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之灾 048章 牢狱之灾6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11-10 19:25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镇公所里,邢武被吊在房梁上,几个保安轮番抽打。邢武大骂不止。“畜生!强盗!老子要灭你九族!等着看吧!”最后几个人打累了关上门回到办公室。

   马胖子吕品张大赖几个人各有心思。马胖子和吕心照不宣地盘算着自己的好事。他们想尽快把戏的序幕结束。经商量后吕品走出办公室来到邢文房里。吕品亲自为邢文松了绑说:“文爷,镇长说了,你是个老实人。你也不会通匪;但是事已如此,不掉几个钱是说不过去的。要是上边追问下来总不能让我们掏腰包去打典吧?死者的家属哭着闹着总得把死人埋下土吧?你是明白人,以我看你就出五千大洋算了。案子也就结了。都是街坊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啥事弄僵了都不好看。你说是吧?”

   邢文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弟弟还在里面,家里人不知急成啥样,先答应出去再说。“五千大洋我家里没那么多,你们要宽限几天等我回去凑齐再送来。”

   “这就对了。”

   马胖子不再审问邢武。他把刘歪嘴叫到跟前低声说了几句话。刘歪嘴笑着说:“镇长放心,我一定办好。”刘歪嘴走了。

   吕品知道镇长的用意。于是对马胖子说:“镇长我有点不舒服,天就半夜了。我去睡觉了。”

   马胖子就嫌他碍事,便说:“那好,你去休息吧。”吕品走后马胖子叫道:“大赖!带几个人把邢武兄弟俩押到小树林牢房里,一定派人看好。”

   大赖知道马胖子今晚的用意。他吃醋了。

   “镇长他们同意出钱了就放了他们吧?”张大赖说。

   “屁话!放了跑了咋办?”

   张大赖只好和几个乡丁押着兄弟俩走了,老远还能听到邢武的叫骂声。

   李刚和小春还有老杜躲在胡同里观察镇公所的动静。邢武的叫喊声他们都听见了。小春几次要冲出去解救邢氏兄弟都被李刚制止住。

   自从兄弟俩被抓进镇公所钟玉钟美在家里哭成一团。钟玉等了两个时辰不见邢武回来就到姐姐家求哥哥。这时钟美也去妹妹家求邢武帮忙。姐妹俩半路相遇,得知自己的男人都被抓,他们都傻了眼。这时刘歪嘴也来到街上。黑夜里看见两个人就用电筒照了过去。发现正是钟家姐妹。“哎,是文武二位夫人哪?我们正要找你们呢!”

   “邢武在哪里?”

   “仁他爹咋回事?”

   “镇长叫武夫人到镇公所去。”

   “好,我跟你们去。”钟玉救人心切没有多想。

   “钟玉!不能去!我家仁他爹在哪?”

   “姐姐,你回去吧,把俩孩子叫到你家去。我看他能直吃人横屙人?”

   “我家仁他爹呢?”钟美向走去的歪嘴问。

   “从北街回去了!”歪嘴大声说。

   钟美只好回去,俩个孩子还在屋里,他不放心。

   吕品从镇公所出来就直奔邢文家。刚好碰见钟美。“是文夫人吗?”吕品的话吓得钟美一大跳。

   “是吕警长啊?”

   “邢文在我家,他让我来请你去商量个事。哦!还有镇长和保安队员们都在呢。”

   “啥事就不能回家说吗?”钟美看着吕品那双淫荡的眼问。

   “你家男人犯了通匪罪!正在受审呢!”

   钟美吓得出了一身汗。她忘记了吕品平时对她的纠缠。她担心邢文的安危。

   “胡说!俺家男人是本分人,哪来的通匪之说?”

   “他就承认了你还瞒个啥?”钟美也顾不得了。急忙跟着吕品走去。

   李刚示意小春跟在他们后面。

   吕品是马胖子从县城里带过来的打手,单身一个。又是乡民团里的头头,马胖子就在乡政府后面胡同里专门给他赁了两间住房。钟美来到吕品的家门口,吕品打开门,钟美发现黑暗的屋里没有一个人,钟美知道上当了,她转身就跑。吕品哪能让她跑掉。几大步就抓住钟美。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拦腰抱起钟美,像鹰捉小鸡一样叼到屋里。钟美拼命地挣扎,入狼口的羔羊哪有生的希望。吕品很快把钟美的嘴堵上,把她的两只手也反绑起来扔在床上。吕品坐在床边点着一颗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又慢慢地吐出来。他认真地看着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女人。全防胡镇就钟家二位女人漂亮。别看她们都有了两个孩子,妈的,那水灵摸样叫人神魂颠倒。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