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为许世友改名字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8-31 15:56作者: 贺建国    司惠民    姬宽仁   来源:晋城党史网

毛主席和上将许世友情谊深厚,“许世友”三个字就是毛主席改的。

父母起名

许世友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贫苦庄稼人,他出生时正是清末社会动荡的非常时期,家乡河南新县一带饥馑饿殍,匪患迭起。童年时代的许世友每天放牛、砍柴、耕草、楼叶,做着跟大人一样的体力活,但父母和家人还是想让许世友长大后出人头地,读书入仕做官,好为这个贫家寒舍支撑门面。一则免遭富人欺压;二则给邻里写写算算,遇事帮忙;三则功成名就,造福百姓。于是父母按族里“仕”字辈为许世友起名为“许仕友”,希望许世友在读书仕途上广交朋友,善博人缘。

自己改名

许世友16岁那年,他参加军阀吴佩孚的童子军,当兵吃粮了。

当时吴佩孚的军队里,风气很坏,官兵打骂,兵痞跋扈,许世友和刚入伍的新兵蛋子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非常无奈。有一天,许世友和一个老兵痞共同值日,那个老兵痞自恃兵老,吆喝许世友倒痰盂、扫地、叠被子,自己却在外边溜达,过了一会儿那个老兵痞闲溜回来,见许世友还未干完,张口就骂,性格刚烈的许世友回了一句嘴,谁知那个老兵痞扑上来左右开弓,连续打了许世友四五个耳光,这下惹急了许世友,一脚踢去,不料那个老兵痞竟一命呜呼见了阎王。

话到此处,需交待一番。许世友八岁时,家中断粮,听说少林寺管饭不要钱,于是洒泪告别父母,跟着鹤发童颜的林子金师傅入了少林寺。许世友在少林寺练功八年,16岁时已出脱成个武艺高强,铁骨钢筋的硬汉子。他臂力过人,碗口粗大的杉树,可以一气撂倒几棵;他刀工非凡,12个钢板摞在一起,一刀劈下,钢板分成24块;他指似钢叉,叉人一下,血洞五个,抓人一把,扒下一块皮肉;他腿功神奇,五六米宽的壕沟,一跃而过,一丈多高的房屋,纵身而上。但许世友自从参加了童子军,为人低调,从不卖弄。那个老兵痞不知底细,若知道许世友的武功,再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欺辱许世友,说不准还得巴结许世友呢。

许世友打死人差点被处决,幸好有人帮忙摆平。一场虚惊过后,许世友开始厌恶旧军队,思想发生了变化。

后来,许世友在同乡傅孟贤的影响下,脱离了旧军队,加入了红军。临走时的当天晚上,许世友掂着一把菜刀,砍死了一个扣兵粮、喝兵血的凶顽官长,为战士们报了仇。

在红军的队伍里,许世友接受了一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进步思想的教育,立志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谋幸福。他认为,在红军的部队里要打好仗,打胜仗,首要的问题就是要带好兵,带好兵就要做士兵的朋友,去掉旧军队里“狗官痞子们”的习气,所以他把“仕友”的“仕”(做官的意思)的单人旁去掉,只留下士兵的“士”,改名为“士友”,立志做士兵的朋友。

毛主席改名

许世友和毛主席第一次见面是在懋功,当时红四方面军(张国涛率领的部队)和红一方面军刚刚会师。

毛主席见到许世友,眼前的汉子让他惊愕了。

许世友站在毛主席面前壮得就像插在地上的半截树桩,粗脖,大耳,高颧,宽颌,皮肤粗黑,两颗洁白宽大的门牙支撑着两片黑红厚实的嘴唇,两道出檐眉下凹藏着两穴深不可测的眼睛,犹如坚固堡垒的两个黑森森的射击孔,令人生畏。但今天在毛主席的眼里,这位出身和尚、曾任过红四方面军敢死队队长的许世友是个难得将才。

毛主席面带微笑,一手握着许世友的手,一手拍着他的肩膀,乐悠悠地说:“我经常听到你的名字,没看到你这个人,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呀?”

许世友非常兴奋,想不到毛主席还关心自己的名字,于是他把父母起的“许仕友”改为“许士友”的经过扳着指头一五一十向毛主席说了一通,并问毛主席改得可好。

毛主席听后,嘴里吐出一圈长长烟雾,爽朗地笑着说:“好是好,不过咱们再商量一下,再改个字吧,把‘士’字改成世界的‘世’好不好?叫世友,世界之友哇。”

毛主席说着将一只手举过头顶,奓开五指,朝着北方大声说:“我们这次两军会师后,就是要北上抗日,眼光要往远看,放眼世界嘛!”

“世界之友,放眼世界,主席呀,你说得好,俺就听你的。”从此以后,“许世友”的名字就真正定了下来。

多年以后,许世友回忆起改名字的事说:“毛主席肚里有墨水,站得高,看得远,想得全。”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