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苏中战役后的华中战局和宿北战役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3-12 00:00

   十五日拂晓,我第一纵队、第八师已越过新店子进至晓店子、嶂山镇西北地区;第二纵队进至韩集、泰山集之间;第七师的第五旅进至峒(山吾)镇以南之乔北镇。当日上午,敌继续向我进犯,整编第十一师第一一八旅占领了来龙庵;整编第六十九师之第四十一旅再攻叶海子,被我第九纵队一部击退。
  黄昏,我军乘敌翼侧暴露,各师旅之间出现较大间隙之际,秘密而突然地向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发起攻击,主要突击方向指向该师左侧后。当夜,我第一纵队一部包围了晓店子之敌,主力以勇猛迅速的动作,由晓店子、井儿头之间楔入井儿头、曹家集之间,其先头第三旅两个团曾一度攻至敌整编第十一师师部驻地曹家集以西之马庄、张庄地区,这一攻击完全出乎敌意料,仅战斗一小时,即歼敌整编第十一师工兵营和骑兵营大部,并一度攻至曹家集土围,距敌师部仅二、三百公尺,把敌打得惶惶不安,不知所措。我第八师以两个团与敌六十九师彻夜激战,向烽山守敌连续进行了四次猛烈冲击,终于在拂晓前突破了敌三道阵地和两道副防御工事,占领了烽山,歼灭了第六十九师预备第三旅一个加强营,在敌整个部署中打开了一个缺口。我第七师第五旅及第九纵队一部占领了嶂山镇以北及以东阵地。
  此时战场形势对敌极为不利。敌六十九师为保障其右翼及后方的安全,改变不利态势,一面将第四十一旅向苗庄、蔡庄,第一一八旅向高圩、李圩、曹家集收缩,一面组织预备第三旅和第六十旅实施反击,企图夺回烽山。
  烽山是战场制高点,是进攻或防御的重要依托,此处得失对战役全局影响甚大,我遂今第八师不惜任何代价守住烽山。十六日全天,敌预备第三旅和第六十旅以约两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和炮兵火力的支援下,向我烽山阵地多次猛烈反扑,我第八师一部顽强坚守和积极反击将敌击退。此时,烽山镇之敌预备第三旅一部见势不妙,即绕道窜人晓店子。我为全歼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又今第八师接替第一纵队第二旅围歼晓店子守敌预备第三旅的任务;第一纵队全力由烽山、晓店于之间向东,往敌之纵深猛插,割裂敌整编第六十九师与整编第十一师的联系;第二纵队向高圩、李圩攻击。当晚我第一纵队即果敢勇猛地楔入敌纵深,占领了高家洼、傅家湖一线,一部插入晓店子以南,占领三台山,切断了整编第六十九师的退路,并对整编第十一师构成了阻击正面;我第七师的第五旅及第九纵队一部,趁邵店之敌第四十一旅西窜之机,抢占了李庄、高庄等地,切断了该旅与其师部的联系。此时,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已陷入重围,不断向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呼救。
  十七日,敌整编第十一师之第十一旅、第十八旅,在飞机、炮兵火力掩护下,由井儿头、曹家集等地向我蔡林、张林、高家洼一线阻击阵地进行了连续猛烈攻击,企图解整编第六十九师之围,但在我第一纵队一部兵力的顽强阻击下,激战终日,敌伤亡很大,未能得逞。接着我军又从傅家湖以南迂回其右翼,援敌则惊慌失措,立即回窜。当日十八时,我第八师对晓店子守敌发起攻击,在炮兵火力急袭后,仅用二十五分钟即突破敌防御阵地,并在五个小时内全歼了预备第三旅。敌整编第六十九师余部在我强大攻势下,继续收缩兵力,企图固守待援。我不给敌喘息,即令第一、第二、第九纵队及第七师的第五旅等部主力,向被分割包围于人和圩、苗庄、罗庄等地之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部及第四十一旅、第六十旅展开逐点攻击。各部虽给敌以重大杀伤,但当日进展不大。
