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战朽儒 100章 浑水摸鱼5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4-16 16:33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林奇和四姨太太先后来到南霸天卧室。见林之东躺在床上不说话,还有几房太太也面带怒气。林奇小心地问:“叔叔找我有事?”

   “你干啥去啦?还有你!你们俩在干啥?”大太太厉声问道。

   “我……”林奇吱吱呜呜。

   “干啥去了?”林之东慢声慢语地说问。

   “哦!我……我去李庄要账去了。”

   “小四去哪里了?”

   “老爷,我哪也没去,就在我自己屋里呀?”

   “是吗?小休去找你你不在屋!”大太太说。

   “胡说,我一个人在屋里睡觉呢。这不,我连妆没有顾得画就来了。”

   “怕是有人在给你化妆吧!”大太太鄙夷的说。

   “哟!大姐,我哪里像有些人啊?房里丫鬟侍候着;放个屁就有人接着?”

   “死婆娘敢跟我犟嘴?林奇!掌嘴!”

   “婶娘!这——”林奇不知如何是好。

   “掌嘴!”大太太吼道。

   林奇一步步走向四姨太太。四姨太太也不害怕望着刚刚和自己上床的男人一言不发。林奇望望躺在床上的林之东,林之东面无表情地把眼闭上。

   林奇在四姨太太脸上轻轻地扇了一巴掌。

   “重重地打!”大太太命令。

   林奇知道不下手不好交差。不下手自己和四姨太太的偷情的事就是不打自招。大太太这一招也够厉害的。心里想:小子哎!让你叔叔看看自己的好侄子吧!骚婆娘!也该尝尝男人的巴掌是啥味道。想到此大声地说:“林奇?咋啦?打!给我狠狠地打!”

   林奇眼闭着在四姨太太脸上重重地左右开弓!只听“啪!啪!”两声,四姨太太那粉白的脸上顿时出现几道指印。四姨太太用上手捂住脸哭着来到林之东床前“噗通!”一声跪下。说道:“老爷,救我!我……我不敢了!”

   林奇低着头站在旁边浑身发抖。

   “林奇啊!寨后那两件小屋还干净吧?”

   “干净!”

   “那好吧,从今天起,四姨太太就搬进那小屋里去住。派一个人看守着。门上四季上锁。四姨太太的吃住拉撒不准出门!”

   “老爷!老爷!你就饶了我吧!我……不敢再……”

   “拉下去!”南霸天霍地又坐了起来。

   林奇只好架着四姨太太向寨后牢房走去。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现在局势一天比一天糟,我已尽筋疲力尽;大太太年势已高,我也无心再让寨子里的家务缠住。今后寨子里的一切家务有五姨太太管理。老三尽心抚养小少爷,你们都有一份财产可得。不要再争高比下!我要把心思放在对付镇上那帮小子上。”

   天黑以后,郝老二几个人如约来到十字街春柳楼住店。他们选择一处靠临街的一个二楼窗前。要了几壶酒几碟小菜开始边喝边向窗外观察。只见窗外灯火通明人声嚷嚷。一街两巷的街坊邻居坐在各自的门前聊天叙话。小商小贩不时地叫嚷着。一些酒馆里不时传来猜拳行令的叫嚷声。

   “娘的,小小的防胡镇还挺热闹的。”一个家伙说。

   “废话少说。都说说打探的消息咋样!”郝老二厉声说道。

   “邢文家大门敞开着,但有民兵把手。”一个家伙说。

   “邢文的大儿子叫啥仁天黑id时候上学回了家。是一个解放军模样的人接送的。”另一个家伙说。

   “看!看!看!解放军领着民兵放哨巡逻呢!”一个家伙惊叫着说。

   “看来他们有防备。”

   “老二,这次绑票不成老大的押寨夫人弄不到手不说老大还要砍你的头咋办?”一个家伙幸灾乐祸的说。

   “就是!我们的想一个法子才对,要不然回山寨我们也没有好果子吃。”另一个家伙也说。

   “说的也是,但是,他们把守的那么严咋个下手法?万一和上次一样偷鸡不成丢把米咋办?

   “我家中还有妻儿老小,我可不敢冒险事。咱们还是各自回家不敢胡子这买卖啦!”几个家伙害怕了。

   “去去去!!!老子无论咋样也得弄一个回山寨!”郝老二无计可施的在屋里转。最后他低声对手下说了几句话。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