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之灾 046章 牢狱之灾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10-24 09:27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马胖子的话被东厢房里邢武听见,他害怕哥哥说出自己的金条就大声骂道:“马胖子还我金条,那是我和哥哥唯一的家产。还我金条,凭什么抢我的金条?”

   马胖子听见邢武的喊叫声,相信邢文没有金条了。于是说:“你真的没有金条了?”

   “马镇长,我邢文的药铺你不是不知道,不就是卖些草草根根的,一天能卖多少钱?”

   “那好吧!你就再出五千块大洋咋样?”

   “我没有,你就是把我的药铺封了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钱。”

   马胖子霍地站了起来,“邢文!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没钱就定你通匪罪。你当我不知道你兄弟俩的事咋了?那天从邢武家出来的那个卖茶人是什么人?”

   邢文大脑“嗡!”的一声,汗就从身上冒出来。马胖子发现了李刚,怎么办?邢文马上说:“卖茶人是我老家的远房亲戚。”

   “邢文,你别跟我耍心眼,这么多年你有亲戚来过吗?马会人哪里去了?那卖茶人从邢武家出来后我就派人跟着他,结果呢,他妈的,把我的人打死他跑了。你说咋办?要你出五千大洋你不出,这埋死人得多少钱?”

   “那我就不知道了,再说人又不是我打死的。”

   “人是从你家出来的,与你无关?”

   “镇长,你家来客你留吗?从你家出去的客人打死人你负责吗?你会问他是干啥的吗?”

   “你是开水烫的鸭子——嘴还挺硬呀。来人!刑法伺候!”

   几个保安把邢文五花大绑地绑起来吊在房梁上,吕品用鞭子抽打起来。邢文大喊冤枉,就是不承认与&产党有来往。邢武在东厢房听见哥哥受刑又大骂起来。“马胖子,你biao子养的不能打我哥哥,有本事对我来!”

   “这东厢房里的人是不是皮厚些?走!咱们去看看。”马胖子说罢带人来到东厢房。房门被打开,邢武见马胖子进来低声说:“马镇长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马胖子不知道邢武的用意就凑到邢武面前。邢武飞起一脚向马胖子的裆部用力踢了过去。只听马胖“哎呀!”一声瘫软在地上。

   “马胖子,你邢爷啥就怕,就是不怕死,今天你不整死我,明天老子就整死你!”

   “把他嘴堵上!眼蒙上!耳朵也塞住!给我狠狠地打!”马胖子坐在地上捂住裆叫道。

   镇北庙里,李刚和郭川老杜正在灯下下棋。小春匆匆走进来。

   “李刚,邢氏兄弟出事啦!”

   “怎么回事?”老杜问。

   “兄弟俩被马胖子抓进牢里。还搜走了邢武家的那批黄金。”

   “怎么办?”郭川望着李刚说。

   “咱们行动吧!”小春说。

   “不!”李刚思考了一会说:“小春你密切注意镇上那帮人的动向。郭川,你连夜回队部召集同志们化装赶来。老杜明天去镇公所周围装着化缘。详细了解邢氏兄弟的情况。不得鲁莽行事!”

   “是!!!”

   郭川立刻出发了。李刚三人立刻向镇上走去。

   镇南林之东这天夜里没在家。他去了河套表妹家。河套里防胡镇十多华里。南霸天的表妹今年三十多岁,名叫梅莲;人长得漂亮。一个丫头名叫梅花,今年十六岁。也是长得如芙蓉出水一般。南霸天为了霸占表妹十六年前他把表妹夫拉去当了壮丁。隔三差五他要去河套找表妹。这次去河套不是为了表妹,二是心里惦记着梅花。南霸天每次来河套都带一些好吃的哄着梅花玩。临走时再撂下一点钱。表妹无生计只有忍耐着南霸天的侮辱。可她也看出北霸天的用心。她明白的告诉南霸天:“你霸占了我,可你不能再打我姑娘的主意。不然我会和你拼命!”南霸天也只好应允。

   南霸天不在家。他的侄子可是如龙的水。林家权和他的四姨太太早就有染。南霸天前脚出门林家权后脚就溜进四姨太太的房间。两个人苟合在一起。的声音让家奇着嘴笑。可其中一个人却醋意大发。他就是林之东的亲信林奇。林奇也和四姨太太相好。他在院里走来走去。突然大声叫道:“叔叔回来啦!”林家权吓得慌忙穿上衣服逃了出来。见林奇在院里用眼狠狠瞪了他几眼走了。林奇走进四姨太太的房间。

   南霸天有四房太太。大太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林家豪,在gmd党部队当连长。二太太生了一个丫头起名叫林香。三太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不久就死去。儿子有大太太抚养。四姨太太名叫黄ju是他才窑子里买来的。在他眼里,自己的四房太太都不如表妹梅莲漂亮。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