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 022章 火焚岳丈3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1-11 10:44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睡呀!”钟玉笑着说。

邢武依然没有动静。

“咋啦?我不美吗?武哥,我可是好多人花重金想得到的人。今天晚上爹不在家,我们*******?”说罢他把被子掀开,钟玉把邢武拉进被窝里。钟玉一把把邢武抱在怀里,开始亲吻邢武。邢武顿时感到一股热血在体内奔腾。钟玉疯狂,邢武让他再无法控制自己。他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钟玉*把嘴巴摁在钟玉的樱桃小口上。接着他撕掉钟玉的内衣,两个年轻人相互抚摸着;亲吻着。担心害怕被爱冲淡,矜持自尊被欢悦代替。昔日高高在上的少女主人成了忍气吞声下人的胯下马。昔日的奴仆成了驰骋疆场的英雄。一个扬鞭催马,一个耀武扬威。他们疯狂;他们淋漓尽致。窗外的一切他们无暇顾及;沉浸在世外桃源之中。

“武哥,你……”钟玉的兴奋就要到来,她渴望邢武更加疯狂。邢武知道钟玉的意思。

“武哥……”钟玉呻吟着。俩个年轻一直玩到鸡叫。钟玉才难舍难分地回到自己的北屋。

再说邢文。邢文劳累了一天早早地就休息了,钟美悄悄他迷迷糊糊感到身边有人,一只手在他身上游来游去,她看见是母亲,是母亲在温暖的阳光下抚摸着自己。他幸福的抱住母亲,依偎在母亲怀里。突然,他感到母亲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接着他感到呼吸困难。再下来母亲骑在他身上揪住他的耳朵。他努力地睁开眼。吓得他大叫一声。原来是钟家大小姐在他身上。他翻身下了床奔出门外。又气又好笑。这钟家人是咋啦?

太阳就要落山了,夜幕缓缓降下。小镇上已是万家灯火。吕品带着几个警察来到祁家寨小姜庄。姜财主正在为白天北霸天派人来夺地的事恼怒。他一个人在喝闷酒。“嘭!嘭!嘭!”几声踹门声把姜财主从酒中惊醒。

“娘的!谁呀?老子就快气死了还来敲哪门子门?”

“姜财主,你好啊?”吕品带着人闯了进来。

“哦!是——是吕警长啊?那阵风把你老人家吹来到我这小庙里?”姜财主没有迎接吕品。他一边自写自饮。

“姜财主!好雅兴啊!能让我陪你喝一盅吗?”吕品坐在姜财主对面。拿起酒壶给姜财主写上。“我敬你一杯!”

“中!我喝!我……喝。你也喝!”姜财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祁文汉欺人太甚,凭啥要夺我的地?还……有王法吗?”

“你姜财主不是和北霸天手下的祁大麻子是亲戚吗?大麻子是祁文汉手下的大金刚!找他说说北霸天还不给面子?”

“别……提他个龟孙!地地道道的……吃里爬外的家伙。活脱脱的……狗腿子料。我……找他,他……说‘祁爷他惹不起!’你听听是人话吗?”

“是的,咱惹不起北霸天。就连马镇长也得看他脸色说话。来干杯!”在吕品的劝导下,姜财主又喝了不少酒。他醉了,醉得一塌糊涂。他趴在桌子上死人一般。这时姜财主的女儿姜妞走了出来。

“爹!不让你喝,你偏喝。醉了吧?”

“哦!姜妞啊?来来来!我们快把你爹扶进卧室!”吕品笑着说。两个人好不容易把姜财主架到他卧室里。姜妞把被子盖在爹身上。这时,吕品的手抓住姜妞的手。姜妞像触电似的把手缩了回来。吕品立刻从背后抱住姜妞,姜妞大吃一惊慌忙逃回自己的卧室。吕品那肯罢休。他掂着枪跟在姜妞身后追来过来。姜妞刚想关上卧室门吕品把枪顶在姜妞的脑门上。

“放老实点!敢叫一声我立刻要了你的命。进去!”

姜妞战战兢兢地退回到卧室。吕品用力一推,姜妞睡到在床上。

“今晚老子要尝尝黄花姑娘的滋味。脱掉所有的衣裳,乖乖地听我的!事后老子给你钱!”吕品从腰里掏出一把大洋洒在床上。姜妞吓得魂飞天外。紧紧地抱着胸。吕品见姜妞不肯脱衣裳于是走上前去一把撕开姜妞的上衣。鲜嫩的双乳跳了出来。这让吕品兽性大发。他扑了上去把手扯在姜妞的裤腰带上只用力一拽腰带断了。接着扒开姜妞的内裤。吓得姜妞大叫起来。“爹——救我!”吕品立刻用内裤将姜妞的嘴堵上。又在姜妞的太阳穴上重重地击了一拳。姜妞顿时昏了过去。吕品三下五除二脱掉自己的内衣扑了上去。

外间里几个警察见吕品不出来知道他正在干那事。又见屋里没有其他人于是开始在室内翻箱倒柜的找值钱的东西。响声终于惊醒了姜财主。他见此景立刻酒醒一半,于是他跃身下床掂起床头的枪对房顶上连开三枪。几个家伙抱头鼠窜。吕品听见室外枪响立刻滚下来穿上衣裳掂着枪向门外走来。正巧与进来到姜财主撞个满怀。眼前的情景姜财主看的清楚。

“姓吕的!老子和你拼啦!”举枪就要打死吕品。吕品手疾眼快一枪把姜财主撂倒在门前。

“大家听着,谁要是把今天的事往外透漏半个字老子叫他不得好死!听见了吗?”吕品对手下的人说。

“知道啦。”

吕品来不及拿上自己的皮带就匆匆赶回镇公所。路上他就思索着如何向马镇长交代这件事。镇公所里马胖子还在和驼子歪嘴几个人打牌。见吕品回来就问:“咋样啊?那事处理好啦吗?”

吕品战战兢兢地回答说:“镇长……姜财主不知是谁给杀了!”

“杀了?谁?”

“那还有谁?”

“祁文汉?”

“很难说!”

“好!这回就有把柄对付北霸天啦!”马胖子站起身来说。

“镇长的意思是?”

“你他娘的猪脑筋!他北霸天不是处处和咱做对吗?白天霸占人家的地,夜晚杀了人家的人!这不是把柄吗?”

“镇长高明!佩服!佩服!那没事我就回去啦?”

“嗯?咋啦?你是不是又惹祸啦?”

“没有啊?”

“往日里见了赌就麻了腿,今晚咋变了?”

“哦!我累了镇长。”

“好吧!去吧!”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