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之灾 049章 牢狱之灾7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11-22 15:11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小春来到吕品的门前,他捅破窗棂纸。看见钟美的嘴被堵上在床上只是流泪。吕品看见钟美流泪的样子更觉得美。他扔掉手中的烟头,迅速剥掉身上的衣服。钟美挣扎着用两只脚又登又踢。羔羊在豺狼面前挣扎是徒劳的。可怜的钟美双手被反绑着不能反抗。吕品说:“你不想在人面前丢人就别声张。你最好连你男人也不要说。今后我们俩私下相好有你家的好处,我手下这么多人还保护不了你一家的安全?”

钟美流着泪,牙齿咬得咯咯响。

钟美越是流泪越显得漂亮,只撩的吕品淫火又燃起来。吕品扑了上去。

“嘭嘭!!”小春敲了敲窗户。吓得吕品霍地站了起来。

“谁?”

“嘭嘭!!”小春又敲了两下。吕品立刻掂着枪来到门后。

“谁?”

“吕品!你要感动她一根汗毛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你到底是谁?”

“解放军!”

“啊?好!好!好!我放了她!”吕品吓得魂不附体。慌忙给钟美松了绑。“文夫人,对不起!你你走吧!”钟美在吕品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耳光。吕品立刻躲起来。钟美出了门小春示意她快点离开。然后把门给锁上。跟在钟美身后向邢文家走去。李刚老杜在暗处向小春伸出大拇指笑了笑。

小春送钟美一段路说道:“嫂子,没事了,你回去吧!我和李排长去救邢武。”

钟美感激的点点头。

钟玉知道眼前的这个淫棍想干什么。“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马胖子的脸上。“畜生!你家也有姐和妹,难道你也要睡她们吗?”

马胖子等不及了,他扑向钟玉。钟玉在马胖子的肩上很狠狠地咬了一口,马胖子人胖力气不大,不一会就气喘吁吁。两人相持不下,马胖子掏出手枪向钟玉脖子上砸了下去。钟玉立刻瘫软在马胖子怀里。怎奈他肩上被钟玉咬的伤不住地往外流血。还有邢武刚才在他裆里踢的一脚,又加上刚才两人撕打累得他没了精神。好一阵子马胖子没能如愿。最后马胖子只能望着那让他垂涎三尺的生气。

钟玉醒来,发现自己光着身子,又看见马胖子坐在她面前看着自己。她慌乱地穿上衣裳走到马胖子面前照准马胖子的脸狠狠地抽了一巴掌逃出镇公所。

钟玉回到了家,义儿和信儿正哭做一团。她牵着孩子向姐姐家跑去。她推开大门只见姐姐披头散发的抱住仁儿和礼儿在哭。“姐姐你咋啦?”钟美把自己的不幸说了一遍姐妹俩抱着又是一场大哭。过了一会钟美突然停止了哭声,她边擦眼泪边对钟玉说:“妹妹,今天的事不能让他兄弟俩知道,为了咱们的孩子,为了这个家我们要忍辱活下去。特别是义他爹,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不知又要惹出啥事来。”

钟玉牵着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

李刚和小春老杜看见镇公所门岗把守严密也只好离开乡政府就回到了庙里。李刚说:“邢氏兄弟被关进小树林里的牢房里。你俩看怎么办?”

“一定救他们出来!”

“要弄清马胖子抓他们的目的是干什么,如果是为了黄金我想他们不会有危险。大不了明天就会放他们回去。因为他们想要邢氏兄弟给他们弄钱。要是为了李排长那话就难说啦。”

“我想二者皆有。一是马会和两个乡丁死在咱们手里。二是邢武家的金条已被马胖子发现。二者事情的轻重在马胖子的眼里后者是最重要的。目前敛财才是马胖子的真正目的。我的意见是继续观察,等郭川和同志们来到再做决定。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动手。”

“李刚说的对!等郭川来到再说。”老杜说。(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