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枪声 060章 小镇枪声5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5-04-14 20:53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再说张大赖带着十几个人来到邢武家。大门紧锁着。他上前捶着门大声喊道:“歪嘴!歪嘴!”张大赖吼叫着。

   邢武打开大门,“是大赖呀!”

   “我现在是队长了!”

   “对!张队长现在是我们的队长了!”一个小混混拍马屁的说

   “啊!你小子当队长了?看不出。才上任几个时辰哪?狗尾巴根子翘起来了?比武爷还狂啊!”邢武用手指着大赖的鼻子。张大赖一步一步往后退。

   “不敢!不敢!”

   “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五十块大洋对吧?咋的?今天来还债呀?”

   “武爷我……”张大赖的横劲被邢武的楞劲吓没了。

   “大赖,你听爷跟你说,你小子看我凤凰落难不如鸡是吧?爷啥时候都比你小子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懂吗?昨天喊我爷,今天马胖子是你爹!你他娘的是啥玩艺?”

   “武爷,都是我不好,吕队长让我来找歪嘴呢;他人呢?”

   “找他干啥?”

   “你哥说是你叫他来你这里取大洋的不是吗?”

   “哦!是的!钟玉呀!给兄弟们上茶。”邢武没有理他。

   钟玉掂出一壶茶递给邢武。邢武边给大赖倒水边说:“武爷不是记仇的人,人都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时候;你小子走着瞧,老子再过三十年还比你强。”

   “那是!那是!”大赖一个劲地点头。几个家伙喝了酒又折腾了半夜正想喝水,端起水喝个够。

   “赖子,歪嘴来有钱,你来,兄弟们都有份!老子啥东西都缺,就是不缺大洋!”

   “那就谢谢武爷啦!吕队长让我……”大赖手捂住头一句话没说完,“噗通!噗通!”和几个家伙都倒在地上。邢武扯着大赖的腿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拉进下水道旁。

   “呵!呵!呵!老子的水就把你们喝倒了?哥哥还有这一手哇!”邢武自言自语地说。

   “义他爹,李刚会来吗?”钟玉担心地问。

   “会的!哦!坏啦!要蒙死人了。哥哥叫我用两壶水的剂量我才用一壶!”

   “怪不得张大赖他们倒的那么快!”钟玉担心地说。

   邢武拿起张大赖的枪摆弄着笑着说:“这玩意老子也玩的熟。哦!对了,早些时候我和哥哥带回来那把枪还在吗?”

   “在!放在你的皮衣里呢?”

   “好!老子有这两支枪就可以和马胖子玩玩啦!”

   “叭!”镇公所方向响起枪声。“不好!李刚他们去了镇公所了!你在家看孩子我去看看。”邢武掂着抢向乡公所奔去。

   原来尖嘴不会喝酒,所以口不渴没有喝水,他没有被蒙倒。李刚和战士们押着尖嘴往前走,尖嘴一双猴眼向四周黑暗出张望。他想,哥哥吕品被打死,马胖子的末日到了,**也不会饶过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还是趁天黑逃命吧。他回过头望了望四周,大街上漆黑一片,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乡公所就在左前面,右前方就是小树林,只要逃进小树林向右一拐就是一条弯曲的小巷子;他们就法逮住自己。尖嘴看了看身后的李刚,只见解放军战士哥哥百倍警惕地跟在他后面。眼开就到乡政府了,尖嘴突然大声叫道:“哦!张大赖!”尖嘴转身指着身后大声叫道。李刚和大家以为是张大赖从邢武家赶过来,战士们连忙回头看。尖嘴趁机迅速向镇公所后边小树林里窜去。一个战士举枪把他撂倒。

   “谁开的枪?”李刚问。

   “他要逃跑我就……”一个战士回答。

   “快!我们暴露了。”李刚叫道。战士们迅速向镇公所冲去。

   这时镇公所里乱作一团。只听赵驼子骂道:“慌你妈的屁!肯定是吕队长喝多了枪走了火。赵三,去看看!”

   “大哥,我......”

   “去!你他娘的怕啥?”

   赵三一走三摇的走出镇公所,惊弓之鸟似的来到镇公所后面。刚一露头被李刚一只大手掐着脖子拖了过来。厉声说道:“不准说话!按我说的回答你们的人问话。不然要你的命!”

   “是!是!”赵三连连点头。

   李刚押着赵三正想向镇公所大门走去。这时邢武也掂着枪赶过来。

   “兄弟咋回事?”

   “尖嘴逃跑被击毙。你和我一起捉拿马胖子。”邢武点点头。

   “赵三!咋回事啦?”远处的赵驼子问。

   李刚用枪捣了赵三一下低声说:“告诉他们,吕队长回来了。”

   “是……是吕队长回来了!”

   “他娘的,尽是一些草包!一声枪响就把你们吓得你们尿裤子!都给我睡去!”赵驼子骂道。

   乡丁门骂骂咧咧地又去睡了。

   刘丰王小春夹着赵三大摇大摆地向镇公所走去。两个门岗还没有明白咋回事就被刘丰王小春干掉。

   “驼子!外边咋回事?”马胖子在卧室里大声问。

   “是吕队长回来了!”赵驼子说完又钻进被窝里睡了。李刚带领战士悄无声音地摸进镇公所。李刚用手左右指了指,郭川刘丰各带几个人奔向东西厢房乡丁们的住室。李刚和邢武何可大李木迅速向马胖子的卧室冲去。几乎同时三路人闯进屋内。

   “不许动!缴枪不杀!”敌人乱作一团。赵驼子爬起来去拿枪,王小春举枪把他撂倒。其余的人纷纷举起手来。西厢房里刘丰一枪没有放就解除了敌人的武装。邢武一脚踢开马胖子的卧室门,黑白牡丹光着身子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吓得尖叫一声拉过被子遮挡身子。马胖子见有解放军进里屋忙起身正在枕头下摸枪。

   “别动!动就打死你!”邢武厉声叫道。

   “武爷呀!你这是……”马胖子见邢武和几个个大汉用枪指着自己顿时魂不附体。但是,他马上强装笑脸说:“武爷,有话好商量。”

   “马镇长,你好啊?”邢武咬着牙说。

   “好!好!好!让我穿上衣服。”狡猾的马胖子伸手去摸枪。邢武手指一动“叭!”的一枪,马胖子一头栽在床上,一股红白相间的东西流在床上。这个恶贯满盈的人渣结束了他的一生。两个女人浑身瑟瑟发抖躲在墙角里。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