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英雄陈廷贤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5-29 17:37作者: 梁家礼来源:晋城党史网

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为纪念这一伟大壮举,为缅怀在长征中给红二十五军领路突围脱险的晋城籍布衣英雄陈廷贤,特写此文。遥祭英雄忠魂。


苦难一生

陈廷贤,泽州县金村镇长阴村人,生于1912年农历10月15日,家庭贫穷,父亲陈来狗老弟兄四人,分家时,每人分了一间半房屋,一亩多山坡地,艰难度日。陈廷贤,奶名陈喜孩,儿时由于家庭人口多,兄弟姐妹六人,他是老三。当时处于兵荒马乱,军阀混战,家中生活十分困难。两个妹妹被饿死,小弟被迫送姨姨抚养。懂事的陈廷贤为减轻父母负担,在他13岁那年(1924年)求堂哥陈金生带他出外谋生。开始在本省晋南运城下井挖盐,后来挑八股绳贩盐,往返于黄河南岸三门峡、卢氏县一带,再后来,做开了货郎卖糕点,行走羊肠小道,攀登悬崖峭壁,常年奔波于卢氏群山之中,四山八乡走个遍,旮旮旯旯山庄卧铺都晓得,人熟了,当地群众都欢迎这个小老西儿,于是就在卢氏县横涧乡卜厢峪认了个干娘,在大伙帮助下,用土坯修了两间平房,从此落户于豫西山乡。28岁上,(1940年)才回山西老家晋城,和吉桂枝结为夫妻。1950年在卢氏参加了工作,分配在县副食品公司西街门市部卖盐。老俩一生有五个女儿。一人赚钱养家糊口,生活并不宽裕。陈廷贤13岁背井离乡,从晋城到运城,又从运城到卢氏,苦难的经历,裂痕斑斑的双手。听经历,看现状,谁都会声泪俱下。


临危受命

1934年冬,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率红二十五军3000余人从鄂豫皖根据地出发北上长征。蒋介石在半个月前就电令驻开封的十九路军第六十师万余精兵前往“堵截”,并于红军北上西进途中前往武昌督战。当红二十五军行军进入河南豫西境内时,敌军抢先占领了红军入陕的必经之路——卢氏西南关隘五里川和朱阳关。构筑了工事,企图堵歼红军。此时,在红军身后有数万兵力已跟踪到只有70里远的栾川一带。南(左)有豫西军阀“内乡王”夹击,北(右)面是黄河天险。前有堵兵,后有追兵,再加上蒋介石在陇海铁路上备有专列随时增援。红二十五军进入了敌军设下的布袋阵,前后左右无路可走。蒋介石得意忘形,认为红二十五军“插翅亦难逃遁”。将要和隋未瓦岗农民军一样,全军覆没于卢氏群山之中。

十二分火急!红二十五军到了危急关头。面对恶劣的形势,许多同志产生了绝望情绪,主张和敌人硬拼。伤员们也要求把担架队员充实到连队,并集体写血书,请求断后。军医院医护们也保证不拖累部队,决心不当俘虏,一旦冲不出去,就抱团跳崖。

在严重形势面前,军领导沉着冷静,决定一方面稳定军心,另一方面从多种角度考虑入陕之策。最后一致决定,改变原定路线,另择小路前进。走小道,关键要有向导。于是分头入村进寨打听熟悉地理山川河流的人。经过三天的找寻,终于在离卢氏城20多里的大干村碰到一位去大青山赶集的年轻货郎。经和他屈膝交谈。听说他是山西人,军长程子华是运城人,也是山西人,侦察员带他到军部相叙,到军部后程军长和货郎亲自交谈,从家世谈到经历,又谈到各自处境,“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无话不说。当提到红军被围困,无法突围时,陈廷贤心急火燎,向军长表态:“这山里的小路我熟,赶快走吧,我给你们带路,我做货郎生意,走过只有放羊人知道的小道,这条小道虽然险要,崎岖难走,但可以绕过五里川和朱阳关两个隘口,可直插陕西洛南。”当即军领导进行了研究,决定采纳货郎建议。程军长就把领军突围的重要使命交给了“小老乡”。为迷惑敌人,当下派出手枪团,到朱阳关东15里处的村子佯装主力“号房子”,贴标语,造声势,给敌人造成错觉。

