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苏中战役后的华中战局和宿北战役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3-12 00:00

   其次,回想当时的战场实际情况,我军还不具备歼灭敌先头部队——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的条件。后来在孟良崮能够歼灭它是我军经过宿北、鲁南、莱芜三个大歼灭战,我军的装备、技术有了很大发展,积累了大歼灭战的经验,才以五倍于它的兵力,达到全歼该师的目的的。解放战争开始,敌强我弱的形势很明显,打歼灭战的规模必须有一个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我一直认为,即使第一、第六师赶到淮阴,并在淮阴同敌人作战,不仅不会讨便宜,还会吃大亏。华中主力在苏中几仗打得比较顺利,没有吃过什么大亏,由小到大,逐步发展作战的规模,是一条很重要的经验。记得一九四六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曾应新华社记者之约,谈了我军主动撤出两淮后之华中战局,其中说到,“我军的撤出两淮,绝对不是我们军事上的失败,而是对蒋军大规模歼灭战的开始”。这个分析是符合战争发展的实际的。
  决心在淮海打一个大歼灭战
  我军撤出两淮后,华中战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方面是南北两线敌军,对我形成了半包围的态势,苏中已成为敌后;另方面则是我华中、山东两野战军靠拢,兵力更加集中。于是九月二十日我们华中分局的几个同志,联名向军委和新四军军部报告:“华中形势起了基本变化,沿运河线之淮安、宝应、高邮一线,因地形关系很难求得歼灭,只能取得在战术上的胜利,整个运河线以东地区成长蛇形,不利主力作战。为了改变华中局势,我们建议,以集中华中、山东两个野战军攻下宿迁,得手后再向西扩张战果……”与此同时,我们对坚持苏中敌后斗争作了具体部署,使留在敌后坚持原地斗争的干部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工作上有所准备。
  次日,陈毅同志复电:“我同意华中分局二十日建议,山野、华野集中由淮海区向西行动”的办法,并主张两个野指合成一个。
  一九四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中央电示“同意集中两个野战军统一指挥,向淮海行动打开战局,望即按此方针坚决执行”。次日又来电指示:“山野、华野两军集中行动,两个指挥部亦应合一。提议陈毅为司令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谭震林为副政委,如同意请即公布(对内)执行”。
  对于两个野战军会合后的作战方针和任务,毛泽东同志九月二十八日亲拟一份电文指示:“两军会合第一仗必须打胜。我们意见:1、不要打桂系,先打中央系;2、不要分兵打两个敌人,必须集中打一个敌人”。
  陈毅同志亲自来到华中分局,在他领导下,共同商定了以下各点:第一,集中山野、华野主力于宿迁与沭阳之间、六塘河以北地区。十月五日前后集中完毕,如敌此时东进即歼敌于运河东岸,敌如不进,即西渡运河,恢复淮北。第二,在涟水、两淮、宝应地区设指挥所,作为箝制方向并掩护做冬衣。第三,部署盐阜、淮海、两淮、高(邮)、兴(化)、宝(应)各地之坚持斗争。重点是集中主力出击以及确保和坚持华中地区。十月一日,陈毅同志将上述部署报告了中央。中央随即复电:“部署甚好,望坚决执行”。
  但是,敌情又起变化,鲁南之敌进占峄县、枣庄,威胁临沂。陈毅同志提出山野回鲁南,华野留淮海区作战;或者全军入鲁作战的主张。十月十四日,军委来电询问我们:“你们觉得全军去鲁南歼敌把握如何?如确有歼敌把握,自以去鲁南打较在淮海打为有利。因鲁南敌歼灭后,即可出陇海、淮泗对华中局面并非不利,问题是歼敌究以在何地为宜”。
  我对陈毅同志的建议和军委的来示进行了认真的考虑。在毛泽东、朱德同志的长期培育下,我对于积极防御,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是熟悉的。但是,诱敌深入到何地域,是战略性的问题。我作为战区指挥员,守土有责,首先考虑的还是在华中地区作战。十月十一日,我曾建议集中山野、华野主力,沿陇海路西进,在邵(县)睢(宁)铜(山)地区寻歼蒋军主力。这时,我对比了淮海与鲁南的战场条件。淮海地区地势平坦,交通发达,通道多,有利于敌人的调动和集中。战争初期敌人兵力、火力、机动能力都比我们强得多,而且淮南、淮北已失,西部已暴露于敌,我军要在这一地域达成战役优势相当困难。鲁南的地形条件很好,群众条件、供应条件也是很好的。从战略防御阶段来看,把鲁南作为诱敌深入的底线自然比淮海好。但是,我又考虑到:第一,当前蒋介石的进攻重点在华中,如我即刻全军入鲁,敌之进攻重点也将立即由华中进至山东,而华中将过早地丧失,对于长期作战不利。第二,两淮失守后,敌已对我形成半包围的态势,如果我不能在淮海打一个规模较大的歼灭战,则下一步转移作战将陷于腹背受敌的困境。第三,我军撤出两淮,群众中已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思想波动,如不能再打一个胜仗就全军入鲁,对民心、军心不利。第四,为开展苏北地区的敌后游击战争,也需要再打一仗。几个月的战争经验表明,主力仗打得好,土地改革进行得彻底,干部下决心坚持是坚持敌后原地游击战争的三个必要条件。前一段的仗是在苏中地区打的,苏北地区还没有打过胜仗。所以我认为全军入鲁作战的设想是很好的。但似宜在入鲁之前争取在淮海打一个好仗。经过各方面的郑重商讨,十月十五日子时再次决定暂缓去鲁南,先在淮海打一个较大规模的歼灭战,并将此意见立即报告军委。
