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祸水 034章 钱是祸水1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5-03 17:55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鸡叫两遍了邢武在床上来回翻滚睡不着。天亮了他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朦朦胧胧地从外边来了两个公差,手里拿着铁锁链来到他的面前。不问青红皂白锁住她的脖子就往外来拉。他被锁拿到一个阴暗的充满烟雾和火光的牢房里关了起来。他呼救又喊不出声。这时看到哥哥端来一碗热气腾腾菜糊饭,两眼泪汪汪的让他吃。哥哥,你你救我!哥哥不言语。突然,那些欠债的人闯进他的面前,个个手持钢刀向他砍来。邢武“啊!”的一声坐起来。

   “救火啦!”有人大喊。

   这时邢武发现院内火光冲天,一阵阵劈哩啪啦的响声传来。“不好!真的失火了!”邢武跃身跳下床来。他马上意识到他的赌客嫖客以及欠债的人对他下手了。时间不容他多想,他急忙把钟玉叫起,一人抱一个孩子逃出院门。

   “救火呀!!救火呀!!!”两个人大声求救。声音在黎明前的夜空中回荡,声音被熊熊烈火吞没。大街上没有人出现。更没有想到街坊邻居把头探出窗外观望而不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把整个小镇照得如白昼。这时有几个救火的人慢腾腾地走来。哪里救得了。大火像一只饿狮吞没着一切,它像一把利剑斩断邢武的发财梦想,它像拳击台上的拳击手,彻底击倒了邢武。他欲哭无泪悔恨交加。恨自己太猖狂,恨自己不听哥哥的话,不听钟玉的话。是自己逼得那些人走投无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自己逼得那些人举起了复仇的利剑?是马胖子和吕品给自己一点眼色看看?是强盗土匪所为?……是自己放火烧了自己的家产!大祸降临咎由自取?邢武望着那熊熊燃烧的的大火心中百感交集。

   人生就是这样,当自己发现走错路的时候后悔已晚,当自己被钱冲昏头脑的时候,朋友,家人,知己他们的警告,规劝,阻挠都变成了嫉妒和居心不良。哎!哪里去找后悔药啊!

   人生就是这样:君子取财应有道,不义之财终为祸。在金钱面前历来能抵得住诱惑的人有多少?屈指可数!为金钱失忠节的大有人在。但是明明知道金钱是祸水为什么还是有人要不惜丢掉人格甚至生命而铤而走险呢?

   镇公所里,马胖子在玩女人。吕品张大赖歪嘴赵驼子几个家伙聚在一起赌钱。这时一个乡丁进来报告说:“邢武家失火啦!”

   吕品扔下手中的牌来到马胖子的卧室外说道:“镇长,按你的吩咐邢武家的火点着了!”

   马胖子正干好事,骂道:“你他娘的,不长心眼啊?记住!他家失火是胡一干的!与我们啥干系?”

   “哦!对!是胡一干的,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带几个人去看看热闹?”

   “去也好,在弄点油水回来!看来胡一李连开始行动了!晚上他没来了再给他们一点诱饵!”

   “明白!”吕品带着人向邢武家走去。

   “轰隆!!!啪!啪!啪!”武宅化为灰烬。有人感叹,有人叫好,有人同情,有人解恨。堂堂的一个正道上的好小伙子因为做了那么几天发财梦,就遭到街坊邻居的品头论脚。人啊!还是堂堂正正做人,规规矩矩办事才会无后顾之忧。一旦被金钱所迷惑,祸不单行的日子就会很快到来。钱是什么东西?钱是祸水!溺死贪心的人!钱是什么?钱是杀人的刀;杀不了别人而可以留着自刎。钱是烧人的火。绑人的绳。可是没有它你又无法生活。钱到底是什么东西——谁也说不清楚!!

   吕品张大赖等人赶到邢武家。此时的武宅已经是断壁残垣焦黑一片。

   钟玉抱着孩子哭的死去活来。邢武见吕品带人来到没好气地说:“现在来还中屁用?”

   “哦!兄弟们!那里还有一片明火,赶快把它灭掉。”

   几个家伙慢腾腾地走过去乱折腾一番。

   “武爷。”张大赖把手伸到邢武面前捻了捻。

   “啥意思?”邢武瞪着双眼问。

   “武爷,兄弟们半夜三更地来救火,你总不能——”

   “滚!老子都到了这份上了还治我冤大头啊?”

   “武爷,这自古兵不枉出,你多少也得表示表示不是?”

   “多少?”

   “五百大洋!”吕品伸出五指。

   “啥?五百?五个屁钱也没有!”

   “可我们咋想镇长交差呀?”

   “你告诉镇长,就是没有!”

   “那好!别后悔啊!赖子我们走!”吕品气愤地走了。

   吕品回到镇公所把邢武的话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马胖子笑着说:“你小子除了吃喝嫖赌没有啥本事!明天我去!咱打个赌!我要是搞不来五百大洋镇长你来干!咋样?”

   “那是!你是谁呀?你是镇长!防胡镇上的皇上!”吕品笑着说。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