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之灾 043章 牢狱之灾1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9-14 15:15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再说姜妞,娘早死,如今又死了爹,一个人过日子好生可怜。乡亲们都知道她被吕品强奸。姜妞几次欲死但没有。他指望姑父祁大麻子给他报仇。大麻子的儿子祁守信趁机想把姜妞霸为己有。于是就向大麻子说:“爹,表妹姜妞一个人过日子怪可怜的;你就把她接到咱家住吧?”

   “小子!你已是有妻之人,不可妄想,再说,咱家还轮不到你娶小!你那鬼心眼爹还不知道?”

   “爹!你就让表妹过来吧!”

   “不!前天祁文三的父亲已经下了聘礼。姜妞不久就是祁文三的人啦!”

   “哦!”祁守信心里踏实了。他知道,姜妞只要嫁到祁老庄自己就有机会和姜妞相好。于是说:“那也好,姜妞起码不受罪啦!”

   “今后要注意,不论祁家寨发生啥事,你绝对不能参与。好好地管家过日子!听着了吗?”

   “听着了!”

   第二天息县城里大街小巷贴满布告。上面写道:“解放军就要打过来了!各乡镇都要积极筹款做好防御准备。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防胡镇马镇长在短期内筹集黄金万两!不愧是全县学习的楷模!”

   消息很快传到警备司令部。贾怀天听见马胖子有黄金万两心里痒痒。第三天,贾怀天接到马虎的电话:“贾司令吗?”

   “哦!马县长!有事吗?”

   “刚才犬子来电话说防胡镇有一股土匪要攻打镇公所抢夺黄金!要求县里出兵平叛。你看能不能出兵啊!”

   “马县长!贤侄有难我这当长辈的能袖手旁观吗?中啊!你看啥时候!”

   “越快越好!”

   “好吧!我这两天就出兵!”

   贾怀天笑吟吟地说:“小子哎!老子要刮尽你身上的油!别想着老是搜刮民脂民膏!”

   防胡镇公所在镇东街,座北面南,正堂五间,东边一间是马胖子的卧室。从百姓身上收刮来的钱财都放在这间屋子里的地窖里。院内东西对面各四间箱房,其中各三间是牢房。一间看守室也是审讯室。门面五间正中一间大门,大门两边是乡丁们住室四间。

   吕品带着黄金押着邢武来到镇公所,几个乡丁把邢武关进牢房。马胖子把金条倒出来。金灿灿的一堆。马胖子欣喜若狂地拍着吕品的肩膀说:“干得好!本乡长嘉奖你!”说罢连忙将金条抱进他的卧室。

   “马胖子你个天打雷劈的畜生,爷爷不死非生吞活剥了你,你是个喂不熟的狗。你不得好死。”邢武在审讯室里大骂。可任凭邢武喊破嗓子也没人理他。这时邢武真的想起了李刚来。“日后有用得着的时候我会来的”李刚这句话在邢武耳边不断响起。他希望此时李刚出现,他希望李刚带着小分队个同志来救他。

   邢文这几天也没有睡好,他茶不思饭不想。李刚的话让他寝食难安,**到底是什么组织?解放军真的要打过来吗?gm党真的像布告上说的要垮台吗?

   “张大赖还没有回来呀?”马胖子便走出房门边拍着手问。

   “该快回来了!”吕品说。

   也是马胖子对邢武动手的同一时间,马胖子也另派了张大赖刘歪嘴带人去了邢文家。他想邢武有黄金,邢文也会有的,这兄弟俩肯定在啥地方发了财。

   “文爷,开门!”

   “谁啊?”

   “镇公所查户口的。”

   邢文把门打开。发现是镇公所里张大赖刘歪嘴带着几个保安站在面前。

   “啊,是张队长和刘队长,请进。”

   “文爷,我们就不进去了,镇长让你去一趟。”

   “有事吗?”

   “不知道,文爷,咱只是跑腿的。叫咱来咱能不来?”

   这时钟美也从屋里走出来。惊讶地问:“有啥事不能明天再说嘛?”

   刘歪嘴看着钟美笑嘻嘻地说:“文夫人,你就等着好事吧!”

   钟美不懂歪嘴的话音。

   邢文只好跟着刘歪嘴向镇公所走去。路上邢文迅速地思考着:莫非款子交的少了?要么是李刚的事被发现了?不会!没人知道。那又有什么事呢?邢文的一颗心跳得厉害。

   进了镇公所,刘歪嘴把他带进西厢房审讯室里。他听见邢武的叫骂声:“马胖子,老子的酒菜大烟你没有少用,钱你没少花,你今天对老子下毒手,你不得好死!”

   邢文听到邢武的声音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李刚的事被发现了。天哪!那可是通匪罪,是要被杀头的。万一邢武承认了一切都完了。于是他对着东厢房大声叫:“我要见马镇长,我们兄弟俩什么事也没做。什么人也没有见过。打死我们还是什么事没做过。我要见马镇长。”

   邢武听见哥哥的喊叫声,知道哥哥也被抓。也明白哥哥的喊话用意。他不再喊了,有哥哥在他什么也不怕。哥哥办事比自己稳妥有心计。

   西厢房的门被打开,马胖子吕品还有刘歪嘴进来。屋里灯点着了,马胖子坐在审讯桌旁,刘歪嘴吕品站在他身旁。

   “邢文,知道我叫你们来有什么事吗?”马胖子卖着鸭子腔说。

   “我们兄弟俩什么事也没做过,不知道。”

   “我不想叫你先回答我,你先看看那墙上挂的,地上摆的;这些刑具是可以让你开口的。”

   “马镇长,我邢文是个守法的人,你们要钱我第一个交的,我确实不知犯了什么法。”

   “现在是国难当头,**就要打到家门口了,你是镇上富户多出些钱好吗?”

   “我已经出了九十块大洋了。”

   “让你再出五十块金条咋样?”

   邢文一听马胖子要金条心里踏实了许多。马胖子是在讹诈自己并不是因为李刚的事。

   他说:“要说百八二百块大洋我还拿得出,至于金条我可没有。”

   “邢武有难道你没有?”

   邢文立刻明白弟弟的金条被发现,并且金条已经被马胖子弄来。邢文迅速的思考着。

   马胖子的话被东厢房里邢武听见,他害怕哥哥说出自己的金条就大声骂道:“马胖子还我金条,那是我和哥哥唯一的家产。还我金条,凭什么抢我的金条?”

   马胖子听见邢武的喊叫声,相信邢文没有金条了。于是说:“你真的没有金条了?”

   “马镇长,我邢文的药铺你不是不知道,不就是卖些草草根根的,一天能卖多少钱?”

   “那好吧!你就再出五千块大洋咋样?”

   “我没有,你就是把我的药铺封了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钱。”

   马胖子霍地站了起来,“邢文!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没钱就定你通匪罪。你当我不知道你兄弟俩的事咋了?那天从邢武家出来的那个卖茶人是什么人?”

   邢文大脑“嗡!”的一声,汗就从身上冒出来。马胖子发现了李刚,怎么办?邢文马上说:“卖茶人是我老家的远房亲戚。”

   “邢文,你别跟我耍心眼,这么多年你有亲戚来过吗?马会人哪里去了?那卖茶人从邢武家出来后我就派人跟着他,结果呢,他妈的,把我的人打死他跑了。你说咋办?要你出五千大洋你不出,这埋死人得多少钱?”

   “那我就不知道了,再说人又不是我打死的。”

   “人是从你家出来的,与你无关?”

   “镇长,你家来客你留吗?从你家出去的客人打死人你负责吗?你会问他是干啥的吗?”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