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歧途 041章 小镇来客3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8-21 20:1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传说埋在地下的财宝时间长了会自己挪地方。邢武自从得了那批财宝后就把金条埋在院子里一棵石榴树下。始终没有敢看过。那场大火烧了他的房屋后邢武一直不放心,不知金条还在不在。它会挪地方吗?再说,他一直都想再看看那金灿灿黄澄澄的金条模样。那是他唯一的希望和底气。有了它邢武的腰杆子就会硬朗朗的。有了那些财宝他谁也不服气。妈的,老子就是有钱,啥时候都不会服输。老子把金条都交给**!让镇上的那些龟孙子儿瞎想着!他担心财宝会像人们说的那样挪地方。这天吃罢晚饭夫妻俩不放心,决定挖出来看看。

   “义他娘,拿铁锹过来,我想看看咱的宝贝。”

   “看啥呢?放在那里还会有啥闪失?”

   “叫你拿你就拿!”邢武禁不住向院外看了看说。

   邢武小心翼翼地开始挖了起来。夫妻俩费了好大劲挖出一个大瓷坛子,邢武打开蒙在坛子口上的盖子把手伸了进去。他笑了笑又把盖子盖上,自言自语地说:“还在,还在!等李刚再来咱们把它……”

   “让我看看!”钟玉把手伸进坛里,小心里拿出两根出来。夜光下,金灿灿的,好像整个院子里都亮堂堂的。

   “噗通!”院墙外好像有人似的。

   “有人!”邢武立刻把坛子放进去;钟玉拉一张席子盖上。

   胡一摔了一身灰,忙不迭的一溜烟来到镇公所把看到的如实告诉了马胖子。

   “小子!这个锣钱你顶贵啦!吕警长!连人带货给我弄来!”马胖子笑眯眯的叫道。

   夫妻俩来到卧室。钟玉问:“义他爹你要等李刚来了真的把那金条交给他?”

   “交给他!”

   “啥?”

   “这黄金留着是祸害!”

   “你……”

   “嘭!嘭!嘭!”几声敲门声。“开门!开门!”

   邢武忙走到门前问“谁呀!他娘的,报丧啊?”邢武打开门只见门前站着的几个人,都是他从前的常客。

   “你好哇?武爷。”

   “哦,是吕警长啊!有事吗?”

   “武爷,镇长叫你去镇公所一趟。”

   “有事吗?”

   “有事!有大事!胡一!金条在啥地方!?”吕品大叫一声。

   只见胡一带着几个保安拿着铁锹来到石榴树下。胡一掀开席子,几个人开始挖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邢武急忙上前阻拦。几个保安一拥而上把邢武捆个结实。

   “吕品,你个狗娘养的,老子的酒菜你才几天没吃?就对老子下毒手?”钟玉连忙上前说道:“吕警长,这是咋回事呀?”

   吕品望着钟玉笑着说:“武夫人,对不起,这都是马镇长的主意,我也是听人差遣不是?”说罢走到钟玉面前低声说:“想救你的男人吗?容易,就看你听话不听话。要是答应我一件事,我在马镇长面前替你们美言几句。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呸!瞧你个熊样!”钟玉吐了吕品一脸吐沫。

   不一会胡一几个人挖出几个大瓷坛子。吕品奸笑几声把手一挥,“连人带货一起带走!”吕品掂着抢走出门外。

   “胡一,你个biao子养的,你还欠老子二百块大洋呢!你他娘的不是跑了吗?你不但不还老子的钱,你吊着线害老子。你个千刀万剐的龟儿子。老子有一天让你好看!”

   钟玉不知所措蹲在院里嚎啕大哭起来。

   邢武的叫骂声渐渐远去。钟玉抱着儿子钟义钟智哭成一片。

   邢武没料到马胖子对他下手这么快。他恨自己,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不听哥哥的话,恨自己结交马胖子吕品这样的豺狼朋友。哎!都是钱惹得祸!

   刚才墙外的响声就是胡一。邢武没有判断错。马胖子拿钱让胡一和李连暗中监视邢武。一直没有发现邢武的可疑行动。于是他先是放火烧了邢武的房子,后来他白天躲起来,夜里便在暗中观察邢武的行踪。巧的很,邢武挖金条被他发现,胡一就报告了马胖子。前两天邢武摔了镇公所的锣气得马胖子一肚子恼火无处泄。加上数天前找邢武借钱邢武没有给。更让马胖子不甘心的是钟玉这个大美人始终没能到手。听胡一报告心中高兴万分,就命令吕品带人去邢武家把金条弄到手,把邢武抓起来。他就可以……马胖子心中的如意算盘扣的叭啦叭啦响。

   邢武被几个保安架着来到镇公所,他被扔进东厢房里。他大骂不止,骂马胖子,骂吕品,骂从前的狐朋狗友,骂那些吃他的喝他的而有落阱下石的赌徒和嫖客。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