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假维持首推主事  惧凶残张刘辞职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5-31 05:58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当刘申四离村北上之后,张仲荃根据徐毅“变不维持为假维持”的指示,着手物色挑头应付维持之人。经过反复挑选,他确定由张华、刘申富二人出任主事,分别负责对日军的维持和对东、西府的应付。

张华、刘申富在大宁村属中等人家,为人正派,在村民中口碑甚好。但此二人的共同特点是胆子小,凡事不愿出头,更不愿担什么风险。因此,当张仲荃和他们商量,让他们出任主事时,两个人把头摇得像拨郎鼓一样,死活不愿接受,张仲荃磨破嘴皮,说服他们以保全村人为重,二人方才勉强应承下来。

驻刘村据点的日军听到一贯死硬的大宁村同意维持后,欣喜若狂。在汉奸、伪区长刘小榜带领下,一小队鬼子兵携枪带炮,来到村中,先绕村示威性的转了一圈,然后来到东佛堂大庙,胁迫张华、刘申富召开村民大会。蓄着仁丹胡、腰挎指挥刀的日军小队长松尾叉腿站在戏台上,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吼道:“你们的,要做大日本帝国的顺民,服从大日本皇军的管辖,实行中日亲善,共建王道乐土,有谁敢和皇军作对,就是良心大大的坏了,通通的格杀勿论。”站在戏台一侧的伪区长刘小榜领头呼喊口号:“大日本皇军万岁”,“大东亚圣战万岁”,台下的人有气无力的应付着喊了几下。刘小榜把眼一瞪:“你们没有吃饭?让你们效忠皇军,你们胆敢违抗?谁不想喊口号站出来。”台下村民低着头不吭声。刘小榜狗仗鳖势,蛮横的说:“重来。”又领着呼了几遍,村民迫于淫威,勉强比刚才声音大了一些。

松尾拍着刘小榜的肩膀说:“吆西,刘桑,你的大大的好。”

刘小榜越发神气起来,他说:“从今天开始,你们村就成了维持村。要老老实实向皇军申报户口,遵守皇军法令。出门要携带良民证,见了皇军要低头鞠躬喊太君。皇军派下粮款要如数完成,给皇军干活要卖力干好,不准私通八路,不准消极怠工,否则,皇军要给以大大的惩罚。”

看着刘小榜死心塌地的汉奸样子,村民们心里非常鄙夷,有的人偷偷地吐口水,有的人鼻子里轻轻的“哼”一声。但在四周明晃晃的刺刀下,更多的人则是闭口不言。

刘小榜转身向松尾说:“太君,看到没有,他们都很驯服吧。”

松尾翘着仁丹胡傲慢的说:“大日本皇军所向无敌,威名远播,谅他们也不敢和皇军作对。”

此后,刘村维持会在伪区长刘小榜指使下,接连几天派人到村挨门登记户口,为户主拍照,颁发户口证,良民证,太阳旗。足足忙碌了半个多月,才把一应维持事务办理完毕。接着,正式委任张华为大宁维持村村长,刘申富为副村长。

大宁村实行维持后,鬼子暂时停止了不断的围村和烧杀抢掠,村民总算免除了跑反之苦。但是,另一种灾难却接踵而至。鬼子无休无止的抽丁支差,征粮派款,使得村民们应接不暇,每天都有刘村维持会的汉奸领着小鬼子和特务队进村要粮、要油、要木料、要砖瓦、要牲口、要苦力……可以说除了不要屎,其余什么都要。阎系“张府”和蒋系“马府”也不停地派人上门,把盖着大印的公文往村公所桌上一扔,就立逼着按单交物,否则就吹胡子噔眼,百般找岔。为了给鬼子支差,有的人累病,累死;为了给鬼子交纳粮款,有的家庭卖儿卖女,一些人被搞得倾家荡产,被迫外出逃亡。

日、蒋、阎三方像走马灯一样轮番进出,使百姓苦不堪言。但更难的是主事的张华、刘申富。因为三方势力一进村,首先要奔村公所找这二人,张华、刘申富一天到晚给日本人打躬作揖陪笑脸,忙得脚不点地,焦头烂额,还很难取得日本人的满意。日本鬼子残无人性,动不动就拔枪舞刀,拳脚相加,就是东、西府的人,对自己的同胞也是穷凶极恶,一点不手软。张、刘二人不是今天挨耳光,就是明天挨枪托,每天都是伤痕累累。

