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 028章 今非昔比2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2-26 20:08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这时,大院里有一位大汉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他不买码也不编号。只见他头戴一顶大斗笠,帽沿压得很低,谁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宽大的双肩上披着黑披风。膀大腰圆足有一米八的个头。只见他来到收银台前,一个排队的干瘦老头叫道:“哎!别插队呀!”说罢就去推那大汉。大汉脚下一动,“哎呀!娘的!想找事呀?”干瘦老头伸手去抓那大汉,大汉顺手牵羊轻轻一拉;只听“噗咚!”一声,干瘦老头倒在地上啃了一嘴泥,爬起来就逃出门去。

孔十四忙向前施礼问话:“这位先生想做啥生意?请明示。”

“你家主人何在?”

孔十四,今年四十多岁,自称是孔子的四十辈传人。此人学术浅疏,无生财之道;被邢武请来当了账台先生。孔十四见大汉出手不凡忙又笑道:“在客厅陪镇长抽烟你,你看我——”那大汉用手向孔十四招了招手示意孔十四把耳朵递过来。大汉伏在孔十四耳边低声说:“快领我去见你家主人!”说罢用手捏了一下孔十四的手。疼得孔十四连忙叫道:“我去!我去!”

邢武不傻,他知道干这种买卖没有官方保护和支持是行不通的,所以他第一个给马胖子发了请帖。此时两个妖女蛇一般地缠绕在他身边。马胖子两只胳膊一边搂一个,眯缝着鼠眼说“邢武啊!你这生意如此红火,要不多久你就是这防胡镇上的首富了。”

“马镇长,以后邢武的生意你要多多关照啦!至于好处费我邢武不会亏待镇长的。还有吕警长都有一份厚礼。”

马胖子笑了笑说:“党国的法令虽然对O院没有名文禁止;但是也有扰乱社会治安的可能。生意做得如此红火,你邢武不久就是这防胡镇上的首富了。今晚上我要带回镇公所两个小姐,有没有开苞的呀?”

“有几个俊俏的,你挑就是了。”邢武得意地笑着说。几个人狂笑起来。

孔十四带着那大汉来到小客厅。“先生稍候,我这里就去禀告我家主人。”孔十四又来到大客厅,“武爷小客厅有人求见。”

“知道了!镇长警长慢慢享用,我去去就来。”

“哎!!别忘了看看有没开苞的女子找两个来陪陪镇长!!”吕品大声叫道。

“好来!!”邢武应一声向小客厅外走去!

“林少爷驾到!”看门的人高声叫道。

这时,一个身穿马褂头戴礼貌的青年人走进来。他肩上斜挎一把盒子枪身后跟着两个打手也各背一把枪。

“你家武爷呢?”林少爷问孔十四。

“林少爷大驾光临。小的这就去禀报武爷。”

这时邢武走进院子来。

“哦!林少爷!林少爷光临邢武这里有礼啦!”邢武抱拳施礼。

“邢武啊!生意挺不错的吗?我家林爷让我过来看看;这个月的税银期限到了!”

“税银?”邢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我问你,你开赌场妓院和林爷说啦?这防胡小镇上的税收都是我们林家寨的。你小子身上长几个胆?”

“林少爷的意思是?”

“好说,一个月税银一千大洋!以后每个月初六按时交到林家寨!这个月的大洋今天要交齐!”

“好说!好说!林少爷到客厅用茶?”

“茶我就不喝了,我也不想和马胖子掺乎。告诉马胖子林爷不久就要过生日了。让他准备好孝敬的寿礼!”

“知道啦!一定一定!!老孔啊!拿一千块大洋给林少爷!另外再给林少爷一百块喝茶钱!”邢武说道。

孔十四用盘子托着大洋来到林家权面前。他扣开封银放在嘴里用牙咬了一下放在耳边听了听又放回去。身后的人把大洋接过去。

“好啦!武爷识时务!走了!”林家权扬长而去。

邢武望着林家权的身影气的他吐了几口吐沫。

“武爷,小客厅里”孔十四望着邢武小心地说。

“知道了!”邢武怀着一肚子气向向小客厅走去。

邢武来到小客厅,见大汉背向着自己问道:“先生从何方来,有何贵干?”

“我从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来,讨要马车上的东西!”

邢武脑袋“轰”的一声,惊汗就从汗毛孔里冒了出来。邢武毕竟不是当年那么无心,他马上意识到此人一定有来路。是讹诈?是圈套?还是阴谋?邢武脑海里迅速反应着。于是,他想先稳住大汉。说“先生请坐!”大汉在桌子旁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只听椅子发出“咯吱吱”的响声。

“先生能否让我看一看你的尊容?”

大汉取下头上的斗笠。邢武顿时惊呆了。大汉赤红的脸堂上两道刀痕呈“X”型;两道扫帚眉下一双寒气逼人的大眼睛正注视自己。邢武不禁心里发憱。他预感到有大祸临头了。

这时仆人送来茶水,邢武端起茶壶走到大汉身边,边倒水边说:“先生请喝茶!”

大汉没接茶,他望了望邢武又指了指门外说:“兄弟发了财够吃几辈子,为什么还做如此丧天害理的事呀?”

“兄弟说s啥我听不懂。”

“邢武,我告诉你!这种生意不是你做的,我劝你还是罢手的好。别到时候你后悔来不及。另外,息县城内那批财宝你要好好保管。一分一文都不能动;兄弟我今天需要钱,你务必暂时借给我两千大洋。到时候我一定会还你的。如果你敢报官,镇上的那群家伙不就在你烟厅里吗?我有能力让你没有好下场!”

“请问兄弟姓甚名谁?家住何地?”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武爷,马镇长请你去。”仆人进来说。

“知道了!”邢武有点不耐烦。

“那好,兄弟不打搅了。请你记住,今天夜里三更天把钱送到镇北高台庙里。”

“这……”

“我告诉你,时间不准早也不准晚,”大汉说罢伸出手握住邢武的手晃了晃;邢武顿时感到剧烈疼痛。

大汉大步走出门外。院子里没有人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生意依旧红火,赌徒的呼叫声,嫖客的淫浪声不绝于耳。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