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轶事------风流邓华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12-15 19:46作者:吴东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邓华将军,原名多华,字实秋,湖南郴县人。祖辈三代书香,幼好古学,博览群书,《三国演义》、《水浒传》、《说岳全传》诸书,目所见辄终记不忘。与群儿戏,常以扁担作长矛,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

1928 年初春,邓华将军随工农革命军第七师二团进郴州作宣传工作,曾书革命标语:“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新社会建设灿烂光明”、“如今世界太不公,富的富来穷的穷。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等,初露文才。

长征途中邓华率部突破西(安)兰(州)公路,歼敌一部,缴获“白金龙”香烟(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出品)五箱。某日,邓华至陕北延长县临真镇出席一军团师以上干部会。毛泽东见邓华,问:“你那个‘白金龙’还有没有?”将军从军衣右上口袋里摸出一支。见聂荣臻、朱瑞立一旁,又摸两支。毛泽东笑曰:“邓华同志,‘财不露白’呢。”邓华惶惶曰:“否也,是‘细水长流’嘛!

邓华将军广闻博记,才华出众。红军东渡黄河前,毛泽东为一军团诸将领送行,随口吟诗道:“涉远祁连外,来从晋地游。”众将军不知所云,面面相觑。一将军问之,毛泽东笑而不答。邓华将军略思片刻,对曰:“主席是改用李白《渡荆门送别》诗的前两句,为我们送行呢。”随即朗朗背诵全诗:“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放乡水,万里送行舟。”其时其地,其情其景,不知主席是何感想?众将领又有何感想?

1941 年6月11日,著名作家周而复于《晋察冀日报》撰文《邓华断片》。文曰,邓华司令员文静且勇敢,严肃且活泼,冷峻且热情,沉着且坚韧。

湖南省军区原司令员蒋金流言:于东北初识邓华。是日,邓华将军乘一马车于雪原中“嗒嗒”而至。将军立于车上,头戴花狐狸帽,身披毛领风衣,面孔慈祥,风度斯文。马车上一火盆,一酒坛,一手摇留声机。留声机,专为听京剧唱片用也。邓华将军时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司令员。

邓华将军喜唱京戏,尤喜唱《借东风》、《打渔杀家》,有滋有味,有板有眼,神情毕肖。兴浓处,亦能随京剧鼓点,腾空而起,跟斗连翩。黄忠诚将军曾亲眼目睹邓华将军于草地上连翻三个空跟斗。其时,邓华将军任四十四军军长,38岁也。

邓华将军,亦喜演京戏,曾于《借东风》中饰诸葛亮,《打渔杀家》中饰萧恩,每每出场,彩声满堂。

方荣翔,京剧大师也。北京人。8岁学戏,拜尚小云为师,10岁师事骆连翔等京剧名家,15岁受艺于裘盛戎,专宗裘派,20岁流落哈尔滨、长春、沈阳等地卖艺,以铜锤花脸净角名扬东北。后被国民党七十一军收编为该军第八十八师京剧队。东野大军解放四平,国民党八十八师覆灭,方荣翔京剧队走投无路。忽一日,门前至三驾马车接方一家赴宴,来者为东野七纵参谋长和政治部一位处长,宴请者为邓华将军也。是日,七纵成立了以方荣翔为主要演员的京剧团。

天津解放,四十一军政委莫文骅由北平至天津,邓华、萧华两将军把酒接风。三将军均为军中才子,席上文才飞扬,风流倜傥,兴之所至,邓华将军连唱四曲戏文。是晚,皆酩酊大醉而归,人誉之为“三华醉天津”。

邓华将军有一老式手摇留声机,戎马倥偬,形影不离。南征北战间收集十多盘京剧唱片,视为珍宝。将军警卫员言:将军兴奋时喜听《龙凤呈祥》;忧郁时喜听《苏三起解》;作战前喜听《穆桂英挂帅》;进指挥所时喜听《空城计》。

邓华将军嗜烟如命。点烟水平尤高,能跑步、骑马、迎风点烟,且一擦即着,决不用第二根火柴。晚年仍记得所抽之烟名,如“白金龙”、“樱花”、“哈德门”、“骆驼”、“三炮台”等。

龙书金将军言:邓华将军身材修长,面孔白皙,武官文相也。然治军极严,训人如雷霆震荡,暴雨倾盆,加之将军下颚负伤,出言嘴歪斜,若咬牙切齿状,人皆惧之。

邓华将军1960 年因彭德怀事件被贬谪四川。离京前,将军将军装尽染黑色:黑帽,黑衣,黑裤,黑鞋,以示不满。进川后,成都军区领导待之如上宾。将军寒舍常往来者有贺炳炎、黄新廷、张国华、郭林祥、梁兴初、秦基伟、吴克华诸将军。

邓华将军历经人生坎坷后言:“人抬人,人上人;人踩人,踩死人。”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