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 072章 邪不压正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5-08-14 08:24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姜妞的婚嫁和别人一样礼数俱全。

   婚嫁习俗各地不一。信阳这个地方婚俗就有多种。

   1。一般来说,结婚是中午的正席,头天晚上女方正席。但也有一些地方是晚上男方正席。中午女方正席。

   2。彩礼的下法有两种,一是对月礼。就是在结婚那天前一个月的时间下的礼。通常是双数。有四彩六彩八彩十彩(一彩必须有两样。也就是说四彩就是八样,六彩就是十二样,以此类推)/然后就是接亲的那天,男方要下礼。和对月礼差不多。除了物礼,还得多多少少有点礼金。1000-数万不等。

   3。接亲的时候,有的地方新郎不参加,只派一队人马去;大多数地方新郎必须参加。送亲的人比较多。主送亲的两个一男一女。男的要向婆家恭维几句有关今后关照信娘的话。女的要向婆婆说几句恭维的话,同时要说教新娘孝敬公婆及做好贤妻良母的嘱托。抬嫁妆的十个八个不等,要看嫁妆的多少而定。

   4。闹房,全国的习俗差不多。

   5。红包:新娘将红包放在身上每一个角落。除了撒出去的,就是让别人在身上摸到的。

   6。团圆饭:洞房前的一顿饭。大伙聚在一起给新郎新娘出难题,通常都有点带色的。小儿不宜参加。

   7。回门,结婚的第三天,女方带着男方回娘家。这时男方还得准备些礼品,当然会少得多。但有一点,不能走新娘出嫁时走的那条路,必须想其它办法走另外一条路回门;意思是不走回头路。

   8、如果娘家没有人,那么就有最亲密的亲戚接新娘到他家。回娘家时间是三天,有爹娘或者直属亲戚送新娘回婆家。回馈之礼品不一。

   姜妞没有了爹娘。只有姑父大麻子和祁守信是直属亲戚。一大早祁守信就去了祁文三家。祁老三备下一桌丰盛的酒菜,又请来祁老庄本村几个有头脸的人作陪。其中就有张万顺祁守章。张万顺是外地人,是入赘祁姓家的女婿。此人因善于心计又加上平时会结交祁姓人。生活中还时常给爷们们施舍点粮食和金钱,所以口碑尚好人缘也不错。老庄村大大小小的红白事理都少不了张万顺。祁守章为人忠厚,不善言辞。做事地道,也是老庄村里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几个人酒桌上边喝边聊祁祁家寨的事来。

   “气家,你说老头子在祁文汉手下八大金刚里是做第一把交椅的人。在祁文汉面前说话也是举足轻重的人。镇上那些**的几个毛孩子咋不设法赶走他们?”张万顺说。

   “这你就不懂了,东边不是有东霸天吴灵各吗?南边还有南霸天林之东。防胡镇上大大小小的有枪有钱有人的户多得是;他们都不敢惹镇上的人,祁文汉去惹火烧身?”祁守信说。

   “赶走了李刚还有李刚张刚还回来。**不好惹。老百姓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是为老百姓打天下!”祁守章说。

   “听说,那个叫李刚的队长可不了得。会飞檐走壁神机妙算。”祁文三说。

   “你小子知道啥?那李刚武艺超群胆识过人。住进小镇后天天都和民兵操练武功练习枪法。听说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里靠听声音就能击中目标。百米之外能击中香火。看来那些作恶的人要遭殃啦!”祁老三说完端起一杯酒说道:“来干杯!但愿这天早日放晴——”

   “哎!老三叔这话啥意思?”祁守信瞪着两眼不高兴地说。

   就这样,姜妞回门的第一天两家就闹得不欢而散。

   “我说作恶的人今后没有好日子过了?咋的?”祁老三有点醉意。

   “你敲打谁呀?不就是我家老头子在祁文汉手下做事吗?咋的?诅咒俺哪?”

   “咋的?麻子老弟作恶事啦?”祁老三惺忪着眼反问。

   “好啦!我们今天是来喝酒的。那是国事!不谈的好!不谈的好!喝酒!”祁守章见祁守信想找茬连忙把话栏里过来。

   “不喝了!姜妞!咱们走!”祁守信一脸怒气站起身来。

   “守信哥,三天后我去你家接姜妞。还要送去好酒孝敬老爷子。”祁文三笑着说。

   “我家缺啥?你家有啥?哼!”祁守信飞扬跋扈。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