1934年12月5日凌晨,红二十五军主力在陈廷贤的带领下从河镇出发了。队伍从姬家岭进入水域河峡谷,经香子坪,大石河沿着一条“七十二道水峪河,二十五里脚不干”的深山大峡谷“一线天”前进。当夜,红军主力到达涧西、南窑时,远远看见卢氏城头灯笼火把通明,还听到人喊马叫,经侦察,才知道蒋介石电令从陕州调来的援兵进驻了县城,军领导当机立断,绕过县城,沿洛河南岸同西急行军,赶到河口望云庵一带在柏树林里露营。第二天红军主力在横涧镇方向虚晃一枪,实向龙驹寨推进,并消灭了驻扎在此的保安队。第三天红军主力多路行进。先从徐家岭、潘河向灵宝秦池一带虚张声势,实向官坡镇迂回。主力由陈廷贤带领翻过大夫岭、石门、经香山庙向官坡镇挺进。经三天三夜翻山越岭,8日先头部队直扑豫陕交界处的安塞铁锁关,陕军败逃,陈廷贤终于将红军带出了重围,进入了陕西南大门。陈廷贤的义举,临危受命,挽救了红军。使蒋介石欲聚歼红二十五军于卢氏群山中的企图成为黄粱美梦。

陈廷贤和红军握手告别,临行前程军长将一张盖有红色大印的纸条交给了他,并告诉他:“小老乡,从此你就是共产党的人了,把这张纸条保存好。”


惨遭磨难

红军脱险后蒋介石恼羞成怒,命令驻卢氏部队和地方武装严加追查,认为一定是当地人带的路。陈廷贤送别红军后,返回到卢氏卜厢峪的家。第二天,把他以给红军带路的嫌疑人被民团押到城隍庙审问,经干娘联络了几个乡亲向民团证明货郎这几天一直在串乡没远走,要求放了小货郎。由于陈廷贤只身一人,在山区游走四方,走到哪住到哪,一半天不定,又是一人所为,查无凭证。经民团捆打、罚跪折磨了三天才把他放了出来,出来后他遍体鳞伤,经干娘尽心调养,一个月后才能出来走动。

三十多年后,在文化大革命中,使这位为挽救红二十五军脱险立了大功的人,又遭二次磨难。他所在单位卢氏县副食品公司的红卫兵,以“有重大历史问题”的“特务”,反复进行批斗。他说他给红军带路突围,首长给过他盖有红色大印的纸条,被日本鬼子侵占卢氏后把房子烧了,纸条也不见踪影。造反派指责他说给红军带路是“美化历史”,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又以“招摇撞骗”、“假劳模”等罪名,进行多次批斗。受尽了迫害和折磨。

其实,陈廷贤参加工作后,曾多次向公司党支部书记谈“纸条”和“党籍”问题,同时递交过入党申请书,要求补交党费,可是没有证据,组织无法承认。在工作中陈廷贤干得很出色,年年被评为先进,是学毛著积极分子、省劳模。

陈廷贤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精神失常,饥饿不知,大小便不知羞丑。把救红军突围的布衣英雄,折磨得不成样子。对旧社会的磨难,民团的打骂,情有可原。在新社会被批斗、打骂,他怎么也想不开。疯疯癫癫十余年,于1984年农历正月十二含冤去世,享年73岁。

平反昭雪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程子华在担任山西省委书记期间,曾先后六次派人前往晋城寻找“小老乡”陈廷贤,因线索缺乏,均未找到。

1985年中央军要撰写红二十五军军史,又派人来晋城去河南卢氏寻找陈廷贤,才在卢氏县城内找到了陈的家人,可是时间晚了一年,未能见到陈廷贤本人。当老领导、老红军程子华、刘华清听完陈廷贤的坎坷不幸遭遇和去年含冤去世的情况汇报后,两位老人感慨万千,泪流满面。当即让把陈廷贤的英雄事迹反馈给卢氏县委和县政府。卢氏县委、县政府对此事非常重视、召开会议,作出决定,为陈廷贤平反昭雪。一、以县委县政府名义拔专款,县老促会承办,为陈廷贤树立墓碑,在墓碑上铭刻上他带领红二十五军脱险的英雄事迹;二、为陈廷贤的遗属吉桂枝,按政策给予抚恤优待;三、为没有工作的小女儿陈爱玲,给予安排适当工作;四、在县党史馆将陈廷贤的事迹作为重要内容之一列展。

1996年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之际,拍摄的大型历史文献片《北上先锋》,在卢氏县拍下了许多镜头,其中就有三次关于陈廷贤英雄的珍贵镜头。

布衣英雄陈廷贤永垂不朽!千古流芳!

(注:据随卢氏县老促会访陈爱玲笔记整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