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 069章 邪不压正1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5-08-01 16:36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县城里的马虎和保安司令贾怀天各怀鬼胎彼此仍没有结束。马虎一心想讨回自己的金银财宝又不敢明对贾怀天说。息县城里街头巷尾茶余饭后人们议论的大都是马虎家产被夺的事。贾怀天也早就知道马虎要自己出兵的意图。他先是要敲诈马虎一杠子,可后来贾怀天想独吞这笔财宝。这些天马虎再三督催贾怀天出兵贾怀天总是以时机不到来搪塞马虎。马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是拿贾怀天没办法。这一天他再一次给贾怀天打电话。他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他不知道该对贾怀天如何说。思来想去他拿定了主意。他拨通了贾怀天的电话。

   “贾司令吗?我马虎啊!”

   “啊!有事啊?”贾怀天不紧不慢的问。

   “老兄啊!你咋还不出兵啊?”

   “马县长,你咋就不开窍呢?你的东西被抢让我出兵这符合出兵的条件吗?你不是把我告到专员那里去了吗?让专员给你兵啊!”

   “老兄,都是我不地道。就算是我的东西被抢老兄也不能袖手旁观是吧?再说,事后兄弟还会亏待你?你说个数!”马虎横下一条心。

   “五五分成咋样?”

   “贾兄,三七成不?”

   “不行!还是那句话,兄弟们要军饷,打仗要死人的!除了总总开销我落个啥?这年头都不容易你说是吧马县长?”

   “好吧!五五就五五!”马虎咬着牙说。

   “贾司令啥时候出兵啊?”

   “十天后!咋样”

   ‘中!”

   马虎放下电话两眼喷着火骂道:“老匹夫!老子有办法让你不得好死!来人啊!”马虎叫道。

   “县长有何吩咐?”马豹进来问道。

   “去城西把郝老大给我请来!”马虎望着窗外说。

   “县长这是?”马豹不明白。

   “让你去你就去!问个啥?”马虎不耐烦。

   “是!县长。不过——”

   “啥?”

   “郝老大也不是白使唤的。”马豹知道马虎要干啥。

   “那咋办?这口气我马某咽不下!”

   “县长,贾怀天的用意不全在那批财宝上!”

   “他还要啥?”

   “前些天你不是把县城里名妓红牡丹弄到你这里了吗?”

   “那又咋了?”

   “你别忘了,红牡丹也是贾怀天的宠妓!听说他很是生气!”

   “老子就是和他争咋啦?”

   “既然贾怀天喜欢红牡丹你不如——”

   “有屁就放!”

   “你不如投其所好来个——”

   “你是说?”马虎明白了。

   “好!让他也知道我的厉害!”马虎脸上有了笑容。

   息县城里有一个黑社会老大姓郝外号人送他郝老大。也就是抢夺邢氏兄弟盐车和劫走马虎的车辆的家伙。此人三十来岁,身高一米八。膀大腰圆五大三粗。在息县周边一带明枪暗夺无恶不作。谁家有较好姿色的女人他不会放过。红牡丹也是郝老大的姘头。

   红牡丹是息县城里出了名的妓女。包括贾怀天马虎郝老大都会经常到天仙楼去光顾她。三个人经常争风吃醋。有时还大打出手。有一次贾怀天先来到天仙楼正和红牡丹苟合寻欢郝老大来了。老鸨堵住门不让郝老大进去。郝老大知道贾怀天在上头,他一气之下一枪把老鸨撂倒在地上。他掂着枪直奔楼上,一脚踹开fang门见贾怀天正抱着红牡丹;他把枪顶住贾怀天。

   “姓贾的!你敢动我郝老大的女人?”

   “你……郝老大,有话慢慢说嘛,何必舞枪弄棒的?”贾怀天从红牡丹身上滚落下来,慌乱之中把裤子套在了头上,郝老大用枪顶着贾怀天的脑门说:“从今天起,红牡丹你不能再动他一根毫毛!”

   “是!是!是!”贾怀天好汉不吃眼前亏。

   “滚!别让我再碰见你!”贾怀天得到郝老大的赦免兔子一般溜走。

   要问一个堂堂的县警备司令为啥怕一个名不经传的黑社会老大我不说读者也会知道。这一明一暗,一黑一白,这墙土不压地土的事是司空惯见的。但是,贾怀天毕竟手中握着几百号人的兵权。从此俩人面合心不合。双方都在寻机报复对方。

   马豹走出县政府大门来到南街天仙楼。

   “老鸨啊!”

   “哦!马爷?欢迎欢迎!柳叶春花啊——接客啦——”

   “慢!老子今天来是有事告诉你,今晚上无论谁来找红牡丹不许你拦着!这是你的五块大洋!”马豹把大洋递给老鸨接着说:“如果你不听话县政府就关你的门!”

   “是!是!是!”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