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轶事------骁勇陈再道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6-19 19:39作者:吴东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1985 年10月26日,南京中山陵5号会议厅。国家副主席王震召集王平、向守志、郭林祥诸将军开会,余列席旁听。忽闻“咚咚”敲门声,力极大,后以脚蹬之开,人未进,声已震屋宇:“嗨!我来迟了。”余抬头视之:来者脸黑如炭,白发如银,大大咧咧,摇摇晃晃,坐王震副主席旁。余轻声问临座一秘书:“何人?”答:“陈再道将军。”

  陈再道将军,湖北麻城县乘马岗程家冲人。原名程再道,1926 年报名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农民义勇军时,填表人将“程”写为“陈”,其姓误用至今。将军年幼父母双亡,由叔父带大,性顽劣,恶作剧闻名乡里。某日,有富家车水育秧,将军于水田旁佯装摸鱼,暗挖一洞穴通田外。富家抽水一日,竟不能盈田,甚纳闷。又某日,将军上山砍柴,口渴难耐,遂拔田中萝卜吃,而后将萝卜秧原样栽泥中。数日后,萝卜秧黄叶枯,田主竟误以为地蚕所咬。

  1932 年8月8日,红军向敌陡坡山阵地进攻。陈再道将军一马当先,率全营勇扑敌阵。两名国民党军士兵从左右两侧攻将军,将军怒吼一声,以枪托向左砸之,又回身以枪刺向右捅之,两士兵顷刻毙命。而此时,敌一颗子弹从将军右臂进,后背颈出,险中咽喉。伤口血喷涌,将军全然不顾,继续率全营向前突击。将军骁勇之名由此大振。

  陈再道将军作战有瘾,闻枪声即心发痒,尤喜枪对枪、刀对刀、面对面拼杀。担任师长、军长后常亲赴前沿冲锋。故每战前,徐向前元帅下作战命令时,必补充一句:“不许陈再道打冲锋!”

  红军时期某日,陈再道将军又赴前沿单骑冲敌阵。徐向前元帅闻之,召将军至,问:“骑兵团缺个排长,你看谁去合适?”将军不解何意,一愣。徐向前继曰:“我看你!陈再道挺合适。”陈再道将军忙不迭作揖,曰:“报告总指挥,下次再也不敢了。”

  解放战争中,陈再道将军率中原野战军二纵驰骋中原,围歼高魁庄,喋血郑庄寨,大战羊家集,屡建战功,陈毅元帅称之为“再道之勇”。

  红军时期某日,敌追击红军于木兰山,陈再道将军背500 块银圆随部队撤退。将军负重而行,力渐不支。敌将近,将军忽佯装摔倒,丢钱袋于一水潭中,遂跃起急奔,脱险。当日夜,潜回摔倒处,入潭摸钱袋返,500 银圆,一块不少。将军故此得上级赏识。

  1938 年1月,陈再道将军奉刘伯承令,赴冀南开辟平原抗日根据地。1月25日,将军率东进纵队至巨鹿城西关。国民党保安团借口住房紧张,拒之。次日,陈再道将军命骑兵拉开距离,绕城半圈奔驰,保安团见尘土飞扬,万马奔腾,恐将军围城,急开大门迎进。

  1938 年某日清晨,陈再道将军忽闻报,景县分区司令葛桂斋带部队叛变投敌。将军急翻身上马,单骑追之。葛部下三百余人踞河东架枪以阻追兵,忽见将军单枪匹马,飞奔而至,大骇,无一敢放枪者。将军立马高呼:“要抗日的,跟我回去;要当汉奸的,今日放你走,来日战场上见。”葛部下闻之,皆纷纷回返。

  抗日战争中某战,陈再道将军设指挥所于一独立屋。战犹酣间,忽有敌军一队骑兵直扑指挥所。其时,主力部队均在前线激战,指挥所仅置一警卫排。众皆忧之,而独将军大喜,曰:“我这支二十响还没见过荤呢,今天就让它开开斋。”言罢,率警卫排官兵阻击,竟大捷。将军二十发子弹,毙敌四人,伤两人。

  陈再道将军言:1937 年2月中旬,红四军奉命参加援西军。3月5日,忽接上级命令:停止前进,原地待命。后刘伯承召集军、师、团领导开会,宣读一份西路军失败电报。其时,会场内哭声一片,刘伯承亦泣不成声。

  陈再道将军言:为反日军“扫荡”,冀南人民开展大规模破路运动,即以日军大车为标准,把全部大路挖成道沟,深三尺,宽五尺。取土堆沟沿,修成高一尺五,宽二尺之边墙,作为人行小道。每隔数十丈挖一条四五丈之复道。冀南地区共挖道沟五万里,纵横交错,密如蛛网,时人称之为冀南平原的“马奇诺防线”。

  陈再道将军言:冀南抗战五年,不知脱衣睡觉是何滋味?

  “文革”中有大字报批陈再道将军言:1967 年2月20日晚武汉部队党委决定由杨秀山带四个营到高级步校镇压“红旗造反团”和“红色造反兵团”等革命组织。次日凌晨杨秀山执行了这一决定。3月17日陈再道说:“小小汉高用四个营,现在是我们的,以前是敌人的,反革命复辟搞得多嚣张。”把革命组织打成反革命,用心何其毒也!

  “文革”中,陈再道将军由武汉至北京,宿京西宾馆。造反派闻讯,围之,逐楼搜查。据云,其时周总理指示宾馆领导将将军藏匿于大楼电梯内。造反派上,电梯下;造反派下,电梯上。故而将军逃避一场劫难。后人问将军,电梯内滋味如何?将军答:“如战争年代打地道战。”

  陈再道将军晚年喜散步,常独自至阜成门立交桥下,遛马路,逛商店,观街景,有时挤进人堆看别人下棋,为一子之得失,与素不相识者争得面红耳赤。

  陈再道将军吃西餐时,只用汤勺,从不用叉子等。某宴,一大使馆武官对将军曰:“陈司令,你最好用叉子,这个方便。”将军笑而对曰:“我不习惯用叉子,我习惯用叉子垛稻谷。”

  某日,陈再道将军回乡,参加纪念黄麻起义大会。秘书为将军准备了发言稿,将军照稿读着读着,突然悟曰:“我回家了,还念稿子干啥?”遂弃稿于一边,想啥说啥,自由发挥,屡屡获掌声。某日,陈再道将军与某校学生座谈。一学生起立问将军:“你当时向往的社会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吗?”将军答曰:“在青年时代,我认为社会主义是个好人的世界。至于社会主义还会有溜须拍马,投机取巧,敲诈勒索的鬼名堂,是想也没想过的。”言毕,掌声骤起。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