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父亲常承武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4 09:23来源:晋城党史网

——常胡女口述,武东生、武爱萍、武爱生、武银生等整理


父亲常承武,出生于高平市石末乡侯庄村一个普通教员家庭,系牺盟会干部,任编村书记。

父亲1939年被国民党抓捕时,我只有六、七岁。一天傍晚,我姥爷让三姥爷把我父亲藏了起来。我和姥爷在东屋休息。半夜里,突然国民党兵带着枪,来抓我父亲。他们让我父亲举着手,把我父亲抓走了。因为村上出了叛徒,在大门上划了圈圈,国民党兵就按圈圈抓人。

父亲被抓走后,开始关押在村西庙。我到关押父亲的地方去给父亲送饭,国民党兵故意将大狼狗放出来吓唬我。大狼狗两条前腿爬到我的肩膀上,把我吓得大哭。有人看到,就说国民党兵,怎么能对一个小女孩子这样伤害呢?父亲含着眼泪,抚摸着我的脑袋安慰我。告诉我一定要坚强点,别害怕。后来,父亲他们就被转移到了村南街继续关押。看押越来越严,饭也送不进去了。

父亲在监狱里坚强不屈,与敌英勇斗争。一九四零年农历二月十八黑夜,在村西往大河走的窟窿坡(又称“小儿坑”。是村西的一条沟,死了的小孩子就扔在那条沟里面。人们就习惯上称那条沟为“小儿坑”),父亲被国民党兵残忍杀害了,年仅28岁。第二天,我随同三姥爷到小儿坑去认领父亲的尸体。当时,和父亲一起被杀害的牺盟会干部共有七人。他们是:农会主席侯小蛮、农会组织冯毛圪銮、牺盟会秘书常秋根、还有常红肉、郭合孩、司有廷。三姥爷认不出父亲来,就叫我和他一同去。我看到,父亲尸体上衣服都被挂烂了。当时他们七个人被杀害后,被国民党兵推下沟去的,所以衣服全都被挂烂了。我摸到父亲脑袋后面有个洞,是子弹洞,才知道父亲他们是被国民党兵枪杀的。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为纪念死难烈士,全体村民在村上立起了纪念碑。我去看过纪念碑,纪念碑是建在村西泊池那的土地庙里面。纪念碑上面有我父亲常承武和一起死难的七位烈士的名字,还有其他烈士的名字。父亲是被国民党兵杀害的,但因种种原因,解放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对此,我们感到十分遗憾!

父亲的一生是短暂的。他为了民族的独立、自由和解放,献出了自己年轻的宝贵生命。他虽然没给我们后代留下什么东西,但他为了民族正义事业的英勇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后代学习的。我也经常教育我的子女们,不论在哪个工作岗位上,都要以父亲为榜样,用父亲的精神激励自己。

【简历】

常承武,男,汉族,1912年出生,山西省高平市石末乡侯庄村人。1938年参加牺盟会,任编村书记。1940年2月18日(农历)黑夜,被国民党四十军庞柄勋的队伍,在侯庄村伪村长侯治安的协助下杀害。

侯庄村死难同胞纪念碑始建于1945年2月19日,由侯庄村全体民众立。为纪念农会主席侯小蛮、农会组织冯毛圪銮、农会宣传程新孩、牺盟会秘书常秋根、牺盟会组织李丑孩、牺盟会宣传于丑儿、自卫队指导员司佑迁、编村村长李美五、编村书记常承武、编村村长侯其肉、村副司继元等25名烈士而建。

1988年10月,为纪念石末乡在抗战时期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以及抗战期间所发生的英勇事迹。石末乡党委、政府决定在石末村西修建烈士陵园。陵园建成后,乡党委、政府把散落在双泉、侯庄、东靳寨、西靳寨、晁山等村各1通及北张寨村2通,共计7通烈士纪念碑集中迁至陵园内。

1945年12月12日,为了缅怀在八年抗战中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高平县政府在南城门楼上修建“ 高平县抗战死难烈士纪念碑”。碑文由县长王利宾撰写。纪念碑背面镌刻着全县230位死难烈士英名。1959年,中共高平县委、县人民政府在县城西南部西山脚下重新选址修建高平烈士陵园。

(责任编辑:韩玉芳)


下一篇尾声
文章分类: 党史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