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上的兵站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5-03 18:04作者:黄根喜来源:晋城党史网

1938年2月下旬,八路军总后勤部从武乡经平顺、陵川、阳城、垣曲,西过黄河的千里交通线上,设立了18个兵站。即:陵川禹居,高平宰李,晋城东沟、周村,阳城崇上、坪头、莲花山、次滩、西哄哄等兵站,直射垣曲总站通往陕北延安。


高平为第六兵站,兵站地址设在宰李村的大庙上。这个兵站共配备八路军干部20余名,战士90余名。包括一个警卫排、一个运输排、一个炊事班、一个医疗队。黄曹龙任站长,董洪国任教导员。兵站内设施规模较大,有医院机构,主要承担着从前方转送来的重要伤病员治疗,并负责将一些伤势过重或病情严重的伤病员转送到总部医院去治疗。兵站另一个重要任务,是保护党和八路军的人员安全通往,向前线运输弹药,运输军用物资,传递党中央和八路军重要文件及信件等。陵川禹居村设立交通分站(也称兵站),秦某任站长,候择元任指导员,晋城东沟镇峪南村设有分站(也叫兵站),魏某任站长,杨某任指导员,同归高平第六兵站领导。


太行山上的兵站,是以十八集团兵建立的。在高平、陵川、晋城、阳城一带向群众宣传抗战,发动老百姓为抗日募捐,支援前线,动员青年人参加抗日队伍。如东沟镇分站在峪南村徐春阳家办公,房子里挂有朱德总司令的像,配有干部、警卫若干人。有一天中午,徐春阳从东沟三高小回家,看见村边、大门口增加了岗哨,他还是和往常一样,进到院先去西屋。五班长站在门口,一手拉住徐春阳说:“小鬼,今天不准进去”。这时,一位身高魁梧的人微笑着站起来走到门口问:“你是在这院住的吗”?五班长马上回答:“是,他住在东屋,他是牺盟会会员”。首长又问:“多大了”?徐春阳回答:“14岁”当时多说了一岁。这时,徐春阳抬起头一看,屋里挂着朱德总司令的像和此人一摸一样。五班长严肃地说:“小鬼,出去不准乱说”。


武汉失守后,彭德怀从重庆回来,途经阳城路过东沟镇分站住了一宿,魏站长,杨指导员,竭尽全力搞保卫,陪同护送彭德怀是唐天际司令员。当天下午四时,唐天际司令员来在东沟镇三高小发表演讲,全体师生和东沟镇上的进步人士都参加了。他讲了全民总动员,进行抗日,采用打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讲得头头思道,句句在理,感人至深。徐春阳听了后,产生了去住抗日军政大学的念头,力争早日走上抗日前线,报效祖国。


1938年7月12日,朱德、左权从沁县到沁水去,途经高平宰李村兵站,到晋城东沟镇峪南村分站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直去端氏镇古堆村,召开344旅连以上干部会议,传达毛泽东主席:“论持久战”,鼓励大家的抗战决心。会议还决定344旅南下豫北,开展游击战争。开罢会后,朱德、左权一行经过端氏、窦庄赴阳城去指导工作。


1938年12月22日,彭德怀副总司令从武乡去阳城指导抗日,途经晋城东沟镇峪南分站,赴阳城一方面号召人民与顽固派斗争,一方面给聂荣臻、吕正操、刘伯承发电报,调遣115、129师7个旅,保卫太行山根据地。


12月29日,彭德怀副总司令从阳城返回,在东沟镇峪南分站住了一宿,去在高平石村三教堂召开八路军、决死一纵队连以上(地方区以上)干部会议,先听了戎伍胜、董天知的汇报,鼓励他们发动群众力量,给敌人坚决还击。


阳城境内设有5个兵站,莲花山兵站站长叫张立富,配备了9个交通联络员,主要担负着党中央向太行山八路军传递文件、情报等工作。该站先后曾护送过邓小平、朱德、等领导人。1939年3月22日,阎军孙楚部队在岩山、次营扎营,抽调两个营包围了莲花村八路军兵站,进行袭击,站长张立富听到狗叫和枪声,立即命令战士分为三个小组转移撤退,在老百姓的掩护下,兵站人员都撤退藏起来,未造成损失。


坪头兵站驻扎阳城南关,西南是莲花山兵站,东是周村分站。1938年夏,朱德总司令去阳城,在坪头兵站停留,后才进了城。1938年到1939年之间,彭德怀副总司令几次途经阳城,都在坪头兵站停歇。1940年春,朱德准备与卫立煌举行国共两军划界驻防谈判,从晋城启程到洛阳途经阳城,在坪头兵站住宿。同年初,八路军“唐支队”秘书主任邢真奉命到阳城,与国民党第14军军长陈铁及该部83师师长陈武谈判该师扣押“唐支队”新兵连一事,住在平头兵站,日出夜归。


总的讲,八路军总后勤部在太行山上设立的兵站,在抗战时期,护送党的干部,向前线运输弹药、物资、粮草,传递文件留下辉煌一页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