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非昔比 020章 火焚岳丈1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12-17 19:55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钟半仙放下手中的酒杯慢条斯理地说:“邢文哪,想当年你父亲去世后,你母亲又不在的时候是谁替你埋葬的他们?又是谁把你养大的?说句良心话,我把你兄弟俩当成我亲生的一样。再说,我女儿长相人品也是咱防胡镇上所一所二的,其间上门求亲的人家也不少;上有官宦之家,下有富豪之门,我钟善人都不为其所动。就单单看上你兄弟了。这一是你兄弟二人是外乡人,在此举目无亲无依无靠;二是你们四个从小一块长大,可谓青梅竹马天生一双;三是我年过半百膝下无子;百年后我的家产给谁?药铺生意由谁继承?……我钟半仙命好苦啊”钟半仙说到此掏出手帕擦了擦干涩的眼。

邢武这时站了起来:“钟伯待我们兄弟俩恩重如山,如不嫌弃我替哥哥答应了。”邢武乐呵呵的说。

“哎,这就对了。”在座的人一起劝导着。

“知道我的一片心意就好哇!”钟半仙长出了一口气。

“两位孙女意下如何啊?”钟天书捋着山羊胡子问。

“谢谢爷爷!”钟玉把头靠在邢武的肩上说。

“钟美呢?”

钟美害羞地笑了笑低下了头。

“哈哈哈!!!,笑就是同意了!”钟天书把头转过来对钟半仙说:“贤侄啊!改天把他们的事给办了!我还等着喝他们的喜酒呢。”

“一定!一定!一定请叔叔大驾光临。”钟半仙笑逐颜开。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

一场逼婚宴席散席后,兄弟俩回到自己的小屋。邢武问:“哥哥,与钟家小姐结婚是咱求之不得的事,你咋就不同意呢?”

“你懂个屁!”这是邢文有生以来第一次对邢武发脾气。

“哥!别忘了!我们在防胡镇上可是举目无亲啊!再说,钟半仙没有儿子,他死后我们……”

“别说啦!”邢文脱衣休息了。

邢武多喝了点酒便躺在哥哥床上呼呼睡去。邢文望着窗外的明月追忆着往事。父亲识几笔字,白天行医夜晚看医药书,还经常教自己读书学医。每次有人来看刀枪伤事父亲总是把一本药书从书架上拿下来,书里有一个小本子。那小本子里记着父亲多年来治疗刀枪伤的秘方。父亲根据不同的伤势给予不同的药方,伤口感染没有,伤口在什么地方等等。每次父亲看病总是让他在一旁看着,父亲教他如何清理伤口如何包扎,中药需要那些药配伍。很快就成了父亲的好帮手。母亲死去的时候钟半仙首先是把父亲的药书搬回他的家里。后来钟半仙就经常翻看父亲的那些书,再后来钟半仙就会了红伤治疗。邢家的红伤药方钟半仙夺去!难道父亲是钟半仙所害?……钟半仙真的是善人?当初他收养我们也是为了今天要我们兄弟俩入赘?要不,他为什么会治红伤?为什么帮俺埋葬母亲?为什么收养俺兄弟俩?这一夜邢文没有睡好,他决心弄明白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一天,一位乡下老人受了红伤,他的一只脚被砍伤。钟半仙检查了伤口后就从父亲的那些书里查找药方,从他卧室里拿出一瓶药给那老人上了药,老人的脚马上止住血和疼痛。钟半仙又按那书中的一个小本子里的药方捡了草药。后来那老人的伤很快就好了。邢文突然想起街坊邻居跟钟半仙开玩笑时说:“钟善人啥时候学会治红伤了?不是邢家的秘方吧?”钟半仙马上阴沉着脸说:“胡说啥呀!俺也是知书达理的人,别望俺头上扣屎盆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邢文此时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父母的死让他痛恨这个世界,让他怀疑世上每一个人,让他用质疑的目光去审视身边的一切事物。让他变得性格冷漠。更让他的复仇怒火一天天燃烧的更旺。

这一天,钟半仙把邢武和邢文叫到面前说:“我今天下乡去看一个病人,家里就交给你兄弟俩了。如果晚上不回来你们一定把门关好。”钟半仙望了望俩女儿点点头。钟玉捂着嘴笑。钟美害羞的跑进自己的卧室。

说来也巧,这天生意也少。天黑后便没了生意。邢文就让伙计关上门回去了。邢武也回街南小屋去休息了。半夜时邢武听见有人敲门便说道:“是那个丧门星啊!半夜找死呀?”邢武骂道。

“开门!是我。”

邢武把门打开发现东家的二小姐钟玉站在门口。

“你……你有事吗?”邢武惊奇地说。

“我能进去吗?武哥?”钟玉笑嘻嘻地说。

“中!中!请进!”邢武有点不知所措。

钟玉进了屋四周看了看说:“武哥,一个人怪寂寞的。”

“习惯了。”

钟玉来到邢武的卧室看了看说:“天这么冷一个人暖不热吧。”

“热呢。”邢武语无伦次。

“我……我今晚来陪你好吗?”

“……你……你说啥?”邢武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钟玉看见邢武穿着睡衣于是走上前去说:“你躺在被窝里吧!天怪冷的。”钟玉把邢武扶到床前。一向鲁莽的邢武此时好像木头人一样听从钟玉的摆布。钟玉解开紧身小花袄的扣子,**********邢武的被窝里,邢武傻愣愣地看着钟玉。坐在床沿上不敢动。

“睡呀!”钟玉笑着说。

邢武依然没有动静。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