  十八日,敌整编第十一师再次全力北援,又被我第一纵队和第八师各一部所击退。此时,敌见增援无望,即以飞机掩护李庄、罗庄之第六十旅仓皇突围,我军立即勇猛出击,将其全歼。人和圩之敌突围未成更加动摇,我第二纵队和第九纵队经充分准备后,于黄昏发起总攻,迅速突入圩内,战至午夜,全歼守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部及第二六七团,师长戴子奇自杀,副匝长饶少伟就擒。
  十九日上午,困守苗庄之敌第四十一旅分两股向南北突围,除三百余人逃跑外,全被我歼灭。至此,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全军覆灭,我歼敌两万一千余人,战役遂告结束。军委、毛泽东同志十八日就来电,“庆祝宿沭前线大胜利,望对一切有功将士传令嘉奖”,二十日又来电指出:“歼敌二万以上,于大局有利,甚好甚慰。”
  在此期间,在鲁南、涟水、盐城方向作战之我军,均积极地打击了敌人,有力地牵制、策应和保障了宿沭地区的作战。其中涟水之战打得很艰苦。涟水城距宿迁为一百三十公里,距沭阳为八十公里,处于淮阴至沭阳公路的东侧,如淮阴之敌向沭阳北上,涟水我军随时可攻击敌人的侧后,这就使敌非首先攻下涟水城才能北进。这一路进攻的敌人是蒋介石王牌军整编第七十四师。敌于十二月三日开始向我进攻,我军浴血奋战,坚守了十三天。因我方战场指挥判断一时失误,被敌人钻了我防御部署上的空子。十六日敌攻入了涟水城,我军随即撤出。这一仗我毙伤敌四千余人,我军亦伤亡四千人,而且失去了涟水城。因此有人说,这是一个败仗。这不对,它是一个消耗仗。涟水作战并没有死守的任务,而是运动防御。迟滞敌人前进,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结果是整编第七十四师被我军阻住在六塘河以南,无法救出整编第六十九师,从南线保障了宿北战役的进行。军委、毛泽东同志曾有电指出:“关系全局的宿沭前线……取得大胜,涟水暂失,不足为患。”由于战前用“第二次涟水保卫战”来激励部队,人们就以涟水城的得失来衡量这一仗的胜负,这是动员口号的失误。对这一仗的估价应同宿北战役的胜利联系起来看。当然,涟水战场指挥上的教训也是应当记取的。
  也有的同志认为,宿北战役中打援部队太多,影响战役结束后的扩大战果。这些同志不了解当时敌人对我已形成半包围的态势,如让任何一路敌人的计划实现,战场局势必趋险恶。何况宿北战役十二月十九日结束,一月二日即开始鲁南战役,中间仅相隔十二天,部队由苏中北移鲁南,实际上是连续行军作战,谈不上什么打援部队过多,影响扩大战果问题。
  三个月的战局表明,正确的战略意图,必须通过战役的胜利来实现。自我军放弃两淮之后,敌我双方都在重新布局,酝酿着新的更大的较量,当时敌人分四路向我压来,在战场上我处于被动地位。宿北战役的胜利,打垮了敌人四路中对我威胁最大的一路,从而使敌人不仅未能实现其切断我山东、华中两野战军的联系,实行各个击破“迅速结束苏北战事”的企图,反而被我军切断了南北联系,分割成山东、苏北两蛇,暴露了翼侧,处于受我军攻击的威胁之中。当时国民党的伪国大尚未闭幕,宿北战役给了吹嘘所谓“胜利”的蒋介石一记响亮的耳光。
   华东战区的一个转折
  有一位同志问我,宿北战役和鲁南战役为什么不那么出名?
