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战朽儒 111章 舌战朽儒8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4 16:44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吴灵各看罢信一下子老了许多。把两眼目光呆滞,腰板也弯了下来。他踉踉跄跄来到大厅。酒菜已上齐。见了李刚忙强装笑脸地说:“寒酒薄菜不成敬意,还望乡长和各位海涵。来人啊!给门外众兄弟另摆两桌。”吴灵各边说边邀请李刚众人落座。刘丰望望李刚,李刚笑着说:“承蒙庄主招待。不吃岂不屈了庄主美意?,那我们就打扰了。”陈东刘文也不客气就各自选了个位子坐下。吴昊为他们每人写上一杯酒。站在吴灵各的身边。吴灵各说道:“昊儿也坐下陪他们喝一杯吧。”吴昊不敢就座。吴灵各端起一杯酒说道:“诸位光临寒舍,使我小寨蓬荜生辉,也是我吴某三生有幸。来!来!来!我们干了这杯酒,化干戈为玉帛。永结友好!”

   “庄主请,但愿庄主言而有信。不再与政府对抗。不再做伤害国家伤害百姓之事。执行政府的减租减息政策,完成政府下达的军粮军款任务。”

   “好说,好说。”吴灵各出奇地老实。

   “叔叔,歌舞还……”吴昊是问歌女还进来么。吴灵各已经知道李刚不吃那一套。连忙摆摆手示意不要出洋相了。

   李刚看出门道于是说:“庄主也是文雅之人,有酒而无丝弦之音岂不有失大雅之风?”

   “哦?乡长原来还有如此雅兴?那好,请她们进来。”

   吴昊“啪!啪!“击了几声掌后,那群歌女边唱边舞走了进来。几个姑娘在大厅里边舞边唱。

   “庄主,何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洞庭花’?”李刚听罢一曲问。

   “这……”吴灵各不知李刚何意无以回答。

   李刚站了起来,把手一挥,“停下来!”

   众歌女立刻停了下来。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柳叶。”

   “我叫雪花。”

   “……”

   歌女们一一报上名来。

   “雪花你是哪里的人哪?”李刚问。

   “奴婢是信阳人。”

   “为何流落到今天这样?”

   “奴婢父母被地主逼债双亡。我又被人拐卖……”雪花说道伤心处痛哭流泪。

   “你就唱一段你最想唱而又不敢唱的词曲吧!”

   雪花看看吴灵各犹豫了片刻拿起一把琴边弹边唱起姐妹们平时私下自编的词曲来。

   “老爷上坐听奴言,

   人间为何分贫贱?

   为何富人穿绸缎?

   为何穷人衣衫褴?

   春暖花开艳阳天,

   富人把酒不种田。

   穷人流泪又流汗,

   面向黄土背朝天。

   夏季锄禾日更艰,

   怎耐六月烈日炎。

   地主老财不出院,

   丫鬟仆女把扇扇。

   秋季里来忙生产,

   地主老财手执鞭。

   穷人辛苦整一年,

   地主却把粮夺完。

   冬季里来雪满天,

   富人有吃又有穿。

   穷人拄杖去要饭,

   冻饿死人随处见。

   怒火燃烧苍天怨,

   不公不平枉为天。

   再骂人间罪万千,

   地主老财豺狼般。

   鱼肉百姓太凶残,

   穷人何时把身翻?”

   雪花唱到此处用力一拨琴弦断了。抱着琴痛哭起来。李刚他们也留下了同情的泪水。吴灵各吴昊如坐针毡。

   “滚下去!‘吴灵各吼道。

   “慢!庄主,雪花唱得是事实吗?”

   “风尘女子胡言乱语不足为奇。”吴灵各搪塞地说。

   “是谁逼她们风流的?”

   “是他们!”雪花怒不可遏地指着吴灵各。

   “大胆!”吴灵各霍地站了起来。

   “庄主!”李刚喝住吴灵各。吴灵各只好又坐下。

   “雪花,有人民政府给你撑腰,别害怕,你有什么冤屈说出来吧!”

   雪花站了起来指着吴灵各和昊是说:“他们是披着羊皮的狼!我们姐妹在他们寨子里受尽了凌辱。他父子像禽兽一样糟蹋我们。只要不顺从他,就会遭到毒打。还有他们的家丁,也把我们当成发泄兽欲的工具。”雪花说到此几个姑娘都跪下哭起来。“乡长给我们作主啊!”

   “好了,你们站起来吧!”李刚又对吴灵各说:“庄主满口仁义君子之道,骂我们夺人之妻,拆散他人之家;究竟谁在祸国殃民?你们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你们横行相邻醉生梦死;你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犯下累累罪行。嘴里满口仁义道德,干的却是男盗女娼的勾当。百姓何不奋起反抗?你们岂不灭亡?庄主这些女孩子怎么办?”

   “全听乡长安排。你说咋办就咋办。”吴灵各躬身点头无以应答。

   “好吧,庄主给她们每人五块大洋让他们回家吧!”李刚语气很强硬。

   “好说,好说。昊儿啊!给她们拿钱让他们走吧!”吴灵各低着头摆了摆手。众女子千恩万谢地走出吴家寨。

   李刚站起身说道:“庄主,谢谢你的盛情款待。我们告辞了!”李刚说罢带着战士们走出吴家寨。“乡长!饭还没有吃呢!”吴灵各瘫软在椅子上。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