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032章 不速之客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4-01 20:08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邢武在卧室里生闷气。

  “义他爹,义儿病了,你去哥哥家捡点药吧?”

  “我不想见他!”

  这是咋了?”

  “去吧!去吧!啰嗦啥也?”

  钟玉来到姐姐家,伙计见了忙打召呼“武夫人有事吗?”

  “我家义儿发高烧。哥,你看捡点啥药呢?”

  邢文坐在院里看书一言不发。钟玉的话他装没有听见。

  “文爷,你看捡啥药?”伙计问。

  “连翘5钱,荆芥5钱,淡豆鼓5钱,竹叶5钱,牛老子6,芦根6钱,橘梗6钱,甘草5钱,”邢文不抬头说着药方。伙计按邢文说的把药检好,然后又细心地捆好递给钟玉。

  “姐,我回去了!”

  “歇会再走吧?”钟美在里屋留客。

  “等着给义儿煎药呢。”钟玉掂着药往外走去。

  “王小,收她五块大洋!”邢文头不抬的说道。

  钟玉听见哥哥要五块大洋便停了下脚步来。“哎约,来的急忘了带钱了,明天给你带来吧。”钟玉说罢就往外走。

  “王小!收她五块大洋!”邢文大声说。

  “仁他爹,你今天咋了?”钟美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妹妹说;“回去吧,你哥哥今天心情不好。”

  邢文满天要价就是让钟玉回去告诉邢武,哥哥还是有用的。

  钟玉回到家进门就生气的说:“义他爹,你们哥俩是咋了?”

  “咋了?”

  “几味草药要五块大洋,没钱还不让拿。”

  “这镇上就他一家开药铺?五块大洋,一块大洋能捡一百剂。去!还给他的,到别处去捡。”邢武发怒的叫道。

  “算了,哥今天好像心里不愉快。”

  “他不愉快,我心里更不愉快!”说罢拿起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

  邢武喘着粗气,心里想,谁的钱都能赚。几根草根草叶要五块大洋,这不是明明敲竹杠吗?

  “武爷,西街李连不见了。”手下人胡涂要账回来说。

  “啥时候?”

  “不知道,他家人说,那天他从赌场回去蒙头睡了一天第二天就不见了。”

  “他娘的跑了?他借了多少?”

  “据孔十四说四百大洋”。

  “清他的家!”

  “文爷,他们家我们看了,除了老婆孩子啥也没有。”

  “武爷,北街胡二不见了。”又一个要账的回来报告。

  “他借了多少?”

  “二百大洋。”

  “妈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去把吕警长叫来扒他的房子!“

  “武爷,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如果……”

  “怎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有啥说的?”

  “逼急了他们……”

  “咋的?这不到一年跑了好几家,生意还能做下去吗?”

  “我是说他们会对武爷下毒手?”胡涂不胡涂地说,

  “他敢!胡涂啊,告诉孔十四钱不要往外借了。这几天停业!都给我下去要账!”

  孔十四刚出去,张大赖来了。人还没有进门就大声喊道:“武爷!武爷在家吗?”

  孔十四说:“武爷在屋里。有事呀大赖?”

  “马镇长让我在你们柜上借点大洋用。”

  “那我可当不了家,你的去找武爷说。”孔十四笑着说。

  张大赖进了院子见钟玉在院子里洗衣服笑嘻嘻地说:“武夫人还亲自洗衣服啊?”

  “洗不洗关你屁事!瞧你熊样!”

  “哈哈!那是!那是!”一双贼眼上下瞟着钟玉。

  “武爷!武爷!”一路高声喊着向账房走去。

  邢武见是张大赖头也不抬地问:“赖子吼啥?”

  “武爷,镇长要我来向你借点大洋!”

  “要多少?”

  “五百!”

  “五百?”

  “还有吕警长要借三百呢!”

  “前天他们不是刚刚借了几百吗?”

  “那我就不知到了”

  “那好吧,晚上我叫人给钱送去。告诉镇长和警长我正在盘存。一时半会抽不出时间。”张大赖望了一眼邢武,笑了笑说:“武爷,你看……”张大赖把手伸出来捻了捻。邢武不耐烦地从桌子上拿起一块大洋扔在地上。张大赖弯腰去捡,那大洋在地上“叮叮当当”叫着转了几个圈。张大赖厥着在地上爬着赶,邢武又好笑又好气骂道:“滚你妈的蛋!”张大赖抓住大洋边点头边说道:“是!是!让武爷见笑了。”

  张大赖让邢武更是火上加油。他深感力不从心,妈的没钱做人难;有钱做人更难。乌龟王八蛋都想老子的钱!他有点后悔了,哥哥说的话是对的。我希望不是有钱的主也不是挣这种钱的料。老子不干啦!反正老子地下的金条够我一家人花费一辈子。

  自那天李刚命令郭川化装去息县城侦查情报送马虎一封警告信后。吓得马虎白天再也不敢轻易出门。第二天他就打电话给儿子马胖子。马胖子正在玩女人。他拿起电话:“喂!哪里?”

  “你他娘的在干啥子啊!”

  “哦!是爹呀?我我在办公啊!”

  “办你妈的屁公!搞多少黄货啦?”

  “正在搞!”

  “你们防胡有姓邢的人家嘛?”

  “咋啦?”

  “我问你呢!”

  “有!”

  “他家有金条,一定搞到手!”

  “知道了!”。

  “马豹今天下午可能去你那里协助你搞到这批货。记住!原封不动地让马豹带回来!”马虎下了死命令。

  “报告!祁家寨派人求见镇长。”门岗进来禀报。

  “请他进来!”马胖子放下电话坐在椅子上。转过头来对屋里的女人说:“把门关上!等一会老子再收拾呢!”一个妖艳的女人半裸着身子把门关上。

  走进来的是祁家寨八大金刚中的二金刚邢矮子。见了马胖子不卑不亢地说道:”马镇长,我家祁爷让我给你送来一封信。”说罢把信递给马胖子。

  马胖子打开信看后说道:“回去告诉你家祁爷,我马某没有股份。邢武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那就好,以后我们咋个做法希望镇长也不要插手!”

  “当然!当然!”马胖子点头哈腰地说。

  “告辞啦!”邢矮子抱拳施礼走出乡公所。

  “娘的!啥玩意!在老子面前摆起谱来。来人啊!”

  “镇长有事啊?”吕品应声走进来。

  “把胡一李连叫来!”

  “就是输光了的俩人?”

  “那还有谁?”

  “知道啦!”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