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轶事------豪饮宋时轮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5-03 18:00作者:吴东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宋时轮将军豪于饮,有百杯不倒之称,千杯不醉之慨,自喻“酒将军”,而酒德极优,微醺后来者不拒,豪气万丈。其麾下华东野战军九兵团,人称“酒兵团”。又将军见部属留小分头即不悦,故其部属为方便,均剃为光头,九兵团又有“光头团”之谓。

  战争年代,宋时轮将军喜光头,青筋怒突;喜敞怀,胸肌累累;喜腰间跨盒子枪,枪把挂流苏。性如炸雷,出口粗鲁,动辄挥拳怒吼,部属皆畏之,上级亦畏之。初识者,皆不信其为正牌黄埔生也。

  宋时轮将军,湖南醴陵人,年幼丧母,由其姐抚养成人。某日,小时轮随姐回婆家。初尝米酒,觉甚甜,贪饮一大碗。酒后独自回家,天黑,醉不识途,误入一山洞,和衣而眠。醒后天大亮,觉有物舔其嘴,睁眼视之,四虎仔围其身,小时轮大惧,跃身急逃之。

  “文革”中,造反派批判宋时轮将军“喝酒太多”、“太能喝酒”。将军于台上一声不吭,回家后自饮自言:“老子喝酒也是罪?”时人私下曰:“李白喝酒不影响作诗,武松喝酒不影响打虎,老宋喝酒不影响打胜仗,怎么也成了罪状?”

  宋时轮将军作战擅长于防御,如汤池铁城,无可攻之势。1948 年6月,将军指挥华野十纵于河南杞县姚林岗御国民党邱清泉兵团之进攻,激战七昼夜,邱部未进一寸,且损兵五千。淮海战役之徐东阻击战,宋时轮将军指挥三个纵队,阻击徐州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之进攻。敌在坦克、飞机支援下拼死猛攻,而将军指挥所部沉着应战,坚守阵地,岿然不动十昼夜。故国民党军传言曰:“排炮不动,必是十纵。”

  原华野十纵司令部作战参谋田畦言:济南战役初始,上级下达预备命令十纵任务为“阻援打援”。其时,田畦请示将军如何起草命令。宋时轮将军不悦,曰:“不能让老子的部队光啃骨头不吃肉!”言罢驱车找粟裕。约半小时,将军还,面露喜色。下车即大呼:“小田,起草命令,攻城!”是日晚,将军于葡萄架下邀纵队诸领导秉烛痛饮,大醉。

  上海解放之初,胡立教往访宋时轮将军,进门抬手腕,大呼:“宋司令,我的表被偷了。”宋时轮将军笑曰:“放心,三日之内,你来取表。”胡立教走后,将军即召上海小偷帮头目,限三日将所偷之表上缴。三日后,将军电话告之,速来领表。胡立教半信半疑,暗忖:偌大上海,一块手表何处寻?到后果然认领了丢失之表。

  1950 年11月,宋时轮将军率第九兵团第二十、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军秘密集结入朝参战。11月初,我军发起第二次战役。其时,彭德怀、毛泽东先后致电宋时轮,要求采用围点打援之战法,先歼运动增援之敌,后歼被围之敌。而将军则从当时实际情况出发,果断决定一部分一部分地歼灭敌人,攻、防、阻、堵、歼、迂回、包围等作战样式同时使用。是役,九兵团第二十七军歼灭“联合国军”美第七师第三十二团大部和三十一团三营,创造了我军有史以来唯一一次消灭美军建制团的纪录。

  宋时轮将军敢讲真话,敢报实情,有喜报喜,有忧报忧。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将军曾致电彭德怀并报军委电报曰: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二团第五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讯员之外,全连设伏准备攻歼美七师第三十一团,待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查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据云,毛泽东阅此电后,脱帽默立良久,并回电曰:“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由于气候寒冷、给养缺乏及战斗激烈,减员达四万人之多,中央对此极为怀念。”

  某日,宋时轮将军至某部搞调查,主要了解当前部队存在的问题。该部领导宋某汇报时夸夸其谈,大讲成绩,一二三四,甲乙丙丁。汇报完毕,将军问:“你姓什么?”该领导答:“宋。”将军曰:“你不姓宋。”该领导不解曰:“我是姓宋啊!”将军曰:“你姓王,叫王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该领导惶惶也。余闻好友支继军言之。

  “文革”中,造反派批宋时轮将军为“三反分子”,将军对曰:“对!我是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反国民党蒋介石。反错了吗?!”造反派哑口无言。

  1976 年夏,毛泽东主席病重,邓小平下落不明。宋时轮将军忧国忧民,心焦如焚。将军秘密与军队诸将领商讨局势,扼腕奋臂曰:“万不得已时,我们要实行兵谏!”其时将军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

  宋时轮将军晚年,病重。医生、家人劝其戒酒。一夕,将军连饮数十杯,酣醉掷杯于地:“明日开始戒酒。”

                                                                                          (责任编辑:韩玉芳)


文章分类: 将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