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徐毅力陈四字策  阳北抗日开新局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02 22:41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在晋豫区军民的奋力还击下,日军损兵折将,处处碰壁,不得已于六月十五日全线收兵,日伪军又龟缩回各自据点,五月反扫荡胜利结束。

就整体上来说,这次反扫荡以日军的失败而告终。但是,在某些局部上,我方也遭受不少损失。最为明显的是,五月二十五日,阳北抗日行政办事处主任程廷章,抗日工作队队长李景波,五区区长李登瀛,到南宜固、大壑一带开展工作,被到此扫荡的日伪军包围在白龙山杨树庄,三人全部壮烈牺牲。

噩耗传来,坐镇大宁村运筹指挥的徐毅大为震惊。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阳北抗日中坚顷刻之间丧失殆尽,使刚刚展现的大好局面重又蒙上一层灰暗的阴影。

更令人担忧的是,鬼子在五月扫荡以后,进一步加强了对占领区的统治和根据地的蚕食,小规模的扫荡从未间断。特别是强化了对交通要道的控制,晋(城)翼(城)公路沿线碉堡据点越修越多,造成阳城南北被彻底分割的局面,使党对全县的统一领导极为困难。

面对严峻的形势,徐毅决心赴阳南晋豫区机关所在地,向区党委主要领导人进言,促使上级针对敌情变化,相应调整斗争方略。

晋豫区党委书记兼太岳支队政委聂真,也正在为阳北的抗日工作受挫而忧心如焚。他召来三地委书记李超、组织部长戴苏理等人,共同商讨阳北地区的工作。

晋豫区机关随太岳支队南进后,曾在新开辟区设立了一、二两个地委。阳北地区原属一地委管辖。七月,组建了三地委,阳北划归到三地委领导。原阳城县委书记陆达于六月底上调三地委任宣传部长,因此也随同地委书记李超到聂真驻地参与讨论。

人员到齐后,聂真语调缓慢而沉重的说道:“同志们,太岳支队南进入阳后,阳南的抗日局面已经打开,形势正朝着有利于我党而不利于敌人的方向发展。但是,阳北地区的抗日斗争却处在非常困难的境地。据地下交通报告,阳北抗日办事处主任程廷章,工作队长李景波,五区区长李登瀛,在反扫荡中不幸遇难,现在徐毅在那里是孤军奋战,独撑危局。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样加强阳北地区的工作。”

地委书记李超说:“阳北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敌我争夺非常激烈。 我认为,应该迅速派人接替三个牺牲同志的工作,协助徐毅同志加强那里的工作。”

说话间,一名警卫员进来报告,说阳北来了一个人,指名要找聂真同志。

聂真一听,就猜到是谁。他说:“是徐毅来了。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他来的正是时候。走,咱们出去接他去。”

三人来到屋外,门外站着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肩上还挑着一副货郎担子,不是徐毅是谁?

徐毅放下货郎担,和聂真、李超等首长一一握手。聂真让警卫员把徐毅的货郎担找个地方存放,然后把徐毅让进屋内。

重新坐定后,聂真说:“徐毅同志,你辛苦了。”

徐毅说:“聂书记,辛苦不辛苦,对我来说没关系,我主要感到工作干的有些憋气。”

地委书记李超说:“徐毅同志,我们知道阳北地区目前的压力很大,在反扫荡中又牺牲了那么多好同志。所以,聂书记让我们来,就是讨论给你们再派些人,加强你那边的工作。”

徐毅说:“李书记,我认为阳北目前的局面不只是派几个人的问题,而要从根本战略布局上进行调整。我这次来,就是想当面向区党委和地委领导同志陈述这个意见。”

聂真不解的问:“根本战略调整?什么意思?”

徐毅说:“我认为,目前整个阳城的抗日进展很不平衡。自太岳支队进入阳南后,区党委、地委、县委和主力部队全都摆在了阳南,这里的局面已基本打开。阳北地区的百姓如大旱望云霓,盼望着咱们的党和队伍快快打回去。但是,从今年年初太岳支队入阳到现在,已经半年了,上级在阳北始终没有大的动作。即使派了几个同志过去,也难以形成强大力量,以至在敌人的扫荡中几乎全军覆没。这首先是我这个负责人没有把工作做好,我应该对同志们的牺牲负主要责任。另一面,站在全局的高度来检讨我们的斗争方略,恕我不客气的说,区党委、地委的指导思想和工作路数,不适应阳北的抗日形势。”

徐毅这个话够尖锐的,但对于奋斗在第一线的同志,聂真始终抱着尊重的态度,他和颜悦色的说:“徐毅同志,你不要激动,你对区党委有什么意见,我们保证虚心接受。你有些什么好的建议,我们保证认真采纳。”

