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战朽儒 110章 舌战朽儒7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4 16:43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吴灵各决心与这些放牛娃盘盘道。于是李木接着说:“那我就替你讲一讲。圣人的‘兵足,食足’都不重要。圣人说:‘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没有粮食就是一死,从古至今谁不死?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国民对这个国家失去了信仰。当国民对他的国家失去信仰后,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也就自然而然地崩毁瓦解。刚才陈东同志讲得好。得民心者得天下。老百姓对我们的支持就是表明对国民党政府的信仰已经失去。我们来防胡镇才几个月?老百姓是拥护我们还是反对我们?你心知肚明;过去土匪横行,杀人抢劫案件频频发生。现在怎么样?你耳闻目睹。现在小小的防胡镇民风正气,治安井条,百业兴隆。百姓无不欢欣鼓舞。这难道不是圣人的‘民信’之表现?”

   吴灵各无以应答。连忙站起身来给李刚他们倒水。说道:“惭愧!惭愧!诸位高见!高见!"

   “庄主对我们党和军队是抱有很大的成见的。”李刚边接茶水边说。“你和祁文汉林之东的立场是一丘之貉。先说地盘;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抢你的地盘;你我是中国人,生长在中国土地上;中国的土地是所有中国人共同拥有的,是谁给你的权利划分给你的?再说‘共他人财产’;请问你们地主老财的财产是谁给你的?是你们对穷苦百姓的残酷剥削获得的。第三,你们说我们‘夺他人之权,你们的权利是谁给你们的?地主老财是人,老百姓也是人;难道你们拥有的权利老百姓就不应该拥有吗?你们凭什么拥有特权?第四,你们说我们‘拆他们之家,夺他人之妻’。远的不说,请问庄主,孔妮一家是谁拆散的?蒋英一家又是谁拆散的?。还有那些流浪街头卖儿卖女的千万个家庭是谁拆散他们的家庭?你们三妻四妾,欺男霸女横行乡邻。是谁祸国殃民?”

   “道听途说,道听途说!”强装笑脸又是倒水,吴灵各觉得无话对答就大声叫道:“来人啊!宴席开始!”东霸天已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些走南闯北的年轻人的对手。连忙叉开话头。

   “老爷……”一个下人走进来欲言又止。

   “啥事?”吴灵各有点不耐烦。

   “老妇人有事要和你商量。”

   吴灵各站起来说道:“对不起,我去去就来。”

   吴灵各来到厢房,大老婆把一封信递给了吴灵各。吴灵各打开上面写道:“父亲大人,我们的部队已经被打散。我带领一部分兄弟在信阳城里潜伏下来。外边形势很糟糕。解放军已经过江。政府大人物都在纷纷向台湾撤退。国民党看来是没了指望。听说家乡已被占领。我只好在城内看看形势再说。千万不要和来硬的。暗杀,破坏,挑起祁林两家与其周旋。我们坐享其利为上策。一旦形势突变,立刻到息县城西大院。吴为已经在那里安家。另外,设法将武器运到那里。最后的打算是进大别山打游击。形势好转我便回去看望你。切切勿误。儿吴云拜上。”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