  我的回答是,那是被其他更大的战役挡着了,其实这两仗是很重要的,打得很出色的。华中野战军主力北上与山东野战军会师苏北,初期作战告一段落,战场由前部转入纵深,这可以说是华东战区第一个转折的开端。宿北战役是胜利实现这一转折的标志,鲁南战役是宿北战役的继续。从宿北战役开始到鲁南战役结束,经过一个月零五天,我们胜利地实现了我军的战略意图。以后进行的莱芜等战役则是它们的发展。
  这里,我对“转折”这个概念作一点说明。人们往往注意战争全局性的转折,例如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和战略进攻,却不大注意一个战区和一个战役的转折。关于战役转折点问题,我在《豫东之战》一文中说过,就不再赘述了。这里我要着重说明的是,在战争全局的转折和战役的转折这两个高低不同层次之间,还存在着一个层次,就是战区的转折。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在全国性的战争中,必须划定几个战区,拿华东战区来说,人口、面积相当一个中等国家,华东我军兵力也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战时兵力,在中央的总的战略方针下,有相对独立自主的一个方面。在这个战区内,依据敌我双方的变化,又形成若干段落。在这一个段落与下一个段落之间,形成了战区的转折。这时,战争的许多方面,如作战对象、作战地域、作战规模、作战方法会发生变化,各方面的关系表现得错综复杂。作为一个战区的指挥员,要注重各个段落之间的转折,这是在战区指挥上,最不容易掌握的时节。
  我为什么说宿北战役是胜利实现华东战区第一个转折的标志呢?
  第一,华中野战军主力已撤离苏中战场,随着战局的发展,还可能再撤出苏北(军委已向我们提出入鲁作战的问题)。这样,整个华中将处于敌后,华中将以游击战和部分的运动战来配合正面战场。这是一个大变化。我们要充分估计到这个变化对土气、民心所产生的影响,打一个大胜仗,以利于转好思想弯子。
  第二,我军撤出两淮后,华中野战军主力到达苏北,山东野战军也从运河线上撤到运河以东的苏北地区。两军会师,这就改变了过去各自在淮北、苏中作战这一情况,两军由战略上的配合,转变为集中在一起进行战役上的协同。两支野战军领导机构,也合并为一个。两军会合后在哪里作战,设想过三个方案,一是消灭自运河线东犯之敌以后,兵出运河以西淮北地区;二是北撤山东,消灭鲁南之敌;三是山野回鲁南应敌,华(中)野留淮海区作战。以后决定了先在苏北淮海地区打一仗后再看,并且具体选择了在宿北地区打一仗。这一选择是否正确,需待实践检验。
  第三,这次作战是两支野战军会师后在战役上初次协同作战,这也是一种初战。这仗打胜了,兄弟部队之间就产生了彼此的信任,两支野战军合并后的新的领导机构和所属部队也就产少了上下之间彼此信任。这一切,都是无价之宝。相反,如果这一仗我们被打败了,上下之间和兄弟部队之间就容易相互埋怨,就要化上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和相当大的努力,才能弥补过来。“慎重初战”的道理也适合宿北战役。因此军委、毛挥东同志来电严令我们:“只许打胜,不许打败”。这次战役胜利,对以后作战的影响将是很大的。
  第四,还行一个化被动为主动的问题。继淮南、淮北被敌人占领以后,华中首府两淮又失守,敌人对我们形成半圆形包围的态势,敌人兵力又处于很大优势,蒋家王朝的五大主力中的两个--整编第七十四师和整编第十一师也调到苏北战场上来了,我们处于被动状态。毛泽东同志说过:“主动和胜利,是可以根据真实的情况,经过主观能力的活跃,取得一定条件,而由劣势和被动者从优势和主动者手里夺取过来的”。这次战役将决定我们能否经过主观能力的活跃,将战役的主动权夺取到手中。
  第五,从学习大规模歼灭战角度来说,华东战场从前沿逐步转入纵深,正面战线逐步收缩,兵力也随之集中,歼灭战的规模将逐步扩大,中央、军委要求我们打大规模的歼灭战,这需要积累经验。苏中战役歼敌五万余人是七仗的总和,最后的也是最大的如黄路一仗,也仅歼敌两个半旅,一万七千余人。宿北战役比如黄路这一仗规模大得多,这一仗打胜了,就可以成为两支野战军集中后战役规模越来越大的一个良好开端,成为歼敌由小到大的一块中间阶石,踏上了这块阶石,再上一步去路更高的阶石,就比较好办了。
  以上各点都说明了在华东战区转折时期,宿北战役所具有的关键性作用。我以为这是在评论宿北战役和华东战局时应予重视的。   

   (责任编辑:韩玉芳)


上一页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