徐毅按捺了一下冲动的情绪,放缓语气说道:“虽然阳南的抗日局面有很大刷新,但阳北地区却始终处于日军强大军事力量控制之下,晋翼公路沿线碉堡林立,据点成群,南北事实上已被分割成两个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在全县实施统一的领导已很困难。我建议,区党委和地委应从这个实际出发,重新估价整个阳城的形势,做出新的战略抉择。”

聂真问:“你既然提出这个意见,那么一定有成熟的想法,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徐毅说:“我的想法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

“那四个字?”聂真问。

徐毅一字一顿地说道:“固、南、强、北。”

“固南强北?”聂真、李超等领导对这个新鲜的意见很感兴趣。

“是的。”徐毅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鉴于阳南局面已经打开,也鉴于阳北地区日军势力还十分强大,难于实施统一领导这个基本现实,我建议,应该在保持基本力量稳固阳南根据地的同时,从党政军各方面全面构造阳北的抗日格局,而不是只派几个人进去。”

地委书记李超问:“徐毅同志,你的想法很新颖,可是,你的构想的具体内容是指什么?”

徐毅说:“李书记,我的话事实上已经讲清楚了。要说的具体些,主要包括这样几个方面:一,撤销统一的阳城县委建制,重新设立阳南、阳北两个县委,选派强有力的同志担任阳北县委领导。二,建立真正意义上的阳北抗日民主政权,将阳北抗日办事处升格为政府一级的行政机构,细化政府职责,通过政府行为使党的抗日法令得到实施。三,加强阳北地区的军事斗争。主力部队应有一部深入阳北,压制和打击日伪的嚣张气焰,同时帮助组建县大队、区干队和村镇群众武装,形成主力部队与地方武装相结合的军事力量。只有这样,阳北地区的抗日斗争才能尽快开创出新的局面。”

听到这里,聂真一拍桌子道:“好,徐毅同志的话,开启了我们的思路。看起来,基层的同志由于对敌我情势的熟悉,往往对制定正确的战略和策略最有发言权,也能够一语中的。”

说到这里,聂真转向地委书记李超:“怎么样,李超同志,你看我们是否可以按照徐毅同志的固南强北建议,重新考虑一下对阳北地区的指导方针,做出新的安排。”

李超应道:“可以。我感到,徐毅同志的建议,在某种程度上突破了常规思维,是一个大胆的、具有跳跃性的战略构想。只要付诸实施,就能变不利为有利,把阳北地区真正控制到我党手中。阳北工作加强以后,不光起到了南北相互策应的效果,减轻日军对阳南地区首脑机关的压力,而且有可能加快推进整个中条和太南根据地建设,使我党控制区向东与晋沁连成一片,向西与岳南互为犄角,向南与豫北打通。应该说这是一步好棋。”

徐毅说:“李书记比我想的深远多了。”

李超说:“我这些思路也是在你的启发下形成的。”

聂真以总结性的口吻说:“既然大家赞成实施固南强北战略,就由李超同志具体负责,就构建阳北党政军新格局迅速做出决策。”

李超点点头,表示同意。

聂真又问徐毅:“徐毅同志,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你的固南强北建议中,有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就是谁来担任阳北县委书记?”

徐毅说:“这个问题我考虑过。 我认为,有一个人最合适。”

聂真问:“谁?”

徐毅向坐中一指:“陆达同志。”

陆达没想到徐毅会推荐自己,连连摇头说:“我不行,我建议阳北县委书记还是由徐毅同志担任。十二月事变以后,徐毅同志就受党派遣,到阳北开辟工作,通过艰苦的努力保存了阳北地区的革命火种。组织领导了阳北党组织和群众的对敌斗争。县委书记一职还非徐毅同志莫属。”

徐毅摆摆手说:“我到阳北二年来,虽然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总的感觉起色不大,我感到自己的能力和水平不足以担当这个重要职务。陆达同志虽然年龄比我年轻,但他工作经验丰富,担任过党的多项重要工作,特别是在太岳支队入阳后,他就是阳城县委书记。让他担任阳北县委书记,无论是影响力、号召力,还是工作能力,都要比我强的多。”

陆达还要推让,聂真制止了。聂真说:“徐毅同志不愧是我党的优秀干部,胸怀远大,高风亮节,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值得我们每一个同志很好学习。至于谁来担纲领导阳北工作,大家既不要争,也不要让,请三地委全面考虑,最后形成一个决定。今天我们就议这么多,徐毅同志就住下来,等待地委做出决定后,再返回阳北。”

几天以后,晋豫三地委通过对徐毅“固南强北”建议进行充分讨论,做出了以下重要决定:

