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033章 不速之客5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4-26 09:03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邢武听说欠债的人跑了不少。气得他一个劲地发牢骚。茶不喝饭不香。倒头睡了一天。

   吕品把胡一和李连叫道乡公所。马胖子望了望他们说:“你们这两天咋不去邢武家赌和嫖了?”

   “镇长,我们错啦!”

   “混蛋!谁说你们错啦?你们要去!要去赌!要去嫖!”

   “可我们?”

   “没有钱是吧?只要为我办事还缺你们的钱花?”马胖子伏在两人的耳边低声说了一阵子,两人脸上顿时笑逐颜开。接着马胖子扔给两人一块大洋说:“去吧,事成以后还有更多的大洋给你们。”

   “是!镇长!”

   邢文知道弟弟这几天有不少麻烦。本来他向过去问问啥情况。但是,当他想起那白花花的两千大洋去地不明不白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不让他张扬摆阔气他不听。至如今惹下众人之怒。也是咎由自取。可又不能眼睁睁地看到弟弟被人欺负。更让他放心不下的是那批金条,万一又有啥法子解决呢?邢文坐卧不安。但又无能为力。“文儿,你一定把武儿拉扯大呀!”母亲的话又在邢文的耳边响起。

   “怎么办啊!”邢文长叹一声。

   邢文坐在院内一支烟接着一支地抽。他在等待他的人回来。“咚!咚!咚!”门外闯进来四个人,“噗咚!噗咚!”跪在地上。

   “咋回事?”邢文问。四个人把庙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只气得邢文将手中的烟狠狠地摔在地上。他瘫软在椅子里一句话也不说。他不明白还有谁去庙里送银子;那大汉是哪个帮派的人?难道是他?------邢文越想越害怕。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引蛇出洞”之计却被那大汉的“螳螂扑蝉”之计所破。此时,那大汉造访时的情景又浮现脑海里。

   吴家寨东霸天的侄子吴昊从林家寨回到吴寨也不去向叔叔吴灵各汇报倒头就睡。晚饭后吴灵各来到吴昊的卧室;见吴昊蒙着头睡在床上站在床边说道:“昊儿怎么没有出息啊?吴桃只不过是个烟花女流。值得你那么痴情吗?这天底下还缺漂亮女人?叔叔要用这张牌和祁林两家玩玩。你懂吗?吴桃是漂亮,叔叔知道你和吴桃好,我更不舍得;可是我们不能为了一个女人丢了家业不是?”

   “林家不和你结亲!”吴昊一屁股坐了起来。

   “哦!咋说的?”

   “他们要吴桃去林家当佣人!”

   吴灵各知道林之东的用意。笑着说:“打杂咋的?只要林之东接受吴桃就好办。你也不要生气了。今晚让吴桃好好陪陪你!”

   林之东不愿让林家权娶吴桃是有道理的。一是吴桃不是吴灵各的亲生女。也谈不上什么秦晋之好。二是吴桃是个烟花妓女,是吴灵各看上了她为搪塞几个姨太太才认了干女儿。三是吴桃也是吴昊的情人。也就说吴家父子不分彼此。林之东也早就知道吴桃有几分姿色,但不曾见过。他让吴桃来林家打杂是有用意的。他知道自从自己和北霸天祁文汉分道扬镳后不是北霸天的对手。他要把南霸天林之东拉拢到自己这一边。吴林两家联合起来才能遏制住北霸天。他知道林之东好色,只有美人才能让林之东俯首帖耳的听自己摆布。

   赌徒胡一自从输了钱邢武又不再借给他钱;一怒之下躲藏了起来。人一旦无路可走接下来的就是铤而走险。要么了却生命,要么实施报复手段。特别是那些亡命之徒,百分之百的选择后者。就在这个时候马胖子找到了他们。胡一白天躲藏起来夜晚溜出来在邢武房前屋后转悠。他要给邢武一点眼色看看。

   近年来,邢武往外借出的钱确实不少。台上收少贷多。场子里现金周转不开。埋在地下的金条他不舍得用。他本想和哥哥借点又张不开嘴。他怕丢面子。那些因赌输了家产的人,那些因嫖而无计可施人;还有那些因吸大烟而倾家荡产的人把他视为仇敌。他们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还有镇上那些贪得无厌的马胖子和吕品。邢武知道胡涂说的有道理;他不是不怕。是生意太诱人了。邢武的心被高高地悬起来。

   南霸天林之东的明抢让他胆战心惊。赌徒和嫖客的赖账让他不知所措。他感到钱终会给他带来灾难。他气哥哥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他恨自己当初走了一步错棋。他知道自己做了伤害街坊邻居的事。说不定那一天大祸就要降临。他不寒而栗。

   “王小,邢武的药钱还没送来吗?”邢文大声问。

   “没有,文爷。”

   “去他家要!他讨债咱讨账。”邢文一直对弟弟耿耿于怀。王小丢下手里的活去了邢武家。邢武正在客厅生闷气,王小进来说:“武爷,文爷让我来讨账。”

   “啥账?”

   “药钱,大洋五块。”王小笑吟吟地说。

   “混蛋!不就是五块大洋吗”

   “那就拿钱吧?”王小仍旧皮笑肉不笑地说。

   “陈五!给他钱让他滚!”邢武气得差点吐了血。他大步走进自己的卧室蒙头便睡。

   邢武枕头还没有暖热又有人找上了门。

   “邢武在家吗?”

   “你是?”钟玉问道。

   “我是祁家寨的。祁爷让我给你家男人送来一封信。”那人把信交给钟玉。接着说:“明天按数把钱送到祁家寨!”说罢扬长而去。

   邢武听说祁家寨派人来不知又发生了啥事于是一骨碌爬起来走出门问道:“是谁呀?”

   “祁家寨派人送来的信。”钟玉把信交给邢武。邢武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邢武,赌场、妓院、高利贷让你一夜之间成了防胡镇上的首富。发了财可不能忘了镇北还有我祁家寨!既然你能孝敬林之东和镇上的马胖子,那么是不是也应该对祁某有所表示啊?祁某不要多,五千大洋就算给足了我面子。三天内把钱送到祁家寨!我薄酒恭候!切切勿误!!祁文汉。”

   邢武看完信后如五雷击顶。信从他的手里缓缓落在地上。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