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祸水 036章 钱是祸水3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5-21 20:01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吴昊拿着信向祁家寨走去。路上他百思不得其解。吴灵各到底玩的啥把戏?信上写的是啥?他把信打开。二弟:安好。为吴桃之事多有得罪。愚兄再次表示歉意;今又令犬侄亲自登门道歉。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看着我们是结义兄弟的份上你就原谅吴昊吧。另外,昨日三弟林之东派人送来聘礼,要求吴林两家结为秦晋之好。谁知桃儿认死不嫁林家权。她誓死要嫁占胜贤侄为妻。愚兄盼望与二弟亲上加亲。有幸与二弟结为秦晋之好是吴某三生有幸。故去书告知。不知意下如何。望二弟明示为盼。

吴昊看完信愤愤地吐了口吐沫。“老东西!枉喝了一肚子墨水。”

吴昊带人来到祁家寨寨门前高声叫道:“这里有一封吴家寨的书信,请你们下来拿给你家祁爷!”说罢撒丫子就跑。

吴昊不傻,他知道北霸天的八大金刚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进来祁家寨没有他好果子吃。

门楼上的岗哨把山参和书信送准备送给北霸天。这时祁占胜走了过来。

“谁在寨外大声小叫啊?”

“哦!是吴家寨的吴昊。”

“吴昊?他人呢?”

“走了?”

“啪!”祁占胜在那人脸上扇了一耳光。“你娘的!咋让他个龟孙跑了呢?”说罢从门岗手里把书信抢了过来。祁占胜看完信脸上挂满笑容地向北霸天的卧室跑去。

“爹!爹!吴家寨来信啦!”

北霸天从儿子手里接过信来。看了一遍冷冷地说:“信你看过了?”

“看过啦!”

“怪不得你喜欢的屁一样!”

“爹!你就答应了吧!”

“你小子也是个不能见头上扎红头绳的人!”

“我就要吴桃吗!”

北霸天几房太太孩子不多。大太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在部队当连长。女儿快三十了还没有人敢娶。祁占胜是二太太生的。北霸天特别溺爱他。所以祁占胜在北霸天面前是说一不二的。

“好啦!那吴桃真的把你迷住了!爹同意中不?!”

马豹被马胖子赶回县城一肚子气没处刹他来到门后的办公室见到马虎。

“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搞到了?”

“县长,你那位公子看起来是不认你这个爹了!”

“咋啦?”

“金条大洋他搞到了!”

“东西呢?”马虎霍地站了起来。

“公子说了,金条大洋不能给你,你有你的家。我有我的家。你能敛财难道我就不能敛财?这年头谁不想发财留条后路?”

“混账!”

“他还说,防胡镇是他的独立王国,谁也别想插手进来!爹娘亲老子也不例外!”

“他还说啥了?”

“他还说……”

“说啥子啊?”马虎两眼喷着火吼道。

“说说从今后不再认你是他的爹了!”

“啥?孽种!我我要了她狗日的命!去!到贾司令一趟,就说我有要事求他!”

“是!”马豹心中一阵惊喜。狗日的马胖子,叫你父子俩狗咬狗吧!

镇南林之东自接到东霸天吴灵各的求婚书信后,一连几天睡不好觉。林之东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他不知道吴灵各玩的啥点子。只知道吴桃是个姿色艳丽的女人。他不想把吴桃嫁给侄子林家权。他要取而代之。可他又担心吴灵各不同意,更害怕林家权会和自己闹僵。思前想后他决定以林家权的名誉把吴桃娶过来然后鸠占鹊巢。想到此他写了一封信让人送往祁家寨。

刚才墙外的响声就是胡一。邢武没有判断错。马胖子拿钱让胡一和李连暗中监视邢武。一直没有发现邢武的可疑行动。于是他先是放火烧了邢武的房子,后来他白天躲起来,夜里便在暗中观察邢武的行踪。巧的很,邢武挖金条被他发现,胡一就报告了马胖子。前两天邢武摔了镇公所的锣气得马胖子一肚子恼火无处泄。加上数天前找邢武借钱邢武没有给。更让马胖子不甘心的是钟玉这个大美人始终没能到手。听胡一报告心中高兴万分,就命令吕品带人去邢武家把金条弄到手,把邢武抓起来。他就可以……马胖子心中的如意算盘扣的叭啦叭啦响。

邢武被几个保安架着来到镇公所,他被扔进东厢房里。他大骂不止,骂马胖子,骂吕品,骂从前的狐朋狗友,骂那些吃他的喝他的而有落阱下石的赌徒和嫖客。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