调整原阳城县建制,重新分设阳南县和阳北县,阳南县辖晋(城)翼(城)公路以南地区,阳北县辖晋翼公路以北、沁河以西地区,并将沁水县辛家河、木亭两村划归阳北县。

撤销中共阳城县委,分别成立中共阳南县委和阳北县委。阳北县由徐毅任副书记,主持工作。王安珍任组织部长,兼抗日工作队队长,协助徐毅工作。新组建的阳北县委拟辖三个区分委。

将阳北抗日办事处升格为县级政权机关。由任开宪任主任,王固臣任秘书。设立八个职能机构,武装科、由栗顺兴任科长;公安局,由崔芳洲任局长;财粮科,由邢鹤亭任科长;民政科,由王固臣兼任科长;司法科,由秦镇中任科长;工商局,由文中流任局长;总务股,由崔启元任股长。

加强阳北抗日武装力量,由地委宣传部长陆达协同老十七团团长尤太忠,率领该团一个营,深入阳北各地,打击日伪,组建地方武装,扩大八路军影响。

当地委书记李超把上述决定郑重告知徐毅后,徐毅的脸上露出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孩子一般的灿烂笑容。他说:“地委这个决定太重要了。说明党对阳北的工作下了较大的本钱。如果搞不好,那就无论如何交不了党的帐啊。”

可是,对于让他担任阳北县委副书记、主持工作一事,他仍然流露出不同意见,请求地委考虑他的要求,选派更优秀的同志担任阳北县委书记一职,自己甘愿当副手。

李超严肃的对徐毅说:“地委这个决定,是经过对你在阳北工作期间的表现进行了全面考虑,并征求区党委书记聂真同志的意见而做出的,这是党对你的信任,请不要再推辞。现在,阳北已不是你一个人在孤军奋斗,党政军机构都健全了,各方面的干部都有了,你已成了一个财主,不能再哭穷了。回去好好干,拿着这些资本,打出一片新天地,到时候,我到阳北为你庆功。”

话说到这个份上,徐毅也就不好再固执己见,他谢过李超书记,又当面向聂真书记辞行后,重又挑起货郎担子,返回阳北地区。


随着“固南强北”战略的实施,大批革命精锐注入阳北,县级党组织和政权机构迅速健全,使阳北抗日斗争实力大增,面貌一新。

是年八月,重新组建的阳北抗日工作队在县委委员兼组织部长王安珍带领下,乘白岩山白龙庙传统庙会之际,公开进行抗日宣传。在剧团刚唱完开场戏后,十余名工作队员登上了大庙舞台,向四乡八镇前来赶会的农民宣传太岳支队南下开辟阳城根据地,剿灭东、西府,李支队等汉奸土匪,组织反扫荡的大好形势,号召广大群众立即动员起来,在共产党和抗日政权领导下,坚持抗战到底。工作队的首次公开宣传活动,使群众看到了抗日必胜的前途和希望,增强了信心和斗志。

是年九月,晋豫三地委派出地委宣传部长陆达,协同八路军十七团团长尤太忠,率领一个营的武装,来到阳北开辟工作。

陆达同阳北县委和抗日办事处在十七团武装配合下,迅速铺开建立各级党组织和地方政权的工作。从农村选拔抽调了一批干部充实办事处和各级政权,建立地方武装,积极筹建农会,开展减租减息。大宁村大批党员骨干纷纷调往县、区任职。张仲荃被县委送往地委党校学习,回来后担任阳北县农筹委员。何学勤调县大队任政治部干事。郭维郁任县大队管理员。琚天贵调三区任组织委员。刘世惠调二区任侦察员。何象立接替张仲荃,担任了大宁村党支部书记。琚景云正式担任了抗日村长。

是年秋,阳北县形成新的行政区划,全县划分为三个行政区,分别建立了三个区分委和区公所。一区辖下伏、望川、西岭、蒿峪、町店、增村等根据地村和阳高泉、后则腰、上孔、下孔等游击村以及敌占区的汉上、东进、中李、尹家沟和城内。二区辖大宁、长兴(马寨)、寺头、朱村、安上、刘村、南上等根据地村和中寨、阳邑一带游击区。三区辖游仙、吕家河、木亭、阳陵、宣固、贾寨、阳泉等村。为了扩大抗日根据地,阳北县委又抽调大宁村四名党员到党组织力量薄弱、群众基础差的地方担任抗日村长:梁子英以行医为名到了寺头村;刘云先到两树又到大乐村;郭维仁先到山坪后又到阳邑编村;王学信到了西山村,后又回到县武委会任职。

至此,阳北根据地建设蔚成大观。

(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