一天,刘村据点又向大宁村派下二百斤猪肉,五百斤小麦。张华跑东家,进西家,求爷爷,告奶奶,挨了不少白眼,被人骂了无数声“汉奸”,最后才搞了不到一百斤肉,一麻袋小麦。当日本人前来验收时,看到墙角边放的那一点点东西,顿时眼露凶光,上去一把揪住张华的衣领,使劲地在他脸上抽,一边抽一边骂:“八格牙鲁,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然后把张华使劲摔在地上,用大皮靴猛踢。刘申富见状,上前抱住鬼子说:“太君息怒,太君息怒。”这名日本人一脚把刘申富踢倒在地,转而轮番对二人毒打,张华、刘申富被打得在地下乱滚,嘴里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同来的汉奸见马上要出人命,才赶快上前劝阻道:“太君,请你不要打了。杀死这两个人像踩死两只蚂蚁一样容易,可是,把他们打死了,谁来给皇军收粮收款呢?”鬼子听着这话也有道理,才停止了毒打。指着张华、刘申富吼道:“听着,支那猪,不好好为皇军效劳,统统死了死了的。”说完一挥手:“开路一马斯。”怒气冲冲出门而去。

日本人走后,村公所里的办事人员纷纷跑上前,把张华、刘申富从地上扶起来。张华嘴里、鼻孔都是血,一张脸肿得象发面馍头似的,肋骨被踢断了两根,疼得直不起腰。刘申富被踢得尿了裤,从此成了尿失禁。

张、刘二人活这么大,平时小心谨慎,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破了头,哪曾经过如此阵势?他们觉得干这个活窝囊、憋气不说,再干下去怕连小命都没有了。因此,二人一瘸一拐找到张仲荃,声泪俱下的诉了半天苦,让张仲荃看了浑身的伤痕,然后口口声声的说:“金保贤侄,这维持的事咱是不能干了,小鬼子太没人性,一天逼得人连个喘气的功夫都没有。稍不如意抬手就打,说不定哪天二拇指一勾,就把我们交代了。就这,乡亲们还不理解,当面吐唾沫,背后指脊梁。咱一辈子哪丢过这些人呀,请你高抬贵手,快另选高明吧,我们是不想干了。”张仲荃看了二人伤情,也很是伤感,赶忙好言抚慰,劝二人为了保全乡亲要忍辱负重,将来打走鬼子你们就是天大功臣。但好话说尽,二人就是坚决不干,非要张仲荃当下答应他们辞职,否则就坐着不走。

正当张仲荃与张华、刘申富在屋中为辞职的事僵持不下时,张旭东在院里喊了一声:“金保叔,你出来,我和你说句话。”张仲荃走出屋外问:“什么事,魁元?”张旭东附耳低言:“老徐让你立即到琚家后沟开会。”张仲荃点下头,张旭东转身去了。张仲荃回到屋里,向张、刘二人说道:“二位老叔,看到你们被鬼子这样折磨,说实话我也非常难过,你们先回去歇着,好好养养伤,如果确实不愿再干,等我找好人选,就替下你们。”张、刘二人方才如释重负,千恩万谢出门回家。

张仲荃来到琚家后沟琚景玉先生的阁楼上,几个支委都已到齐。张仲荃进门就把张华、刘申富二人挨打, 坚决要求辞职的事讲了一番。郭维邦听了,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对维持的不满情绪:“我说组织群众跑反吧,你们非要搞什么维持。现在可好,这二人坚决不干,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看起来真是没辙了。”

