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回首 017章 往事历历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10-20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一九四七年为中央起草的对党内的指示:解放战争第二年的基本任务是以主力打到国统区域,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作战,也就是由战略防御阶段转入战略进攻阶段。人民解放军按照所规定的战略计划,从一九四七年七月至九月,转入了全国规模的进攻。晋冀鲁豫野战军于六月三十日在鲁西南地区强渡黄河,八月上旬越过陇海线,挺进大别山。晋冀鲁豫野战军的太岳兵团,八月下旬由晋南强渡黄河,挺进豫西地区。华东野战军在打破敌人的重点进攻以后,其主力部队于八月初挺进鲁西南,九月下旬进入豫皖苏地区。从十月初起向胶东地区之敌发起攻势作战。西北野战军八月下旬转入fan攻。晋察冀野战军九月初对平汉线北段之敌发起攻势作战。人民解放军的大举进攻,使解放战争达到了一个转折点,标志着战争形势的根本改变,

1947年12月22号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新野县城,随之成立了新野县爱国民ZHU机构,新野县委、县政府率领开辟新区的解放军和南下干部,在新野县区域打击反动武装、剿匪反霸、浴血奋战,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信阳、新县、淮滨、新蔡、阜阳先后都出现了具有规模的农民武装和地下工作者。然而,在防胡镇上没有战争的激烈场面,没有枪林弹药的火药味;但是,镇上官匪一家强征暴敛,豺狼当道;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小镇百姓度日如年。

“哥哥说道的有道理。”邢武心里乐滋滋的躺在地上,怀中的金条和大洋让他难以睡眠。他激动,他兴奋,他欲欲似跃地要干一番大的生意。他在心里编织着美好的未来。开个大酒店?人来人往吆三喝四多热闹?不!太麻烦又不挣大钱钱。开个旅店?清净安逸;还不费力气。不!鬼地方太小,谁住店?再说,挣钱也慢!要不开个……对!就干这种生意来钱快。不!那生意都是和一些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还有镇上那些龟孙子!但是,……,邢武满脑子都是挣钱的门路。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赌场来钱快!娘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没有过不去的坎!干!邢武下了决心。

自从吕品和张大赖企图得到钟家姊妹未能如愿后;这两个头顶长疮脚底冒脓的家伙一直歹心不死。这一天,镇长马胖子在镇公所里和几个打手喝酒。两个家伙心照不宣地把话扯到女人的身上。

“镇长,你说咱防胡镇上谁家的女人最漂亮?”吕品望着马胖子问。

“就是,镇长说谁最漂亮?”张大赖带着醉意帮腔。

一九四八年春天的大自然是美丽的。

温柔的春风,风里带着花香。和煦的阳光洒满大地。向母亲的手抚摸着人间。清澈的小河水潺潺地向东方流淌。两岸的茂密树林倒影在河水里更是别有一番风景。青蛙伏在水草叶上,得意的沐浴着阳光。鱼儿在水中徜徉。邢武的心情无限舒畅。几只蜜蜂在他耳边嗡嗡地歌唱。他感谢上苍赐给他金条和大洋。他心中充满美好的遐想。邢文翻了翻身子又想起往事。

有人说日月如梭光阴似箭;那是有作为的人恨人生短暂。有人说人生如梦昙花一现;那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的自我感叹。深陷苦海中的人则以度日如年苦不堪言来形容。兄弟俩在钟家受尽苦难。邢文跟着钟半仙打点药铺,邢武劈柴烧锅担水,喂猪清扫马圈。一年三百六十天起早摸黑地干。钟家两小姐还对他们喝来吆去横眉冷眼。可生长在苦海里的孩子就像扎根于贫瘠荒山上的松柏,在暴风雨的洗礼下顽强的成长起来。

一晃几年过去,邢氏兄弟都长成高大魁梧的小伙子。这让钟半仙看在眼里又喜又惊。钟半仙年过半百膝下无子,两个女儿长成谈婚论嫁的年龄。街坊邻居说媒的人快要把中甲的门槛踢断;可钟半仙就是不答应。他有他的打算,邢氏兄弟俩是他亲眼看着长成人的。老大邢文为人忠厚,虽不善言辞,但很有心计,是一个药铺里难得的好手。邢武虽然粗鲁好斗也不是坏事,这世道不就是软的欺硬的怕嘛?再说,他们没有爹娘和亲人,在防胡镇上他举目无亲。将来这两个小子要是成为自己的女婿,我在这小镇上也不会受人欺负。百年以后岂不是无后顾之忧?惊的是两个小子若知道了自己从前的作为……,钟半仙不敢往下想。俗话说:墙糊百把泥也会透风,这俩小子知道自己的爹娘的死因非生吞活剥了自己不可。

钟半仙整日为这事忧心忡忡……不过钟半仙还是相信自己做的一切是天衣无缝的。怎么让他们相信自己,让他们不起疑心呢?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尽快把女儿嫁给他们;以免夜长梦多。只有这样最为上策。即使事情败露了还有女儿在,量他们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责任编辑:韩玉芳)