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爱国名医——刘汉民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12-02 19:59作者:黄根喜来源:晋城党史网


刘汉民,又名:汉和,1893年生,晋城市内上元巷人,出生于世宦之家。其父亲刘志詹(字:苏佛),1903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生回国,时任民国初国会议员,山西省育才馆教授。其兄刘以东,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早期同盟会会员,遂行孙中山闹革命,任学生大队长。刘汉民在父辈兄长影响下,幼年刻苦读书,情趣淡远,不慕虚荣,志在济世。在抗日战争时期,他随“庆升堂”药铺迁至晋东县上柳泉村,为解放区老百姓治病,受到广大人民好评。

刘汉民受家庭的熏陶,名师的指导,成为一代名医。他家中藏有大量古书,幼年时代他博览了《内经》、《难经》、《伤寒》、《金匮》等中医典籍。加以他读书用心,勤奋学习,颖悟致志,对金元四大家学说皆能融会贯通。关于叶天士、王孟英、吴鞠通诸家温病皆能得其要领。凡内、外、妇、幼、五官等科皆能通悉之,成为一代名医。

其父刘志詹在晋城创办了医学馆,刘汉民在馆内具体负责,后来晋城医学馆改为慈善医院,服务大众,他任院长。医学馆在本市最先采用新式医学教育法,开设有中、西医各科及古文、英语等课程,尤其是致力妇产科的教学与治疗,是山西省最早推行新法接生的医学校之一。为杜绝旧社会因产期感染而引起的妇女产后风、小儿四六风的大量死亡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在抗战时期,日军占领晋城后,认为刘汉民在20年代曾任山西省议员.是晋城亨有声望的上层人士代表,故日方及汉奸企图设法拉拢他担任伪职,维持一方地盘。刘汉民以“一意学医,不入公门”为辞避入乡野。他对亲友说:“国家有难我不能救,已感万分惭愧。但我是中国人,不能忘掉祖宗。给日本人办事,这是卖国行径,要遭万世唾骂,所以我宁愿在山西饿死他乡,也不去给日寇干事。”此时,他随“庆升堂”药铺迁至抗日晋东县上柳泉村开业,为解放区民众看病,享有名气。50年代初,他为“庆升堂”坐堂医师,声名日噪,求治者踵趾相接,近起晋城城乡,远至省城太原、长治及河南各地。解放后他担任晋城政协副主席、县医院副院长,始终以医为家,以医为本,日夜奔忙诊务。在省、地、市中医学术界及培训班中曾多次交流经验,医术胜出,医道颇负声誉,具有高度的民族气节。

刘汉民受多家熏陶,博采众长,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治疗风格,处方原则多仿经方体例,组织严密、条理清晰、主次分明,然见解能脱出前人的陈规,新方多有自创。他反对动辄开大方,堆砌药物。立法推崇张景岳、王肯堂诸家,用药平妥,不持偏见。每临症,必详四诊,阐明理法,再给方药。故处方常药不过数味•每味重不过三钱、服之辄良效。

刘汉民熟悉《内经》理论,从《上古天真论》有关男、女生长、发育、衰老规律的经文中,深悟人体阴精迟成而早衰,盛赞丹溪“阴常不足”之卓见。在杂症调治中,刘汉民以女子为阴,小儿为稚阳稚阴;外科诸痛疡疮,皆属心火,五官为五脏之窍,且“五脏六腑之精皆注于目而为之精。”故五脏精充,则诸窍精灵;五脏阳平,则诸窍自无炎症。

刘汉民治学勤奋,读而批,悟而记,每有精案皆细录之,日久集为厚日记本数册,拟题为《刘汉民学医心得》。所拟新方现存有带状疱疹方、疖肿汤、二尖瓣闭锁不全方、消痔汤、丸等。其中消痔汤、丸经本人及郑福昌、李方华等人试用多例,均有良效。且别开六味地黄汤治疗范围之生面,具有一定价值。然而“文革”期间,刘汉民年近八旬,遭受批斗、抄家、劳改,所撰手稿在数次强令搬迁中大部下落不明,十分可惜。  

自1945年晋城解放后,刘汉民一直担任着县级政协领导之职,他大部分时间,大部分精力,几乎每天都要接待大量病人,精心治疗。他的一生把心力全用在人民大众身上,不愧为一个有识之士,人民的好医生。1979年,刘汉民逝后,他的遗体被葬入晋城市烈士陵园。(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