徐毅和颜悦色地说:“同志,先别发牢骚,把大家找来就是要商量一下,咱们下一步怎么样把假戏真唱,还要唱得象模象样。今天,申四同志从北边回来,带回了党中央、北方局和晋豫区党委的重要指示。这些指示回答了我们心中的疑惑,大体的意见我归纳了一下,有这么几点:第一,要求敌占区党的组织要实行‘精干隐蔽、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总方针。第二,要在日军占领区建立两面政权,表面为鬼子做事,暗中为抗日服务。第三,要求广泛实行统一战线,对伪军、伪政权,两面汉奸实行长期争取的方针。第四,要求共产党员深入到广大群众和日伪组织中去活动,有的还可以担任伪区长、伪村长、保甲长等等,这并不等于变节投降。而是一种‘白皮红心’的策略,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第五,敌占区党的活动要利用合法形式,当小贩,当医生,当教师,甚至可以参加会道门和迷信组织。以公开的职业,合法的身份掩护党的组织和活动。第六,利用合法的名义建立灰色的、秘密的、伪装的武装,广泛团结群众,以积蓄和准备反攻的力量。”

徐毅说完,郭维邦把眼睛瞪得溜圆:“上级真是这么说的?”

徐毅扬起手中的几张纸说:“我的同志哥,这可是申四同志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上级文件呀,难道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郭维邦长出一口气说:“过去,咱老怕政治上犯错误,现在有了党的指示,咱什么也不怕了,那就照着干吧。如果有一天有人说咱的不对,党是最清楚的。”

徐毅说:“看起来维邦同志是想清楚了。那么,仲荃同志是什么意见?”徐毅转向张仲荃问道。

“上级怎么讲,咱就怎么做。”张仲荃坚定地说:“我的意见是,如果咱还要继续实行表面维持,第一,可以利用村中与敌伪有关系的人出面主持维持。像张华、刘申富这样的人,既胆小,又没什么背景,确实也难为他们。第二,把维持日伪的村公所与应付东、西府的村公所分开,省得搅在一起,纠缠不清。我提议,日伪村公所放在东佛堂大庙不动。东政府村公所设到西佛堂大庙,西政府村公所设到后佛堂大庙。三者互不通气,便于我们居中行事。第三,既然上级说党员可以深入到日伪组织中活动,甚至可以担任伪职。我们就选派精干的党员同志,参加对日、蒋、阎三方的维持。”

徐毅问:“眼下最当紧的是要把村中的两面政权建立起来。具体的人选,你考虑由谁来干合适。”

张仲荃说:“现在张华,刘申富坚决不干,我看南场院的刘嘉铭可以先过渡一下。这小子比较精明,也很滑头。据听说还与县城的什么人偷偷摸摸的来往,但目前还没有太坏的苗头。咱们先用着,不行再说。东、西府的村长,我建议由郭维郁、郭维邦兄弟二人分别担任。也便于牵制刘嘉铭。另外,我考虑,我们的队伍不会不回来,也得有接应的准备。我看八路军这边的事,可以由景云挑头。他虽然出身富家,但立场坚定,办事能力强,群众基础好,将来要成立咱自己的村政府,景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徐毅说:“上级的指示中,还有一条,就是要求建立秘密武装,这一个怎么落实,我们也要讨论形成具体意见。”

张仲荃道:“在当前情况下,过去的形式大都不能再用,但我记得咱村曾成立过一个叫游击小组的武装组织,这个名称就比较灰色。我看可以把这个组织恢复起来,让它承担掩护群众、锄奸除特等任务。村里还可像过去那样,让各家各户适当捐些粮食,作为给游击小组的报酬,不能让这些同志白干。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慢慢发展,条件成熟了,我们就亮出旗号,公开和狗日的对着干。”

支委们都认为这个办法可行。徐毅又问:“要成立游击小组,谁可以领起头来?”张仲荃说:“我看我那侄儿张魁元就行,他从小就喜欢使枪弄棒。”

因为村里的军事骨干大都随部队撤走,张旭东又被大家所了解,这个意见也被徐毅和支委们接受了。

停了一会,徐毅又想起了什么,问张仲荃:“大家都有事了,你干什么?”

张仲荃笑道:“老徐看我干什么合适,我就干什么。”

徐毅说:“既然咱们统一了思想,我看不光是仲荃,所有的骨干都应该有一种身份掩护。”

张仲荃说:“那好,我们商量一下,回头再向你汇报。”

过了不久,张仲荃、琚景云加入了阎锡山的革命同志会,何象立、何象乾、琚温等地下党员加入了村里的青帮组织,取得了合法的身份掩护。

(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