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祸水 038章 钱是祸水5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6-29 18:04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小镇的夜晚,虽不能说万家灯火。可赌场里可热闹非凡。自邢武停业后,那些小的赌场就纷纷重新开张起来。镇公所里的那些家伙聚集在一起又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

   镇公所里马胖子的手下正在赌博。

   “马会!下注啊!”张大赖叫道。

   “赖子,借我一点吧?输干了!”

   “嘿!老子还想找你借一点呢!”

   “这是咋啦?你没有向老子借过钱?”

   “马会,你有钱下注啊?”

   “好一个赖子,你等着!”马会摔门而去。他在街上转有一阵子无计可施。突然他想起邢武来。于是就奔邢武家来。

   “嘭!嘭!”有人敲门。

   邢文霍地站起身来。邢武迅速来到院中。李刚从怀里掏出怀表看了看说:“不要害怕,是你们庙上的和尚。”

   邢武把门打开问道:“和尚你来干啥?”

   “武爷,我是来化缘的啊!”

   “兄弟,让他进来!”李刚笑着说。

   “老杜郭川回来啦!”小春望着李刚笑着说。

   “你们认识?”邢文望着李刚。

   “哈哈哈!来!小春,尝尝邢家兄弟的好酒好菜!”

   四个人重新坐下。

   李刚端起一碗酒递给小春:“你这个酒缸早就该馋了吧。来!我借花献佛慰劳你一碗。”小春也不客气,一饮而尽说:“邢家兄弟,这几年多谢你兄弟的关照啊。”小春用手摸了摸嘴巴说。

   “你?——”邢文不解地望着小春。

   李刚掂起酒壶边给大家写酒边说:“兄弟,他就是南下小分队的战士王小春。要说我们,去年我们就认识了。那一年你兄弟俩去南方贩盐回来的那天夜晚,在息县南城休息时,正赶上县长马虎向南方逃难,他们把金银财宝装在几个破被子里。当他们准备出发时一群胡子闯了过来。他们抢走了几辆马车上的东西,单单留下那辆装着破被子的财宝车。这些我在暗处都看得清清楚楚,正当我去赶那辆马车时,你兄弟俩也从暗处冲了出来;赶走了那辆马车。你可能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你们赶走的马车上装的是金银财宝吧?我又如何知道你们的住处和姓名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当天夜里我找到了马虎的仆人,他告诉我马车上的财宝是他和马虎的小老婆装的。接着我又在巷子里暗处找到了你们的盐车,装盐的车上麻袋上写有你们的名字和地址。他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你们。当你们赶着马车向北逃跑时,我追了一段路程。我看追赶无望便停了下来。后来你们迎着俩个骑马的人吧?那就是和尚和我们的另一个同志。是我们把马虎的宪兵队引开给你们留下来脱身时间。后来我们骑着马一直追你们到达包信集,路上遇到你们放回到空马车。再后来我们发现你们走在大街上。你们各自挑了两个包裹,包裹显得很重,用小树干做出的扁担被压得弯弯的,兄弟俩如此膀大腰圆却有吃重感。这时我断定你们挑得一定是马虎的财宝。你们在一家小食店吃了饭便顺着淮河岸向东走去。你们白天不敢回去,在河岸美美的睡了一觉;天黑你们才回去。我一直尾随你们到你们的家门口才离去。

  我回到集北庙里,当晚又回到我们的小分队住地。按当时的情况,我们三个人完全可以把你们得来的意外之财搞到手,但是,我们没有那样去做。原因有三;一是害怕光天化日之下得而复失。二是让你们暂时保存。三是希想你兄弟俩为了祖国的解放献出财宝投身革命。后来几天我在小镇周围侦察了好长时间,了解了你兄弟俩的全部情况。”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