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城长宁机场的修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3-12 15:25作者:滕久昕来源:晋城党史网


1945年8月25日,中央借用美军道格拉斯DC型飞机匿名将我军高级将领从延安返回晋东南长宁,图为起飞前在延安机场留影。


李达(前左一)与美军跳伞飞行员合影。



1943年秋后,全国抗战形势已见转机,但太行区仍在日、伪、顽军的包围和水旱、蝗灾的夹击中艰苦奋战。1943-1944年冬春,我385旅769团利用休整间隙,在黎城东阳关一带利用当地大片冬闲地修了一个大型综合练兵场,以适应全团比武会操。不曾想到这个大操场会被改建成简易机场,甚至会成为日后被“援华美军视察组”相中的与延安总部联络的中转站,起过不小的作用。长宁机场,是抗战时期八路军在太行山敌后抗日根据地修建的唯一机场。在抗日战争的史册上,长宁机场有如昙花一现,仅仅存在了两年多时间,但它却在加强美军观察组与八路军交流和往来、运送中共重要人员和物资等方面,发挥了独特的重要作用。长宁机场的出现,还要从太行山根据地营救一批美军飞行员说起。

1944年10月29日下午一时,美国飞虎队(即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美国空军援华志愿队)的一架B—29(3363号)轰炸机,在执行轰炸鞍山钢铁厂和小丰满水电站任务返航时,不幸被数架日军“零”式战斗机击中,无法再继续飞行,机上十一名飞行员不得不弃机跳伞,飞机坠落在太行山区的平顺县境内。随后,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得到消息后,指示根据地的军民开展了紧急营救,将十一名飞行员全部找到,经宋家庄、长宁村安全送到了太行军区和一二九师司令部所在的赤岸村。

在这里,美国飞行员们受到了李达、黄镇等人的热烈欢迎和热情款待。在主宾相互寒喧的宴席中,飞行组机长乔治•瓦洛夫少校说:“原来我们听说,你们八路军的根据地只有巴掌那么大,但从我们降落的地方到这里,足足走了一天半的时间。在路上,我们还看到了一片很大的开阔地,好像是一个秘密机场。如果我们预先知道这里有机场的话,我们的飞机就可以在这里迫降了。”李达明白了美国飞行员的话意后,笑着解释说:“那里是长宁川,只是一片天然的开阔地,而不是机场。你们走过的路,还只是我们太行军区一个军分区的一小部分。我们八路军一二九师开辟的抗日根据地,除了太行军区,还有太岳军区、冀南军区等几个军区,面积加起来,相当于你们美国几个州那样大。”那些美国兵才弄明白,经过长宁村时看到的那片开阔地并不是八路军的飞机场,只是适合修建飞机场而已。

此后,受邓小平、滕代逺之邀,这些美国飞行员又到八路军总部所在地麻田做客。美军飞行员受到邓小平、总部参谋长滕代逺的热情招待。酒酣耳热之际,少校机长乘机向邓小平提议道:“我们在长宁川看到一片天然的开阔地,很平坦,只要把地面加固一下,降落飞机是完全可以的。”听说八路军总部附近可以建设机场,邓小平非常高兴,说:“长宁川如果可以做机场,当然太好了。请你们再到长宁川去看一看,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指导我们部队修建。”

美国飞行员非常认真,推选出代表到长宁川实地勘察。李达则派了两名工兵参谋陪同,并由太行军区情报处主任李棣华担任翻译。他们返回涉县赤岸村,将方案当面向李达提了出来。飞行员们的话,使李达很受启发,遂萌生了修建机场的想法。12月上旬,李达向滕代逺参谋长做了报告,请滕代逺参谋长一起到长宁村进行实地考察。两人带着工兵参谋,赶到长宁村,实地查看了地形地貌后,感到修建机场是可行的。随后又向黎城县代理县长张通、区委书记等人交待,要积极动员当地群众,协助部队,早日把机场建好。长宁村一带,驻扎着一二九师三八五旅的七六九团,施工的任务就交给了这个团。黎城县抗日政府发动长宁村及周边几个村庄的群众,协助七六九团修建机场。施工开始后,在长宁川的场地上,红旗招展,战士们和群众们一道,有的推小车,有的担箩筐,有的牵牲口拉碾子轧道,大家干得热火朝天。不过一周左右,飞机场就基本成形,而后,七六九团又按照工程技术人员的要求,对飞机场一些细节部位进行了修整,设计了一些标志。这样,长约两华里,宽约四丈,由黄土路铺成的飞机跑道和停机坪便算大功告成了。这个简易的飞机场刚刚竣工,太行军区就接到了八路军总部的来电,称美军观察组的飞机将从延安起飞,来接这里的飞行员。收到电报,李达连夜指示太行军区情报联络处负责人李棣华和黄宇田,马上组织人检查机场。由于根据地缺乏修建飞机场的经验,人们也不懂得如何检测飞机跑道的硬度是否合格,肉眼也无法判断新建的机场会存在什么问题。结果,在美军观察组的飞机降落时,出现了一点儿小问题。飞机在黄土跑道上滑行时,一只轮子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见此情形,在场的人只好分头去长宁村里,找老乡借来所有的井绳,齐心协力,才把陷下的那只轮子吊了出来。跟来取绳子的老乡看到飞机好奇地围观,还偷偷去摸螺旋桨。飞行员没有看见,发动引擎时,将他俩卷进螺旋桨中,一个被甩出好远,趴在地上,一个卡在螺旋桨中,当场毙命。出此意外,大家都很难过。据李棣华回忆,滕代逺为此伤心了好几天,一再说:“不应该,真是不应该啊”。随后,部队战士对跑道进行夯实加固,再没有发生类似问题。

长宁机场周围没有增建建筑物和导航系统,美军观察组的飞机每次降落,都是由七六九团的战士临时点燃火堆做导航。每次飞机离开,地面人员也会全面撤离,加上机场四周都是老百姓种的庄稼,所以,这座对外称是部队练兵大操场的简易机场,也从未被日寇的侦察飞机发现过。 以前,从太行到延安的人员,要以一个团左右的兵力护送,徒步跋涉一个月左右,还要穿过几道封锁线。现在,搭乘飞机去延安,仅需几个小时,既快又安全。总部和129师的同志去延安开会、运物资、送文件,也都是从这里搭乘美国飞机。李达还用飞机给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送去了太行山种的苹果。

抗战时,就是这么一个修建简易的机场,成为了美军观察组的飞机飞往延安的一个中转站,也使得美军观察组与八路军前方总部的交流更方便了。由于美军少校乔治•瓦洛夫的一个建议,在八路军总部附近成功修建了机场,所以机场还被冠以“瓦洛夫机场”的美名留存下来。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