   同日十二时,毛泽东同志来电:“十五日子时电悉,决心在淮北打仗甚慰。”“陈(毅)张(鼎丞)邓(子恢)曾(山)粟(裕)谭(震林)团结协和极为必要。在陈(毅)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你们六人经常在一起,以免往复电商贻误戎机),战役指挥交粟负责”。在山东、华中两路野战军靠拢后,十月一日陈毅同志在向军委报告作战部署时即提出:“华野、山野统一指挥”’“在军事上多由粟下决心”。我长期在陈毅同志领导下工作,对他十分尊敬和钦佩,在他领导下心情很舒畅。现在中央、陈毅同志要我担负这个重责,我决心竭尽全力地挑起这副担子,当好陈毅同志的助手,使陈毅同志用更多的力量抓全局。
  从十月底到十一月初,我们在涟水西北陈师庵等地先后召开了多次干部会议。陈毅同志针对当前战局和两个野战军统一作战的新情况,在会上讲解形势,总结初期作战的经验,号召全军进一步学习军委和毛泽东同志所制定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树立高度集中统一的思想,同心协力克服暂时的困难,积极完成作战和建军等任务。这些会议,对于提高华东全军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对当时形势的认识,正确理解保存地方与歼敌有生力量的关系,以及增强军内外的团结等,都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广大群众继续进行土地改革,开展节约运动和大生产运动,检查和总结了前一段的支前工作,成立了华中北线支前司令部,统一调度苏北地区的人力、物力支援前线,并将华中后方机关和物资逐渐向山东转移。
   集中兵力,打敌一路
  我军撤出两淮,敌人十分骄狂。十一月底十二月初,蒋介石为配合伪国大召开后的声势,拟定了一个以十二个整编师(军)二十八个旅,分四路向华中解放区进攻的计划,妄想切断我山东与华中的联系,聚歼我华中主力,在年底以前“结束苏北战事”。到十二月上旬,我们逐渐侦知和判明敌四路进攻的部署是:
  (一)以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十一师协同整编第六十九师共六个半旅,由徐州绥署副主任吴奇伟指挥,以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为前线指挥,由宿迁向新安镇(现新沂县)、沭阳进攻;(二)以另一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协同整编第二十八师、第七军(同整编师)共七个旅,由徐州绥署副主任李延年指挥,由淮阴、淮安向涟水进攻,尔后继续北犯阿湖,配合宿迁北犯之敌打通陇海路东段交通,并策应该地阴谋叛变之原起义伪军郝鹏举部的所谓“反正”;(三)以第一绥区李默庵部之整编第六十五师、第八十三师、第二十五师共六个旅,由东台向盐城、阜宁进攻;(四)以整编第二十六师(附第一快速纵队)、第五十一师、第五十九师、第七十七师共九个旅,由峄县(现峄城)、枣庄、台儿庄地区向临沂、郯城进攻。各路敌军进攻的时间,统限于十二月十三日开始。
  面对敌人四路进攻的形势,我军打不打?何时打?怎么打?要求战役指挥员从错综复杂的情况中迅速作出决择。这时陈毅同志在鲁南,正密切注视着战局的发展,运筹着我军的作战行动。他从十二月三日到七日曾提出五个作战方案上报中央并征询我们的意见。这五个作战方案是:第一,我军部署不变,分别在盐城、涟水、沭阳、鲁南地区迎击四路进犯之敌。第二,华中野战军担任歼击进攻盐城、涟水两路敌人,山东野战军负责歼击进攻鲁南、沭阳两路敌人。在各自担任歼击的两路敌人中,先打哪一路,由野战军领导视情而定。第三,华中野战军首先集中兵力歼击进攻涟水或盐城之敌,尔后协同山东野战军全力夹击进攻沭阳之敌。第四,集中山东、华中两野战军主力歼灭进攻沭阳之敌,以部分兵力牵制其他三路敌人。第五,不怕敌人进占沭阳,我军均在原地待机,待进一步判明敌之具体行动后再作处置。陈毅同志认为,上述五个方案各有利弊,但以集中力量歼灭进攻沭阳一路敌人为最好。为此,华中野战军主力,应集结在涟水附近适当的机动位置,山东野战军应集结在陇海路北沂河沿岸的机动位置,以便于三日行程内赶到进入战斗。
  接到陈毅同志的五个作战方案时,我正在盐城以南指挥作战。我结合当面的敌我情况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认为在四路敌军中以进攻沭、新一路对我威胁最大。只有集中主力歼灭这路敌人,才能取得主动。但目前我军阻击该路敌人的兵力比较单薄。为此,我与谭震林同志商量联名建议陈毅同志率山东野战军主力迅速南下,至少进到陇海路边的机动位置上,以便决心打进攻沭阳一路敌人时,能在约二日内赶到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