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歧途 040章 小镇来客2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8-01 09:49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邢武躺在床上一夜没有睡好。他眼前平时厌恶的人一个个又出现。马胖子的眼神,吕品的奸诈举动,张大赖,刘歪嘴的流氓相。还有那些赌徒嫖客的狰狞嘴脸。让他深深感到不安。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暗地里做着自己的活。李刚说的对,gmd党就要倒台了,**就要来了。天就要变了。乱世出英雄。我也是区区男子汉,活着不干一番大事业岂不妄活一生?干!跟着李刚干。妈的,人活多大不是一个死?

邢文更是睡不着,李刚的高大身影,超凡的武功在他眼前久久出现。李刚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你们兄弟俩根子好,希望能帮我建立大军南下兵站……农民代表……组织民兵武装,建立革命政权……。邢文再也不能入睡,他起了床,在床前来回踱步。

“仁他爹?你今晚咋啦?半夜三更地瞎折腾啥?”

“睡你的!妇道人家懂个啥?”邢文不耐烦。就这样,邢文直到鸡叫才躺下。

再说李刚扛着马会,小春掂着枪警惕地跟在后面在夜幕的掩护下迅速向高台庙走去。突然,街道上的巡逻保安发现了他们。

“啥人?站住!”呯!呯!保安开了枪。小春转身呯!呯!还了两枪两个保安应声道下。巡逻保安不敢再追了。

老杜和郭川在灯下下棋,听见枪声迅速掂起枪向庙外冲去。见李刚扛着一个人忙问:“怎么回事?”

“这瘪三想捣乱,排长把他捉来了。”小春说道。

李刚来到庙东厢房里把马会撂在地上。郭川上前拔掉堵在马会嘴里的毛巾用手在他嘴边试了试。“李刚,他死啦!”

“这小子怎么不顶玩啊!”小春笑着说。

第二天,邢武就来到邢文家。邢文还没有起床。他来到哥哥的床前说:“哥哥咱们跟着李刚干吧!把咱的金条捐献给**,解放了我们不再担心惹祸了。这金条是**点名要的。放在屋里不踏实。还惹祸。”

“说的都是混账话!你跟着李刚干一辈子挣了这么多钱了吗?再说,**在哪里?gmd党垮了吗?再等等看。听哥哥的话没有错。”

邢武只好心事重重的回了自己的家。但是,邢武再也没有心思作生意了,他整天看着大门外的生人。等待李刚的再次出现。

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二日至十一月二日,林彪、罗荣桓指挥了辽沈战役,gmd党的四十七万“guo军精锐”部队在蒋介石“御驾亲征”下全部被歼。九月二十四日济南被解放军占领。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联成一片。人民解放军由一百二十万增加到二百八十万。中国**在大约一亿人口的区域坚决执行了土地改革,消灭了封建土地所制。真正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奇迹。分得了土地的广大农民为了保护分得到土地财产;纷纷拿起武器积极主动地参军参战。他们与地主老财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许多革命者流血牺牲。

此时各地的官僚恶霸地主土豪劣绅也开始大肆收刮民脂民膏。为自己的未来和退路作准备。一些乡镇的土豪劣绅纷纷逃亡到大中等城市。

东霸天为了稳住北霸天他又一次给祁文汉送去重礼。不久吴灵各派去祁家寨的人回来了。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拜把子兄弟。北霸天是个嗜枪如命的家伙。他相信有那几支枪和一千块大洋会摆平侄子与他家的过节。谁料到回来的人告诉东霸天;北霸天得了上风扬石磙。不依不饶起来。这都是吴昊安排好的话:回去如何如何说。不能说没有进寨。

东霸天叹了一口气说:看来北霸天要和自己火拼一场啦!于是拿起笔来又写了一封信。把吴昊叫道面前低声嘀咕一会。吴昊点头拿着书信走了出去。

南霸天从邢武身上每个月轻而易举地得到五百大洋乐滋滋地想:让那小子干吧,一个月五百块大洋的收入也过得去。

“林爷,寨外吴家寨派人求见。“

“呵呵呵!!!老大今天是咋啦?这么多年不来往;这些天日头从西边出来了?快!让他进来!”

吴昊来到林家客厅。见了南霸天把书信递给了林之东。信上写道:“三弟之东安启:前天有探子报,祁文汉要邢武把镇上的赌场盘过去。其用意是独霸街道税收。抢三弟的地盘和饭碗。让人笑话三弟无能。为了以防不测愚兄愿与三弟结盟遏制老二的嚣张气焰。另,他还要把吴桃你的侄媳妇娶到祁家寨。”吴灵各没有说明吴桃去祁家寨的身份。南霸天看完书信霍的站了起来。“老贼!敢跟我----”林之东把话咽进肚里。“他以为他是谁啊!吴昊!你回去告诉老大,就说我林某同意和他联合!我会见机行事的!”

吴昊脸上掠过一丝奸笑说:“好!还是林爷仗义。厚礼明天送到到贵府。”

秋天,防胡小镇上又开始热闹起来。一大早生意人就开始摆摊叫卖起来。“哐!哐!哐!”一阵锣声自街南向北传来。“各位乡亲听着,**解放军就要打来了;为了搞好当地治安,防止**的捣乱,抵抗解放军攻打本镇,每家店铺出大洋五十块,每人头出大洋十块。限期十天,过期一天罚交一百块。不交的送大牢。”

保安大队的张大赖刘歪嘴赵驼子带着几个保安队员一边敲着锣一边吆喝着走来。街上的人老远就躲开。

“马胖子狗日的又要发国难才了。”

“biao子养的,他不得好死!”人们个个咬牙切齿地骂。

这时邢武从街北向南走来。他不躲也不闪迎着他们走过去。

“武爷,你要交双倍的钱。”跟在敲锣后边的赵驼子对邢武说。

“为什么?”

“你是有钱的主哇!”

“放你妈的屁!老子一个籽都不多交。”邢武上前一步从敲锣人手里抢过铜锣高高举起使劲把锣摔在地上。只听“哐!”的一声,铜锣碎成几块。

“回去告诉你们镇长,就说锣是我摔的,钱让他替我交上。”说罢扬长而去。

几个保安望着邢武的背影哭笑不得。街上的人见了邢武摔了保安的锣都开心地笑了。有人还冲邢武伸出大拇指。

“回去吧!没锣了还吆喝个屁?回去报告镇长!”张大赖带着人回镇公所去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