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父亲武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4 09:25来源:晋城党史网

——武永德口述,武东生、武爱萍、武爱生、武银生等整理


父亲武克(抗战期间化名武金义),出生在山西省陵川县秦庄村(现山西省高平市石末乡秦庄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出身贫寒,生活在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之中。他耳闻目睹残酷的阶级剥削和压迫,因此在逐渐受到马列主义的影响后,自觉接受了共产主义理想,于抗战前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投身于革命事业。他以手工劳动者身份为掩护,巧妙地与敌周旋,在斗争中经受了考验。

抗战期间,父亲在外(陵川县城)参加党的秘密工作,但他时刻关心着村上的工作。父亲曾在村上历任农委会主席、村党支部书记。他领导整顿了村上的农会;在村上还组织成立了戏班子、秧歌班。他组织大家唱秧歌,自己还亲自上台表演。父亲领导大家,以唱秧歌这种文化宣传形式,统一全村的思想,引导村干部,带领群众积极参加抗战。

1944年1月,陵(川)高(平)县七个区级组织组成,县委任命父亲武克为第七区(现陵川县西河底一带)区委书记。当时我随父亲一起去西河底黄庄他办公的地方送家俱。他把家里所有的家俱都搬走了,不让组织上给其再分配办公家俱。我老伴的姥爷(搞教育工作的)知道此事后,连声称赞父亲这种做法非常好。父亲简朴节俭的好作风,至今还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一直保持着。我也时常教育自己的子女,要向父亲学习,向党中央看齐,自觉遵守党的“八项规定”,坚决反对“四风”,反对贪污、浪费。

1947年底,父亲被组织上任命为河南省沁阳县县委书记,直至1949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随军南下福建。他一直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

父亲到福建工作后,一心扑在工作上,从未回过老家。记得父亲曾说过,有一次他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当时想着顺路回老家一趟,但考虑到工作的事要紧,又不能借公谋私,他就放弃了回老家看一看的想法。

父亲没回过老家,但我到福建去看望过父亲两次。一次是武汉长江大桥还没有建成时,当时坐着火车,到了长江边上,轮船载着火车过了江。我没想到轮船还能载火车,心里特好奇!另一次是1957年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之后。当时是带着我六、七岁的大儿子去的。乘坐火车直接上桥通过了长江。看到公路、铁路两用的武汉长江大桥沟通南北交通,真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啊!两次福建之行,我看到了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日新月异、突飞猛进。而父亲除了专心搞好他的本职工作外,仍是非常关心家乡的建设和村上干部等情况,我都一一向父亲作了汇报。

文化大革命时期,父亲非常关注家乡的情况;同时也怕我因他而受到牵连,受到迫害,怕我受罪。村上一有人到福建,他总要仔细了解一下情况,才算放心。那时,村上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给父亲提了“十大罪状”,父亲因此也受到了迫害。即使这样,他依然关心着村上的稳定之事。可笑的是,在那个“非常时期”,父亲和母亲徐腊枝因受当时环境的影响,意见不一致,两个人竟分别站在了不同的“战线”上。

1973年6月1日,父亲在福州不幸因病去世。噩耗传来,村上有的党员自发地为父亲开了追悼会,借用村上秧歌班的棚子,就在我们自己院子里搭起了简易的灵棚,召开了简单的追悼会。这也是继承了父亲一生节俭的好作风吧。

父亲一生一心为公,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他清正廉洁,一尘不染。据在福建省福州市工作的弟弟武勇讲,父亲在福建工作那么多年,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最后只有一个骨灰盒。但我觉得,父亲给我们后代留下的精神财富是无价之宝!我们子孙后代一定要好好地传承下去!


【简历】

武克,又名武金义,男,汉族,1911年2月2日出生,山西省陵川县秦庄村(现高平市石末乡秦庄村)人。于抗战前参加了党的秘密工作,193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历任村农委会主席、村党支部书记、陵川县抗联武委会主任、附城区委组织委员、区委书记、陵(川)高(平)县第七区(现陵川县西河底一带)区委书记、陵川县副参议长、县委委员、县委组织部部长。1947年任河南省沁阳县县委书记。1949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随军南下福建,时任长江支队第五大队一中队县委书记、中队指导员。1949年8月入闽,同年9月进入福建漳州后,任诏安县县委书记、县大队政委。1952年7月调省工作,历任省农业厅干训班主任、人事处处长。1955年6月后任省手工业管理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干部文化学校党支部书记。1958年7月任省燃料工业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1962年9月任省重工业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兼省委监委驻重工业厅监察组组长、省社教邵武工作队队长。1971年11月任福州大学革委会副主任、党委副书记。1973年6月1日在福州病逝。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