成为孤儿。一个小孩生活不便,有人讲情让父亲给县领导讲,找个工作或带走当兵。他说:好好安心参加生产劳动,不要好高骛远。自力更生,干什么都能做贡献。一九八二年,是他离开晋城五十多年第二次回晋城探亲。当时,市领导执意要安排他住条件较好的豪华宾馆,他说:我是回家的,不是来当贵宾的。武装部是我的家,住那里就很好么!于是,住在了武装部长的办公室里。正在晋城检查工作的时任晋东南地委书记白清才,乘专车亲自接他到古书院矿观看焰火晚会时,他婉言谢绝,自己要步行,不坐车。到达古书院矿后,时任矿长周福明热情地接待了他,并邀请到观礼台贵宾席就座。他面带笑容风趣地说:我这条鱼儿,离不开群众这池水,在观众中间就行,我个子高,看得清。为了不给地方和单位增加麻烦和负担,一直在观众中间站着看到结束。
   他对自己的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经常对人讲,老嫂比母。一次战斗转移,途经晋城。发现双眼失明的二嫂不见,就马上询问,才知道因战乱无法生活,被迫漂流在外乞讨。他立即请求当时县兵役局帮助寻找,结果被民兵从南岭的山沟里送回。他又将自己仅有的半间土房,送给二嫂安居。走后,经常寄钱给二嫂,作生活补助。二嫂去世后,又寄钱给村干部作丧葬费,完成了兄弟以嫂比母养老送终的诺言。在行军打仗缺吃少穿,非常艰苦的情况下,他的本家一侄女送给他几双新布鞋、布袜,解决了途中很大困难,减少了许多痛苦,以至紧跟部队,没有掉队,又打了大胜仗。感动得他记了一辈子,赞扬了一辈子,宣传了一辈子,恩报一辈子,直到病重临终前还念念不忘。
 一九八二年离职休养后,担任通信部政治部顾问。他积极参加党组织活动和政治学习,关心党和国家建设,为了下一代健康成长,他尽心尽力,主动担任部机关青少年活动辅导员,亲自备课、亲自讲课。为保持和发扬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和优良作风,继续奉献自己的余热。
 一九八九年生病住院后,为不影响我们的工作,他不让我们多去探望和服侍他。也不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他的病情。他以超人的毅力,同病魔作顽强的斗争,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在卧床的几年治疗中,他从没在别人面前流露病妖折磨痛苦的表现。始终以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面貌,表现在医护和探视人面前。在301解放军总医院高干病区,他不把自己当作病员,总是为别的病友着想,为减少医护人员负担着想。他常对医护人员讲:“你们辛苦了,劳累了,谢谢你们。我这里没事,你们去休息吧﹗去照顾别的病人吧﹗他们比我更需要你们”。因肌肉萎缩,四肢不能动,呼吸困难,吞咽功能丧失,气管被切开不能说话。他在连握笔都很困难的情况下,顽强地用写字表示自己对其他病友的关怀和对医护人员感谢之情。他叮嘱:身后丧事要从简,身躯供给医学解剖,取出病灶,作医学研究,为攻克同类病例提供科研标本。用自己的肌体为我国医学事业的发展做贡献。
   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他的功劳和业绩,是晋城和太行、太岳地区人民的光荣和荣誉,也是我们全家的光荣和荣誉。他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是我们子孙后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资源。我们作为子女感到无尚荣幸和自豪。我们要沿着父亲走过的革命道路,踏着他的革命足迹,弘扬他的革命品德,学习他的革命精神,继承他的革命意志和光荣传统,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为把我国建设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努力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简介:
 郭晓路,郭铁的儿子,曾任山西晋城汽车运输公司保卫科科长。
   冉广彤:郭铁的侄儿,晋煤集团古书院矿,曾任办公室主任、纪委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