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二章  鲁南大捷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3-10 00:00

 一九四七年一月的鲁南战役,是继宿北战役之后,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会合进行的第二个大歼灭战。这次战役,经过两个阶段连续作战,全歼国民党军美械装备的整编第二十六师、整编第五十一师和第一快速纵队,共五万三千余人,俘虏敌整编第二十六师中将师长马励武、整编第五十一师中将师长周毓英,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其中有坦克二十四辆,榴弹炮、野炮、山炮及其他火炮二百一十七门,汽车四百七十四辆。随后,以缴获的这批装备为主,华东野战军组建了自己的特种兵纵队。
  宿北和鲁南两个战役,是解放战争初期华东我军由解放区前沿作战转向纵深作战,为实现我之战略意图的两个关键性战役。由于我军这两仗都打得很好,获取了重大胜利,从而完成了战区的第一个转折。从此,我华中、山东两个战区在胜利声中实现了统一,我军进一步集中兵力,实行大踏步前进和大踏步后退,把运动战、歼灭战推向了更大规模。
  有同志问我:“作为战役指挥员,你认为在鲁南战役的指挥上,最特出之处是什么?”我回答道:“是慎重。”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由当时整个战场形势和敌我双方情况决定的。这次鲁南作战有以下特点:一是敌人阵势摆得很长,从卞庄(今苍山县)、枣庄一直摆到徐州附近,成为犄角之势,易于相互策应;二是作战对象生疏,不仅有美械装备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还有多兵种组成的快速纵队,这是过去未打过的;三是山东、华中两个野战军会合作战,战役指挥员与半数参战部队之间初次接触,互不熟悉,不大摸底。这些都使我在协助陈毅同志指挥这次战役的过程中更加兢兢业业,格外慎重。苏中战役是初战,宿北和鲁南战役在另一意义上也是初战,是华中、山东两个战区合起来打的初战。慎重初战,这对战役指挥员来说是一条具有丰富内容的原则。从下定战役决心到组织战役实施的全过程,甚至在某些指挥细节上,都必须贯彻慎重的原则,以确保关键性战役的胜利。慎重初战和初战必胜,可以说实质上是一回事情。
 以新的作战胜利实现战略意图
  一九四六年六月底,蒋介石对我解放区悍然发动全面进攻。战争初期,我人民解放军与敌军相比较,在数量上和装备上均处于劣势,战争是在敌强我的的条件下进行的。到同年十二月,经过近半年作战。蒋介石以被我歼灭正规军三十四万余人的代价,占领了解放区的承德、张家口、淮阴等一百一十余座城市。敌人曾经气势汹汹,嚣张一时。
  面对敌人的全面进攻,我解放区军民奋起反击。在华中战场,我军在解放区前沿,运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传统战法,打了苏中战役等胜仗,给予国民党军以沉重的打击,并在淮阴、淮安、睢宁、涟水等地胜利地进行了运动防御作战。在山东战场,我军也在胶济线上和鲁南地区连续胜利地反击了敌人的进攻。半年中间,华东我军歼灭国民党军十六万六千余人。这些胜利,大大地鼓舞了解放区军民的斗志,增强了必胜的信心。但同时,我淮南、淮北解放区被敌人突破,我军侧翼暴露,华中部分主力被压缩于苏北一隅,鲁南局面也尚未很好打开,战争正向解放区纵深发展。在这种形势下,我军的战略意图是要实现华中、山东两个战区的统一作战,进一步集中兵力,开辟战场,调整布局,以便把运动战、歼灭战推向更大规模。
  与此同时,蒋介石正为大量侵占解放区城镇的表面胜利冲昏头脑,继续对我大举进攻,并将主要战场放在华东的山东和苏北。他在华东战场调集了二十五个整编师六十八个旅的兵力,并以其中二十五个半旅和一个快速纵队,由东台、淮阴、宿迂、峄(县)枣(庄)分四路向我大举进攻,以峄县、枣庄、台儿庄一路(四个整编师、八个旅和一个快速纵队)进逼我鲁南重镇临沂,企图迅速楔入沂河平原,深入鲁南解放区腹地,切断我苏北解放区与山东解放区的联系,进而围歼苏北我军主力,或逼迫苏北我军退到陇海路以北,以期首先解决苏北,再攻山东。此时,四路敌军从南、西、北对我形成了半包围的态势。
  为了改变敌我态势,我军于十二月十五日发起宿北战役,实施中间突破,迎击由宿迁向沭阳、新安镇(今新沂县)进犯的一路敌人,一举全歼了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部和三个半旅,并重创敌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十一师,迫使其退缩至宿迁、曹家集一线转入防御。其他三路敌人也因而放慢进攻速度,或暂时停止进攻。其中由峄县、枣庄、台儿庄进攻临沂的这路敌人,其先头在进至临沂西南三十余公里之卞庄、向城、尚岩一线后,暂时就地转入防御。
  宿北战役的胜利,给敌人的一路以歼灭性打击,迟滞了另外三路敌人的进攻。但就总的态势看,还只是把敌人的半包围圈打开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并不很大,只要敌人作些调整,仍可恢复对我军的半包围态势。当时,敌徐州绥署主任薛岳认为,向我鲁南腹地深入的这一路军队有铁甲利器,我军对它无可奈何,因而对部署未作调整。敌整编第二十六师师长马励武,虽已感到孤军突出,但也自恃手中有坦克战车,天上有飞机掩护,可保无虞,只令部队就地构筑工事,沿公路两侧控制了一些山地要点,以坦克不断往返巡逻,防我攻击。并仍保持进攻姿态,企图伺机继续向临沂方向进犯。由此可见,敌人虽经宿北战役的打击,攻势顿挫,但并未改变其进攻企图。
  战略态势的改变,有时不是一个战役所能实现的。从当时的形势看,宿北战役只是开始扭转战局,我军尚未能完全摆脱被动局面,还必须经过新的作战胜利,才能实现我军战略意图,取得完全主动。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